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木屋的琴声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亦墨亦潇 书名:天问记
    世外桃源,一个真正与世隔绝、与世无争,安宁、祥和,自由平等的地方。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单纯,那么的美好!

    这里没有外面王朝的税赋,没有战乱,没有沽名钓誉,也没有勾心斗角。甚至连一点世外街面上的吆喝、吵吵嚷嚷的声音都听不到。

    在这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那么平和,那么的诚恳,虔诚!这是一个真正令很多人心驰神往的地方!

    肥沃的土地平坦开阔,田间小路交错相通!这里的池塘没有世外西湖那样水平如镜的湖面;也没有世外大海、河流那样的波涛汹涌和咆哮。

    荷花霸占了池塘的风头,露出碧绿荷叶的同时悄悄绽放了花骨朵,零零星星的点缀着荷叶。偶有微风徐来,花骨朵儿随风摇曳,像极了姿态娇柔的女子,楚楚动人,让人忍不住心里升起悸动,怜花惜叶!

    这里,有成片的桑树竹林;有整整齐齐挨挤在一起成排的小竹楼,小木屋;这里,能听见鸡鸣狗吠的同时,有一股清晰、空灵的气息不知不觉间袭击鼻翼;这里,能看见在田间耕作的世外桃源人,也能看见悠然自乐的小孩儿和老人,更能听见他们无忧无虑的嬉戏,高谈阔论的声音。

    这里如诗如画,给人感觉是那样的不真实,真实到不信。可不管如何的不信,他就是真实的存在,除非是瞎子,或者一直紧闭眼睛,不然他的一景一物便会渐渐的浮现在你的眼前。

    一条宛如绿带的小溪缓缓流淌着。仔细看去,水的源头正是武陵山的方向。

    顺着小溪的流向直走,穿过肥沃的土地和良田,穿过整整齐齐挨挤在一起的小木屋、小木楼,然后会看见一片绿的几欲发紫的桑树竹林。紧跟着,会发现一直顺着走的小溪没了,它突然间就没了。就好像突然被移走消失不见似的。

    看着桑树竹林,心里一定觉得是它掩盖并吞没了小溪!

    刚生出这样的感觉时,隔着桑树竹林,一阵清澈入耳的流水声传来耳际,就像人身上佩带的佩环相互碰击发出的声音。为此,会感到莫名的高兴,原来小溪还存在,并没有被吞没。于是,生出穿越桑树竹林,对小溪一探究竟的想法。

    桑树竹林里,究竟掩藏着一个怎样的小溪,竟能产生出如此美妙悦耳的音调。

    欣然行走百二十步,有一条小道浮现在视线里。

    小道,看上去很古朴,还有些苍老,仿佛一个行将就木的白发老人一般,一些桑叶和竹叶缓缓降落在他那已经覆盖了厚厚一层枯叶的身上。小道实际上并不宽,甚至很狭窄,约莫着只能两个人并排而过。

    见小道,兴然上前。

    踩在小道上,缓步慢行,心里有些胆战心惊,仿佛自己脚下踩的不是枯叶,而是一位老人的身体。于是猛然加快了步行的速度。

    行至小道的尽头,会惊讶,万分的惊讶。

    因为一个小潭顿时出现在眼前,且小潭里的水格外清冽。

    小潭以整块石头为底,靠近岸边,石底有些部分翻卷过来露出水面,成为了坻、屿、堪、岩等各种不同的形状。青翠的树木,碧绿的藤蔓,覆盖缠绕,摇动下垂,参差不齐,随风飘拂。

    潭中的鱼大约有一百来条,都好像在空中游动,没有任何依靠,阳光直照到水底,鱼的影子映在水底的石上,鱼儿呆呆地一动不动,又忽然向远处游去,来来往往,轻快敏捷的样子,好像和游玩的人互相取乐,更或者是在欢迎外人一般。

    小潭顺流而下,溪身像北斗星那样曲折,水流像蛇一样蜿蜒前行,时隐时现,两岸的地势像狗的牙齿那样相互交错着,不知延伸到了哪儿去!

    一架小桥出现在小潭边缘的西方。同时,那如鸣佩环的声音就是来自桥底。小桥所到的方向,有很大一间木屋坐落着。木屋有四层楼高,外表看上去很新,像是新翻修过一样。而木屋的背后,是一座很大的山。

    至于小桥,则由简单的竹木构成,很普通,看着快散架的样子,看到这儿!会让人严重怀疑小桥能否承受得住人在上面通行。

    不知此间事的,定会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颤抖着双腿,鼓起一股勇气,视死如归般的走上小桥。

    而上了小桥,才发现忐忑不安的心不过是杞人忧天的想法。因为,小桥很牢固、结实。安全得以保证,那颗忐忑不安的心才会为之放松落下。向小桥底下看去,只见小潭里的水在桥脚泻下,直落在桥下另一个潭中,那如鸣佩环的音调正是由此得来。

    突然,一阵无比悦耳,让人难以抗拒的琴声自木屋里间传出。琴声不惧艰难险阻,穿过重重的桑木竹林的阻拦,继续向外面跳动着扩散而去。

    清澈入耳的水声与悠扬的琴声夹杂、配合,一时构成了美妙的音符,恰似两个人在此清幽的山涧里弹琴,吹笛一般。

    此情,此景,没人愿意打扰,唯有闭眼细细聆听不可多得的配乐。

    忽然,小道上走来两个人,由于太远,看不清两人的具体面容。只能看见走在前方的人身体有些佝偻,右手上,拄着一个像是拐杖一般的东西,看其身影,估摸着是一老头;至于另外一人,却是和前面的人相反,他的身体一点不佝偻,还十分的挺拔,魁梧,应该是一个中年人。

    渐渐的,两人离木屋越来越近。最后,竟然在木屋之前悄悄的停下了脚步,似乎深怕在多走一步便打扰到了木屋里弹琴的人。

    仔细看去,走在前面的果然是一个两鬓似霜,满头银发的老头,其手里拄着的也正是一条拐杖,拐杖的外形竟然是一条龙,极具威严的一条金龙,不同的是龙形怪状并非蜿蜒状,而是笔直的。不管怎么说,拐杖的外形就是一条龙,龙的尾巴部分被老头矗立在地面,威严,骇然,恐怖的龙头朝上,眼里镶嵌着很大的两颗珠子,十分凶狠,渗人,乍看之下,竟似一条活灵活现的龙一般。

    站在老头后面的人,正是一身材魁梧,高大的中年人。身高约莫八尺有余,他浓眉剑目,双手环着放于胸前,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木屋,好似能透过木屋,看见里面的弹琴之人。

    蓦然见,原本婉转悠扬的琴声突变,变的深沉,抑扬顿挫,急切而激昂奋起!

    如果说之前的琴声表达着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山水之乐,那么此时则表达着不甘平凡,欲突破束缚,上阵杀敌之意!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问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问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