第406章他什么都知道

    “汪老板,对不住了,这话我不应该说的”李文龙就有这样的好处,不管面对的是谁,错了之后马上能改。

    “兄弟,你刚刚来,有很多事情还不清楚,这不怪你”汪宁拍了拍李文龙的肩膀“季老板跟徐老板是一个乡镇的,两人所在的乡镇也算是岚山县数一数二的乡镇,归其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的大力支持,也正是因为他们这种无休止的大力支持,这才让乡镇与乡镇之间拉开了差距,现在,其他的乡镇长已经很不满了,如果再任由这股歪风涨下去,岚山县的工作就没法做了”

    汪宁的话差点没让李文龙晕过去,心道:你这算是什么理论?不错,他们只顾着发展自己的老家是有些说不过去,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谁不希望能够利用自己的影响为自己的老家做点实事呢,想自己在宝东县公司的时候,老板不也是经常帮衬自己的老家吗?又是把替换下来的家具补充到老家的村委,又是帮助老家的人销农副产品,甚至县里面在选择帮扶对象的时候都会刻意的让这些老板去帮扶自己的老家,因为这样他们才会上心,所以,这不能使徇私舞弊,只能说是他们有点私心,不过这样的私心李文龙还是赞同的,毕竟是为了老百姓,毕竟是为了一个地方的发展,而不是借此来中饱私囊。

    不过,既然汪宁这么说了,李文龙也不好再坚持什么,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理,还不是岚山县的龙头老大,更不是人家汪宁的顶头上司,对于人家的工作,自是不好指手画脚,只是这心里,已经不由自主的把汪宁给划到不可交的人里面去了,一个有这样想法的人,不是李文龙所欣赏的。

    “徐副总,你现在在哪呢?”告别汪宁,李文龙驾车带着几辆农机车向刀口公司驶去,在车上,李文龙拨通了徐风雷的手机。

    “经理,有事吗?”徐风雷的话里有些不满,对着自己那个从董大为那里捡来的破手机嘟囔到,另一只手擦了擦头顶上的汗,然后捶了捶有些发酸的腰:妈的,这割麦子的活确实不好干。

    “你马上通知各个片区的管区老板,让他们叫上各个村的支书到乡衙门开会”兴奋的李文龙并没有听出徐风雷话里的不满。

    “经理,现在都农忙呢,谁有时间开会啊,再说了,刀口公司也没有几个管区老板,至于各个村的支书,那也没有几个正儿八经的,我看还是算了吧”徐风雷尽量压制着自己的怒火,心中却是嘟囔道:你这个小子是自在,不知道这帮子人正在地里挥汗吗?

    “那你就把现有的乡镇工作人员全都叫上,我们临时分配一下”这一次,李文龙听出徐风雷话里的不满了,但是,为了更好的完成工作,李文龙并没有跟对方叫板。

    “没空,忙着呢!”说完,徐风雷就挂掉了电话。

    电话那边的李文龙明显一愣,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徐风雷竟然会有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这哪里像是一个党政办副总,更像是一名县老板,其实,李文龙不知道的是,徐风雷之所以有这样的火气,一方面跟李文龙让柱子骑回一辆摩托车也有很大关系,如果说这摩托车弄回来之后能让徐风雷过过瘾估计也不会有太大的不满,徐风雷之所以能够爆发,就是因为柱子的那句‘经理说了,除了我谁也不能动,哪怕是你们这些乡镇工作人员’,就是这样一句话,把徐风雷的无名之火给引燃了。

    你不就是一个刚来的毛头小子吗,竟然还触动我的权威了,虽然刀口公司穷,但好歹也算是一级衙门,以往,有点什么事情都是我说了算,现在你来了就想颠覆这个事实,怕是没有这么容易,尤其还拿什么老板的架子压我,做梦去吧你!

    人,总是会认不清事实,尤其是那种自以为是的人,现在的徐风雷就是这样的,以前,仗着有董大为的那层关系,再加上刀口公司又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所以,即便是有点小事也都是他处理了,久而久之,他就把自己当成了刀口公司独一无二的老板者,完全忘记了自己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党政办副总。

    看着被挂掉的手机,李文龙有一种想要把徐风雷胖揍一顿的冲动:你神马玩意儿,不就是一个党政办的副总吗,还跟我横起来了?

    有心想要再打过去骂他一顿,但是想到眼下有很多重要的工作要做,而且自己来到这刀口公司人生地不熟,有很多事情都还得依靠徐风雷,所以,现在不好把关系搞得太僵,不过,不由自主的,李文龙就动了要搞掉徐风雷的心思。

    所以的一朝天子一朝臣,估计说的就是这么回事。

    既然没有领路人,李文龙也只能再去找那个柱子,现在,柱子算是他比较信任的人。

    远远地,看着柱子在麦田里挥汗如雨,李文龙笑了:这天底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在没有结婚之前,总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来讨好丈母娘那一方的,作为农村的人来说,逢年过节去送礼,赶上麦收去干活,似乎已经成了一条定律。

    “柱子”李文龙老远的就大声喊了起来。

    “经理”柱子抬头擦了擦汗,大声的回应,但是,当他看清楚李文龙车子后面那几辆农机的时候,一下子傻了:怎么,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这玩意儿?

    “柱子”愣神的功夫,李文龙已经到了柱子的跟前“你跟你老丈人说,让他赶紧回家取一个大包过来,然后多拿一些麻袋,看到这机器没,先给他家割麦子”

    “你……你说用这玩意割麦子?”老人指着那机器哆哆嗦嗦的说道,眼神里写满了惊恐,老人家活了一大把年纪,还从来没有见识过用这种铁家伙割麦子,激动的同时也是一阵疑惑,他想看看,这么大一个家伙,是怎么把麦子给割下来的。

    “大叔,你先别管这玩意儿能不能割麦子了,让柱子带着您,您赶紧回家去取东西,这玩意儿一会就能把你家的麦子给割完,割完了还得去割别家,这几天不是就要下雨了吗,得赶在这前面把能收的麦子全都收了。

    “乡亲们”好不容易把老头给打发走,李文龙拿着那个刚刚买来的扩音喇叭站到了自己的车上“大家听着,现在,你们马上回家拿编织袋之类的东西。,然后回来在自家的地头上等着,看到这机器了没有,从现在开始,我们用机器割麦子,还有,那地上那些已经割下来的,最好全都放到那些还竖立着的麦子上面,这样,一并就会直接打下麦粒来了……”

    李文龙扯着喉咙在喊,地里的老百姓却是像看美猴王一样看着李文龙在那里白话,除了老头被柱子拉上车回家拿编织袋,其他人依然还抱着不相信的态度,他们不相信这么大个铁家伙就能把麦粒给弄下来,不够,当他们看到那机器轰隆隆的开进老头的地里,看到那一束束的麦子被卷进机器的时候,似乎有些动摇了,等他们看到那一大片麦田很快就变成一地的麦秸的时候,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家里跑去,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意识到这台铁家伙的厉害了。

    “来来来,你过来”李文龙冲那个柱子相中的女孩招了招手“你在这里帮我看着,你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们谁都不要着急,按照顺序,在自家的地里等着,如果谁不听,那就不给谁收麦子”

    “是,经理”女孩调皮的冲李文龙眨眨眼“我帮你做事,你拿什么来谢我呢?”

    “呃……”这个时候的李文龙发现,这里的人似乎也不像是自己想象的那样,除了观念差一些,这思维程度似乎并不比外面的人差。

    “怎么谢你,等我想好了再说了,再说了,这是帮大家伙做事,还谈什么谢不谢的,告诉你,如果你做好了这件事,那我就推荐你干你们村子的村长”当看到女孩眼神的时候,李文龙一下子慌了,那种崇拜的眼神让李文龙害怕“我还要去其他的地方,你在这里给我好好地看着,割完了这一片,然后就去那边”

    李文龙发现这里的田地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成片成片的,不像是有的地方这里一块那里一块的,这样一来这活反倒是好干多了。

    “保证完成任务”冲李文龙笑了笑,女孩蹦跳着离开了,只是,在离去的时候,李文龙不经意的看到,女孩的小手轻轻地拍着自己的小胸脯。

    唉,可千万不能在男女关系上惹出事端啊!李文龙摇了摇头,带上另外一台机器像前面走去,他现在的想法就是先找大片的地,那样的话机器干起来也顺手,而且不用东跑西颠的。

    虽然没有现代化的通信工具,但是,新来的经理给弄来好几台收麦子机器的事情还是很快传遍了全乡,乡间路上,很多人都做奔跑着,口里大喊着,手里挥舞着,一个个像是在过年一样,有很多人还拿来了水,拿来了干粮给开车的。

    看着这一幕幕,张文哈打心眼里高兴,如果不出意外,今年的麦季,应该不用担心大雨了。

    徐风雷是被机器的轰隆声给惊醒的,挂掉李文龙的电话之后,他就闷头钻进了低头的树荫下面,挺直身子躺倒在了地上,嘴里不停的骂着,也不知道应该骂谁,但是就觉得不甘心,总觉得是李文龙占了他的位子,但是联想到这些年其实也没捞到啥好处的时候,又觉得有些无所谓,这样一个破角色,能有什么捞头?自己干了快一辈子了,家里不一样穷的可怜?

    这样胡乱想着,突然就听到机器的轰鸣声,等到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心里一下子就后悔了,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徐风雷向那个车子跑去:“先弄我家的,先弄我家的”

    疯也似的跑到机器面前,徐风雷大口喘着粗气。

    “你干什么,快点让开”开车的司机怒斥到,机器这玩意儿可不比其他的,一个不小心就能出人命的。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上司的贴身司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上司的贴身司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