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思情谊,饮酒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心木田田 书名:茶汤情
    秦萌萌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依旧面不改色,心思融进酒水里,还是那么浓稠,冲不淡也流不走。

    秦萌萌说:“我们没有谈论‘人生大事’,我们谈论的是‘人生’,这一条路,很宽阔,走的人很多。”

    “秦姐,有一位顾客找你。”一个女生走到秦萌萌身边,轻声说道。

    秦萌萌站起身对木子依说:“你们先坐会儿,我过去招呼一下,有什么事的话让服务员过来找我。”

    “嗯,好的,你先去忙吧。”木子依站起身,目送着秦萌萌离开的背影,看着秦萌萌裸露出来的妖娆性感的后背,逐渐离开视线,消失在霓虹灯中。

    “秦萌萌看上去跟她的年龄完全不符。”方朵儿说。

    木子依回头看一眼方朵儿,坐下来,说:“她的年龄跟我们差不多大,可是言行和思维比我们超前好多,这也太神奇了吧。”

    “那是因为你们太幼稚了。”古淼说。

    木子依嘟嘴瞪了古淼一眼,说:“那你呢,不还是一样?”

    “我跟你们可不一样,我可是混迹江湖多年的古公子,能有什么事情难得到我的不成。”古淼说。

    “可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比我们成熟多少啊,跟愣头青一样一样的。”方朵儿说。

    木子依听了方朵儿这话,捧腹笑起来,说:“哈哈哈,愣头青,朵儿,你这描述太有杀伤力了。”

    古淼无语地哼哧一声,皱着眉头,说:“跟两个幼稚到家的人说话,太累了。”

    “那你别跟我们说话呀。”木子依说,看看方朵儿,“你说是不是?”

    舞台上,歌手和乐手都已经准备就绪,背景音乐正在整个酒吧的空间里回荡,交织着各种酸甜苦辣的味道。

    熟悉的又或者陌生的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就可以是朋友。形影不离的人,在一起太过黏腻,也会产生摩擦,适当的力产生适当的距离,保持一份倾慕,还可以保留一份满满的美好愿念。

    酒精的气息在空气里肆意弥漫开来,不饮自醉。

    “不知道他最近好不好。”看着舞台上低声吟唱的女歌手,被抒情的调子感染了吧,方朵儿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感叹。

    “你是说马智同吗?”古淼闻声问了一句。

    木子依看着满脸惆怅的方朵儿,不用发出疑问,便知道方朵儿嘴里所说的“他”就是马智同。这些日子方朵儿还是很平静的,情绪并没有太大的波澜,甚至都没有提起。

    方朵儿沉默了片刻,酒吧的气氛并没有一丝丝的感伤,有的是迷茫和放纵。楼下有人起立高呼,纤细的腰身晃晃悠悠的,经不起声波干扰,一手扶着桌角,喝得有点多了。

    “怎么的,所有人都有心事了。”木子依看看方朵儿,又看看古淼。

    “难道你就没有心事吗?”方朵儿问。

    既然被问到,木子依索性在脑海里找一找,自己是否有什么能够让内心变得深沉的心事,可是并没有找到。想不起来了,真让人羡慕。

    “这还用问吗?”古淼说,“就她,没心没肺的,能有什么事儿。”

    木子依满头黑线,锁住眉头,恨恨地看着古淼,说:“就你深沉得能够感动所有人,不过也就是一台中央空调。”

    “那也总比你心智长不大,什么都一知半解的好。”古淼说。

    木子依瞅瞅古淼的脸,说:“难道你还能教我不成。”

    “可以呀,我手把手教你都可以。”古淼半翘起嘴角,说道。

    木子依耸耸肩,说:“还是算了吧,恐怕会被你教坏的。还不如跟朵儿闲得无聊的时候压马路呢。”

    感情这种事是急不来的,古淼这种处处留情的人,深情起来都容易让人给误会,被深情的人都会无所适从,被人视为眼中钉的感觉可不好受,难免有一种身在危楼难自保的不安全感。

    “朵儿今天真的很美。”古淼说得有些随意,但他可没欺骗过自己的眼睛。心也一样,说变就变了,天气不也是这么不寻常的吗?

    “我美不美,要你说呀。”方朵儿红着脸,嗔怪道。

    看着别人谈情说爱,抛着媚眼在暧昧中缠绵,木子依有些木讷,并不是不理解,只是有一种跟自己无关的意思,就像这酒吧一样,有不有“意思”,只有自己心里清楚,然而,当你询问自己内心的时候,它却不一定会作答,就是这样的,谁知道答案呢?

    “我们石头、剪刀、布,输了真心话大冒险。”木子依拍拍桌子,打破小桌子上的沉寂。

    “就我们三个人,还怎么玩啊?”方朵儿说,“玩起来很没意思的。”

    说到这,还真是,就三个人。倒也不会没意思,就是没有那么热闹轰动而已。木子依四下搜寻着,看看有不有人也和她们一样无聊到没话说,舞台表演并没有太多惊喜,听听音乐就很好,互动什么的都是台下各自解决。

    “就三个人玩啊,你还想要找谁,有你认识的人在这吗?”古淼问。

    方朵儿悻悻地看一眼古淼,摇摇头,说:“没有。”

    “朵儿是想出来邂逅一个人的,当然不能只是我们三个这么玩啊,我们还是找几个人一起玩吧。”木子依说。

    “这是什么地方,有什么好邂逅的,可不能玩火啊!”古淼说,“没准就在不经意间给人骗色了。”

    “那个人不会是你吧?”木子依看着古淼,“嘿嘿”地笑。

    “我有你说的那么不正经吗?”古淼说,“我可是专一深情的古公子,为了自身形象,我会洁身自好的。”

    “哈哈哈,得了吧你,早就听说过你的过往‘业绩’了。”木子依说。

    古淼故作镇定,轻拍一下桌子,说:“谁说的,居然敢背后诋毁我古公子的清誉,给我交代出来,看我不好好伺候他。”

    “哎哟,好怕。”木子依一手捂着胸口,笑着说道,“看来我要守口如瓶,不然有人被暗伤,我可就成为罪魁祸首了。”

    音乐节奏有点快,牵动着呼吸的频率,话语也跟着轻巧起来。木子依和古淼有说有笑地互相调侃着,伴随铿锵鼓点,叮叮咚咚,嘻嘻哈哈,可以什么都不去想。在这个年龄,本来就没什么可以去想的,除了想象中美好的爱情。

    方朵儿双手托着下巴,耳朵听着哐哐啷啷的声乐,眼睛看着桌子上的酒瓶,眼神发直,很是专注,专注到完全没听见木子依和古淼的风趣谈话。喜欢发呆的人,很容易被忽略的,有时候都会被自己给忽略了。

    “朵儿,是不是你讲的?”古淼问。

    古淼看着方朵儿,没有得到回应,甚至都不被理睬。古淼伸出手来轻轻拍了一下方朵儿的肩膀,问:“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方朵儿受到惊吓一样,回过神来,愣愣地看着古淼,泪水唰地从眼眶里滚落下来。见这情形,木子依和古淼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不是吧,我吓到你了吗?”古淼双手合掌,看着方朵儿,皱着眉头撅起嘴,说,“对不起呀,朵儿,你行行好吧,别哭了。”

    木子依也觉得奇怪,拿起纸巾,塞到方朵儿手里,问:“你刚刚在想什么啊?那么入神,居然都给吓哭了,快快快,擦一下脸,都花了。”

    方朵儿拿着纸巾在脸上抹了抹,顺带呼哧着挤挤鼻子,抽泣着,说:“谁被吓到了?我刚刚是想到了伤心事,这个马智同,太没良心了,枉我对他一片真心,跟我聊天的时候,居然都已经跟别人好上了。这个贱人、王八蛋。”

    这下换木子依和古淼受到惊吓了,木子依深深吸一口气,才反应过来,原来方朵儿还没完全走出这个坎儿呢,心里的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开,搞不好一辈子都解不开了。

    古淼咬紧牙关,一副誓要为方朵儿强出头的表情,坚定地说道:“马智同是个王八蛋,居然敢欺负我们朵儿,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他,让他长个记性。”

    “你们不是室友吗?下手应该很方便,但也不要下手太狠知道吗,我们可不想看到你缺胳膊少腿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会很内疚的。”木子依说。

    古淼脸色一沉,无语地看着木子依,迟迟说不上话来。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茶汤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茶汤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