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小矛盾不断冒出

    一大早,他们就开始了行程,一路向西。这是柳浅给出的方向。昨夜一直在下雪,柳浅打开窗户去看的时候,鹅毛般的大雪就出现在她的眼前。

    早上雪刚停,他们就迫不及待的上路了。下过雪的天,冷的异常。柳浅将自己裹在厚厚的羽绒服里。

    一开始柳浅是拒绝的。她不喜欢穿羽绒服,林暮生偏要她穿上。左右拗不过林暮生。又不想等会在外面林暮生会脱下外套给她穿,便只好妥协。

    穿上羽绒服的柳浅看上去要粉嫩可爱。身上没几斤肉穿了羽绒服后看着多了点肉感。林暮生还挺满意柳浅这样的打扮,柳浅完全不明白林暮生的品位。

    “你穿上羽绒服和熊一样。”柳浅嫌弃脸看着林暮生,嘴角露出一丝掩不住的笑。

    林暮生看了看自己身上,明明穿上羽绒服还是很清瘦的,怎么到柳浅嘴里就变成了熊?

    “说明我身材魁梧。”林暮生也不客气的回应,就当柳浅是夸他来着。

    柳浅将自己的衣服拢了拢,对林暮生没什么好说的。早知道躲不过穿羽绒服的命运。在商场的时候,柳浅就亲自选羽绒服了,也免得林暮生挑了两件这么厚的羽绒服。

    厚厚的羽绒服让柳浅觉得自己好像一只企鹅。那么她和林暮生的搭配就是北极熊南极企鹅。

    被自己这个想法逗乐。柳浅傻笑了起来,林暮生将手放在柳浅的脑袋上。

    “你在想什么?”林暮生的脸快要凑到柳浅的脸上。柳浅一巴掌推开了林暮生的脸。

    “不要突然凑这么近。”只要有空子林暮生就会钻,柳浅多次警告都让林暮生无动于衷,一时的收敛不代表会一直收敛。

    “你最近很容易跑神,我很好奇你都在想些什么?”林暮生似笑非笑的看着柳浅,然而柳浅又怎么会与林暮生说真话,她只是淡淡地瞥了眼林暮生,保持着沉默。

    “和你在一起沟通真是一个难题。”林暮生不情愿的拉开与柳浅的距离,刚刚柳浅都表现出来对林暮生靠近的不满,林暮生又怎会再自找无趣。

    两人闹起别扭的样子,好像两个小孩,两人看向彼此的眼神,带着丝丝缕缕的情绪。柳浅扭过头去,这个时候真的没心情与林暮生闹,他们俩总不在一个频道。

    在车里的时候,柳浅看着前方,林暮生偶尔会侧过头看看柳浅。冰岛的路并不好走,有一段路特别崎岖,颠簸也变成了日常,这个时候就不得不庆幸它们开的是吉普车,换做其他的车也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

    注意到柳浅的手微微发红,林暮生猜测是不是刚刚在外面冻的,看上去柳浅并不耐冻。柳浅也注意到林暮生时不时的看向自己的手,她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并没有什么问题。

    “你是不是冻着了。”林暮生还是没忍住,便询问柳浅。

    柳浅不解的看向林暮生,她没觉得又多冻人,不明白林暮生为什么会这么说。

    “你还是将注意力放在开车上面。”柳浅都不明白,林暮生到底是怎么开车的,不关心前面的路况反而担心起来她。

    路途无聊,柳浅玩起了手游,林暮生有点大跌眼镜,没想到柳浅竟然会喜欢玩手机游戏。

    林暮生好奇的凑过去去看,原来是一款画风人物美型的升级类游戏,柳浅打游戏的样子与别人不同。

    其他人打游戏的时候可能就顾不上其他,而柳浅并没有一心扑在游戏上,偶尔也会看向其他地方。

    林暮生怀疑柳浅是不是用游戏打发时间,看了眼柳浅的级数,看来玩这个游戏已经有一段时间,之前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

    “你对我的游戏很感兴趣?”柳浅一脸严肃的问着林暮生。

    “对,我也想申请一个账号,大神带带我吗?”林暮生玩笑的问道。

    “不,我不喜欢带人。”柳浅一口拒绝,“我打游戏也不过是打发一下无聊时光。”果然柳浅大方承认了。

    “你已经五十级,看来在游戏上花了不少时间。”林暮生觉得这款游戏可不仅仅是柳浅用来打发时间的,毕竟柳浅是很忙碌的,这样也能将游戏升到五十级,绝对是在上面花了一点心思。

    “嗯?所以呢?”柳浅不明白林暮生偏要讲得清楚明白,也不知道是为何。

    柳浅的确对这个游戏花了一点心思,甚至是有期待的,不然不会玩这么久。

    “真的不愿带我一个吗?”林暮生想要与柳浅一起做同一件事,游戏是很不错的选择。甚至有不少是游戏情愿,林暮生还挺想试一试,多个与柳浅的共同的爱好也很好。

    “我不喜欢在游戏里拉帮结派。”柳浅再次拒绝。

    在游戏中柳浅甚至没有加入任何一个帮会,看来柳浅是真的固执的可以,都不在意因此她根本没法完成每日任务。

    “两个人算不上拉帮结派。”林暮生也很固执,要继续改变柳浅的想法。

    柳浅无奈的看着林暮生,这一点柳浅真的很不喜欢,林暮生为什么就改不掉爱强迫柳浅做不喜欢的事。

    见柳浅都不愿意再搭理自己,林暮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再就说下去估计柳浅脸色会更难看。

    林暮生可算是安静了下来,以前没觉得林暮生聒噪,自从与林暮生单独相处后,愈发觉着林暮生与leo简直一个德行。

    聒噪的两个男人,是柳浅生命中比较重要的两个男人,柳浅拍了拍脑袋,这种设定真叫人痛苦。

    然而柳浅却从未想过,为什么会是这种局面,她话不多,两个人相处自然而然另一个人就变得话多起来。

    感情不都是交流出来的,林暮生对其他人的时候也是惜字如金,可惜柳浅并不领情,这让林暮生十分头疼。

    如果林暮生不找话题与柳浅说,柳浅可以一个人独自在车上不言不语,这种人拥有着精致的面容,就好似一个漂亮的瓷娃娃。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柳浅将身上的衣服紧了紧,外面真的好冷,这样的天气很少有人出来。

    林暮生递给柳浅手套,“这么冷,别冻坏手。”柳浅已经害怕林暮生的聒噪,索性就直接接过手套。

    套上手套的确暖和很多,林暮生买的东西尽管丑了点,但是实用价值还是很高的。这样打扮之后,柳浅更加毛绒绒的,林暮生想了想又拿出一定毛帽给柳浅戴上。

    就连耳朵都护住了,林暮生考虑的还真齐全,柳浅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这厢将她打扮的跟毛绒玩具一样,那厢林暮生却光着手也没有戴帽子,柳浅有些不服气。

    “你怎么只买了我这份?”柳浅不明白,为什么林暮生不给自己买一份。

    “我不需要。”林暮生男子气概的说道,“大男人不需要这些东西。”

    闻言,柳浅更是不服气,“你的意思我是小女人?”林暮生隐隐有大男子主义的倾向,这可不是好的苗头,一定要及时纠正。

    “女人如花,要更多呵护。”林暮生嘴硬的说道,在他眼里,柳浅就是娇小的女孩子。

    “我曾经随着科研队伍去过南极,那才是冰天雪地,我不需要特别的照顾。”柳浅边说着边将手套取了下来,后来又将帽子摘掉。

    有时候林暮生真的觉得柳浅有些女权主义,这么简单的事情,她也要计较。男人照顾女人不是天经地义的嘛,为什么柳浅就这么别扭,害得林暮生都没有办法表现自己。

    柳浅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照料,男女平权,所以认为男人女人就应该一视同仁,那么男人照顾女人这一说在柳浅那里根本不成立。

    “不冷吗?”林暮生侧目看向柳浅,看样子柳浅是真的与他杆上了。

    “那你冷吗?”柳浅抬头看向林暮生,倔强的模样,让林暮生恨不得疼不得。

    “冷。”林暮生也学着柳浅的样子,不按常理出牌,“等会看到商店,我就去给自己配齐手套帽子,所以你现在先戴上好不好?”想要哄柳浅保暖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你确定?”柳浅将信将疑的看着林暮生,觉得林暮生是在拿话哄骗她。

    “我确定,真的很冷,我扛不住这样的冻,不像你经历过南极的冷。”林暮生无奈的说着,这个时候还是服软比较好。

    果然柳浅听到林暮生这样说,整个脸色都好了一些,她想了想,将手套与帽子重新戴上。既然林暮生已经做出了妥协,这个时候柳浅继续得寸进尺也不好。

    两个人在一起,小摩擦特别多,很多时候都是以林暮生让步来结束。林暮生都不知道到底要怎样做,才能叫柳浅满意,这真是一个恼人的事情。

    “浅浅,为什么你和别的女人差别那么大?”林暮生特认真的盯着柳浅的眼睛问道。

    “所以你也觉得我这种女人其实骨子里很讨厌。”柳浅用着轻松的语调问着林暮生。

    林暮生摆摆手,怎么会觉得柳浅讨厌,只是觉得这样与柳浅相处的时候,困难重重,打击林暮生的自信心。

    “我知道我性格不讨人喜欢,我也知道能够真正受得了我的人很少,所以我对生活并没有太多的期待。”柳浅意味深长的说道,包括对爱情也并没有什么期许,骨子里还是不相信所谓的真爱!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二嫁豪门:首席的专宠弃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二嫁豪门:首席的专宠弃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