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就将他们四家……尽数就地诛杀吧!

    ……

    高泰生这位年近七十的老人家,呆呆的看向李教主!

    李教主忘情的表演着,“公(指高泰生)忠义如此,实可为天下表率!虽宁死不肯为本座效力,本座又岂能杀之?公若要为官,宰相之位,虚位以待;公若不再为官,宰相之位,从此长空!”

    李教主说的真挚,神情看起来,也真挚极了!

    高泰生呆呆的,嘴唇嗫嚅,终于什么也没说,反正你不杀我了,那我就走了,转身便走!

    李教主没有拦他,也没有再叫住他,一双眼睛,像是在看离去的爱人,深情的望着他远去的佝偻的背影!

    朝堂之上,众人静静的,配合着他的表演!

    直到高泰生的身影再也看不见,李教主才回过神来。

    “诸位,真明帝圣明,禅位于延青帝,各位可还有要逆旨不遵的?”李教主朗声问道,信步走着,一双眼睛,盯着众臣!

    他一步一步走的随意,然而,每走一步,脚下却都留下个一寸厚的脚印!

    众臣之中,无人敢接触他的眼神,被他盯上的,都不由低下了头!

    李教主没杀与他顶撞的高泰生!

    这非但没有令他们心存侥幸,反而令他们心里发寒!

    因为段氏天龙寺的两名高僧,是切实被杀了的!——此人绝非良善之辈!

    这魔头喜怒难料,行事诡秘莫测!

    还是……不要强出头啊!

    枪打出头鸟!

    高泰生做了出头鸟,他没被打死,难道别的鸟就能出头了吗?

    高家,除了有朝堂之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可还有一位领兵在外,镇守一方的大将军——高永翔——呢!

    众官揣度,高泰生的脖子硬,咱的脖子可不如他硬啊!

    他们都以为,李魔头之所以雷声大雨点小,没有杀高泰生,是因为怕逼得领兵在外的高永翔起兵造反!!!

    呵呵,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实际上李教主根本不怕!

    起兵造反?

    以李教主如今的修为,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绝非夸大其词的形容!!!

    所以,造你尼玛的反啊!你有多少兵啊?你有百万兵马吗?你特么就是有百万兵马,也没用啊!!!

    除非你丫修为,可与李教主比肩!!!

    群臣诺诺,没有人敢出头,逆旨不遵!

    段真明看着这样的群臣,既松了口气——没有血染朝堂;又十分失望,唉,满朝大臣,竟是懦弱无胆之辈!

    大局已定!

    七日后,便是吉日!

    七日间,真明帝要禅位之事,已经通过驿站快马,通告全国官府!

    各地官员知晓后,震惊不已!

    什么?

    真明帝要禅位了?

    昔日要灭佛的连义帝的儿子——江湖上凶名赫赫的段延青,要继位做皇帝了?

    天龙寺前之事,还没那么快传遍全国。

    但是,各地官员,依旧心惊胆颤,他们知道,皇城一定发生大事情了!!!

    不然的话,真明帝岂会禅位凶人段延青呢?

    高泰生被革职回府后,这几天来,依旧心有余悸!差一点,就差一点啊,要不是李魔头出手阻止,他就特么的不得不自杀而亡了!

    唔,蔚蓝的天空,美丽的鲜花,清新的空气,他老人家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闻不到了!

    这几天的深夜,都有几个官员鬼鬼祟祟的来拜访,他们忠诚于真明帝,不愿为新皇帝效力!

    先前在朝堂之上,他们不敢光明正大的出头,现在,他们偷偷摸摸的“出头”了!

    他们来游说高泰生!

    要他书信于镇西大将军——高永翔,请他领兵来皇城,诛杀恶贼!!!

    高泰生被他们的要求,惊出了一身冷汗!

    尼玛,这是要坑死我高家啊!

    高永翔是高家第一高手,但也只是一流水平,段家之所以重用他高家,又是宰相、又是大将军,就是因为你丫根本翻不起浪花,被段家吃的死死的嘛!

    段家天龙寺,两名一流高手啊,都被李魔头举手之间给杀了!

    李魔头武功修为,深不可测,如此高手……

    高永翔领兵来皇城,恐怕皇城还没攻破,人就被暗杀了!而在皇城内的高家,也真特么要被诛九族了!

    高泰生于书房密室之中,以事关重大,当谋划周祥,方可施行之理由,打发了他们,想起朝堂之上,李魔头喜怒无常的样子,心有余悸,忽然又是一惊,暗道:“他们前来,会不会是……李魔头故意派来试探的?”

    这个想法一出来,顿时被吓得心胆具颤!

    若是真的如此,自己没有回拒他们,岂不、岂不……

    嘶!

    造反!

    灭九族!

    这个帽子,要是扣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高泰生惊慌失措!

    独自坐在书房中,细想了近一个时辰,终于凌晨时分出了家门,带了一名心腹仆从,前去皇宫,说要拜见李教主!

    李教主见了他,似笑非笑的看向他,问他凌晨前来,有何要事?

    高泰生不跪,背脊挺直,一副忍着怒气的样子,将那几名大臣给出卖了,不过他为之找了个伟光正的理由:“若起刀兵,天下大乱,则民不聊生,吾不忍见,故而……”

    末了,这老家伙又弯下了直挺的膝盖、坚挺的背脊、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向李教主下跪而拜,为他们求情,说他们“亦是忠诚之士,杀之不得人心,不如宽怀仁慈,饶恕了他们,圣教主连他们这些意图逆反之人,都能宽恕,则天下人心必大定也!”

    李教主呵呵轻笑两声,扶起了高泰生,没有表态,挥手让他退走了!

    高泰生回到了府中,惶惶不安,不能入睡。

    翌日早朝,段真明坐在龙椅上,唔,他就是一个摆设,在他左边,则添了两张大椅子,上面坐着的,正是李教主与段延青!

    段延青已经开始管理朝政了!

    这日早朝毕,却有七名大臣被留了下来!

    他们,正是深夜赴高府,进行密谋之人!!!

    七人弯着腰、低着头,互相交换眼神,心头惶惶,不知被留下有何事!

    李教主高座于上,很是直白的将事情说了,唔,顺便出卖他们的高泰生给出卖了!

    出卖之余,还赞了高泰生一句,“高公为天下百姓计……”

    七人知道自己被出卖,其中有三个,顿时被吓得脸色惨白、魂飞魄散,刷的跪下,埋头双膝之间,浑身瑟瑟发抖,求饶命!

    就这模样,还密谋造反?

    李教主嘴角划过一抹不屑的冷笑。

    段延青满脸嘲讽之色!

    另四名大臣,虽然心头,极为害怕,但是事已至此,竟然豁得出去,暴怒的隔空大骂了一通高泰生;又浑身冒火的骂了一顿那三名没骨头的大臣;到了最后,又歇斯底里的指着李教主、段延青破口大骂!

    李教主没有阻止他们。

    静静的看着他们。

    冷冷的看着他们。

    段延青被骂得怒火腾腾,浑身煞气弥漫!

    龙椅上,段真明脸色纸白,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这四名忠贞大臣,活不了了!

    朝堂之上,只有十个人,十分空旷!

    四人大骂之声,回荡不绝!

    李教主不说话,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四人越骂越起劲,越骂越失去理智,实际上,他们知道自己必死,已经无所顾忌了!

    四人轮番大骂、一起大骂,约莫骂了小半个时辰,他们自己都口干舌燥了!

    “骂完了?”李教主淡淡的说道:“那就去死吧!”

    话音刚落,段延青便像是一头凶猛的狮子,飞扑而起,凌空便双手少阳指力连发,嗤嗤嗤,尽数射向那四人!

    那四人并不会武功,刹那间便脑袋被洞穿,击杀!

    李教主有点疲惫的起身了,叫道:“段护法。”

    段延青躬身领命,“属下在!”

    李教主道:“造反乃十恶不赦之大罪,本当诛灭九族,本座慈悲为怀,再过两日,也到你继位登基的吉日了,唉,不宜大开杀戒,唔,就将他们四家,无论男女老幼,尽数就地诛杀吧!”

    他轻飘飘的留下这一句话,便转身走了。

    “是!”段延青满是杀气的领命!

    龙椅上,段真明被吓得瑟瑟发抖!

    而那三个跪着的大臣,瞬间噗噗噗,屎尿都流了出来!他们,刚刚从鬼门关路过啊!!!

    安静的皇城之中,忽然掀起了血雨腥风!

    三凶+田步光,各领着皇城禁军五百名,如同屠夫一般,闯进那四名大臣府中,挥刀便杀、见人便杀……

    四家上下,共三百五十七人,尽数被杀!

    血腥之气,弥漫皇城!

    百姓惊骇!

    官员惊骇!

    绅商惊骇!

    僧侣惊骇!

    惊骇之中,大理全国,披红挂彩,段延青继位登基的大喜日子到了!!!

    段延青登基之日,亦是新皇宣布锤镰教为大理国教、李教主为大理国师之日!!!

    段真明禅位后,李教主也信守承诺,放他及天龙寺高僧离开了!——他们都松了口气,然后自枯木大师一下,共五百余僧众,连夜离开了大理,直往大应国天佛寺而去!

    天佛寺与天龙寺,皆属佛门。

    锤镰教占据大理后,欲要行灭佛之策!

    他今天灭天龙寺,明天就有可能灭天佛寺啊!

    天佛寺武林泰斗,实力强大!枯木等奔赴天佛寺,便是想借天佛寺之力,灭锤镰教,重夺皇位!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无限次元大教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无限次元大教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