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大师早已经料到自己的归宿,所以亲自来到这里来了。我听了之后,心中一阵难过,大师对我有恩,看着大师虚弱的样子,自己偏偏又什么忙都帮不上,所以心情十分的复杂。

    没想到大师的眼神里却充满了解脱的淡然,他对我:“你不要难过,这是我的归宿,把这个帮我带回去,算是给寺里的一个交代。”我小心翼翼的接过来,入手温暖,原来是大师自己平时念经所用的佛珠。

    大师告诉我,这佛珠整整一百零八颗,每一颗念珠都象征着人类的一向烦恼,念一遍经文,就会去掉一份烦恼,就拨动一颗佛珠。一百零八颗佛珠拨动一遍,就是除尽烦恼的大圆满境界,所以人不应该执着于烦恼。

    我知道这是大师再提点我,要我不要过于执着于丁国华的案子。听到这里,我心中一动,连忙问道:“大师,你可知道万花神剑是什么东西么?”

    我有些期待的看着大师,万花神剑毕竟是在他们寺庙里发现的,想来以大师的见识,应该知道它的来历吧?果然大师睁开眼睛看着我说:“万花神剑不是剑,而是跟上古一中神木有关!”

    “是什么?”我好奇的看着大师,大师双眼低垂,沉默了好久才说:“你去找找建木的传说吧!”

    我点点头,却对大师就在这里圆寂始终耿耿于怀。大师摆了摆手,让我离开,临走的时候告诉我要好好对待叶晴,因为我命中的红鸾星,就应在了叶晴的身上,不过叶晴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个是个姓苏的姑娘。

    我本以为大师说的是苏梅,还在为苏梅伤感,大师却说那个人以后对我的帮助不必叶晴的少。一直等我回去的时候,叶晴告诉我苏敏来找我的时候我才明白大师所说的人是谁。

    大师圆寂之后,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去管丁国华的案子,不是不想追查下去,而是丁国安逃跑之后,一切的线索都断掉了,而这些事情我也没办法写成具体的报告交给局里,这件事情就暂时被搁置了起来。

    日子平淡了很长一段时间,上海的夏天是闷热的,平时如果不开空调,就是一动不同,身上也会被黏糊糊的汗水沾满,弄得人十分不舒服。

    不过还是有件事情值得一说的,叶晴跟我的关系变得明确起来,虽然我们两个人谁都没有提这件事情,但是大家心知肚明。而我现在也知道为啥第一次见到叶老爷子的时候,他会用那种目光看我了。

    原来老爷子早就知道我的来历,小的时候我还见过他,只是时间长了,我一个小孩子记不清楚罢了,而且最让我出乎意料的是,当年两个老人家居然还指腹为婚,当叶晴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躲了我整整一个星期。

    一直到立秋半个月的时间,上海的天气实在闷热的让人受不了了,而局里又来了几个新人,局长照顾我,特地准了我一个星期的假期,连同国家的长假加上我自己这些年没有休息积累的长假,我可以休息整整三个月的时间。

    而叶晴这个家伙居然跑到领导那里,死皮赖脸的也请了三个月的假期,居然非要跟我一起出去旅游。最让我郁闷的是,这个想法还不是叶晴自己想出来的,而是苏敏这个家伙特地提出来的。

    不得不说苏敏这个姑娘长的绝对是倾国倾城,一张天生的娃娃脸,偏偏还整天严肃的很,尤其是大夏天的穿着一条短裙,看上去根本不像个成年人,倒好像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女。

    只是她有个非常特别的习惯,不管什么时候,手里总要拿着那把手术刀。她的眼神看别人的时候也令人印象深刻,就好像她手中的手术刀一样,锋利而且精准,总感觉她凭借一双眼神就能够把眼前的人物分解成一段段不同的器官一样。

    其实我不太喜欢跟这样一个女生出行的,她的脸上总是会莫名其妙的迸现出杀气,带着这样一个美女出门,十分令人不习惯。但是叶晴一句话就把我给说服了,她告诉我手上还有一张地图,这次趁着旅游的机会,可以好好的调查当年发生的事情。

    而最最令我没想到的是,李查德这个家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居然死皮赖脸的非要跟着我们一起去。而且他的理由同样不能拒绝,他告诉我如果我不跟着去解决这件事,他就会成为第三代丁国华。

    这个理由倒是十分的充分,虽然我对李查德没有多少好感,但是想起来那个饱受折磨,脸都被毁掉的丁国安,还是觉得这个人太过可怜。为了保险起见,我、叶晴、苏敏三个人特地更换了同样的手机,这手机是苏敏请同学做的,放水放火,待机时间超强,而且只要998。

    就在这样,我们这支临时组织的队伍,朝着北邙山进发,引出了后面那一场惊心动魄的事情来……

    中国民间的传说大多数充满了灵异的色彩,鬼魅倒在其次,黄仙附体的事情确实屡见不鲜。更有甚者,传说黄仙有门有派有传承,到如今东北的农村还有不少人家里供着黄鼠狼。

    这件事是叶晴告诉我的,当时叶晴因为某些原因,小的时候住在农村的外公家里,他外公我没有见过,但是从留下来的照片上看,额头很宽,下巴比较窄,按照迷信说法,这样的人往往八字比较弱。

    又一次,叶晴的外公去山上割草,回来喂兔子。山路不好走,弯弯曲曲上下一个来回就要四十多里路。那一天的晚上外公回来的有一点晚,走到半山腰的时候遇到一个人。

    山里的人遇到人总要打个招呼,问那人道:“您这是去什么地方?”

    那个人朝着叶晴的外公笑了笑说:“昂,有个人调皮,趁我睡觉的时候给他哦剃了个头,我看看是什么人。”

    外公这才发现那个人的头上的头发古怪的很,好像一把乱草,被人一镰刀割掉了似的。但是当时没觉得奇怪,就问他:“那你找到这个人了?”

    那个人点点头说:“昂,找到了,那个人不是故意的,所以我打算回山上去。”

    “你住山上?”外公问。

    “恩,住这里好多年了!”

    两个人就这么说了几句话,外公一直到下山的时候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是那里不对劲,偏偏就说不出来。回家的时候外婆嫌他回来晚了,埋怨了几句,外公就把刚才遇到的怪人说了几句话的事跟外婆说了。

    外婆却大是不信,因为这座山上根本就不住人。

    外公这时候才想起来,人没有住在山上的,因为山中阴湿,多虫蚁,这座山上连个主人的地方都没有,又哪有人家?想到这里外公急忙把自己割回来的草倒出来,借着朦胧的月色一点点的找。

    一直到最后,在一串拉拉秧子中扒拉出来一根半尺长的秧子来。这根秧子跟拉拉秧子的摸样十分相似,叶子像是枫叶那样的五个瓣,但是草菀子上没有拉拉秧的刺。老爷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根人参的苗,而且看那秧子,恐怕人参的岁数不小了。

    外公一屁股坐在地上,两眼发直,他才想起来刚才那个人说被人剃了个头的意思。从那以后,外公上山就再也没有去过那种地方,就是割草,也在离家不远的地方。

    不过外公的身子一天比一天的差了起来,一直到第二年的冬天,外公躺在床上下不了炕。叶晴的父母带着他外公求了许多家医院,可是每一家医院诊断的结果都不一样。

    后来还是外公自己偷偷的跟外婆把这件事情说了,并且反复嘱咐外婆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然而农村的妇女嘴里是藏不住什么事的,为此叶晴的母亲还跟外婆不大不小的吵了一架,说外婆这是封建迷信。

    外婆也觉得委屈,可是听村里人说这样的病不是实症,而是虚病,可以请那些东西帮帮忙或许能行。知道这件事的第二天早晨,外婆瞒着家里弄了两瓶酒,四个荤菜独自一个人上了山上去求药。

    后来外婆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显得十分的沉默,但是外婆下山的时候手里就多了两个羊粪蛋大小的药粒。回家给老爷吃,老爷那个时候已经有些糊涂了,死活不肯吃,还是外婆想办法给外公灌下去的。

    结果第二天晚上,外公上吐下泻,折腾的奄奄一息了。后来怕出事,老太太支支吾吾的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叶晴的妈妈跟老太太吵了一架,非要把老爷子带回城了去。

    外婆不敢多说话,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看着老头子偷偷的落泪。当天的晚上,老太太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个人找他去问路,问外婆这里是不是张廷玉的家里。

    张廷玉就是叶晴外公的名字,外婆说她就是家里的,不知道找他干什么,结果那个人说他是来送药的,让外婆收好了。外婆一下子就被惊醒了,那时候家里的人都不相信外婆,外婆只是偷偷的把这件事情跟叶晴说了,那个时候叶晴还很小,根本没当一会儿事,反而跟叶晴的妈妈说了。

    结果叶晴被她妈妈狠狠地训了一顿,还一本正经的告诉叶晴说:“这就叫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想这件事情久了,晚上肯定会做这样的梦,千万不能把这件事当成迷信。”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绝密档案解封——我的神秘生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绝密档案解封——我的神秘生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