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活死人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左眼 书名:不能说的秘密
    此时天已大亮,而我正在床上打坐,面前放着的便是那天我和欧阳漓在天青河下面石头上带回来的小银罗盘。

    想到原来这两天都是它在作怪,我伸手把罗盘拿了起来,而后翻过来看了一眼,这才看到,罗盘的下面密密麻麻的很多小字,而那些字个个都精细的不行,摸摸还有棱有角。

    不经意的我便笑了笑,难怪宇文休和我说,这东西跟在我身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收起罗盘叶绾贞也从外面推开门进来了,进门便问我干什么呢,我便想起什么又把罗盘拿了出来,还给叶绾贞看。

    并不是我要显摆什么,实在是罗盘在我手里,有必要学习一下怎么用。

    见我拿着罗盘叶绾贞张了张嘴,问我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我便说是在天青河的河底找到了。

    叶绾贞便坐下拿了过去看了一眼,摸摸她就爱不释手。

    “你不知道,平常的罗盘遍地都是,没什么用处,但是这种罗盘有灵性,但像是这种的,没有八百年也有一千年了,你看看这上面的纹路就知道了,这可是好东西,小宁,你得到宝贝了。”听叶绾贞说我也是信了,毕竟这两天我被罗盘折腾的不轻。

    “小宁,拿给我看看。”正当此时宗无泽也已经醒了,起身坐在他的床铺上,我便下去把罗盘拿去给宗无泽看了看。

    宗无泽此时看不到,也只有摸摸了,等他摸了,便把罗盘给了我。

    “这是你自己取回来的,还是欧阳漓给你取回来的?”宗无泽问我,我便也不隐瞒,实话对他说了。

    宗无泽便说:“这古物,清代都不曾有,应该是明朝还要早的东西,这种东西都有灵性,以小宁的资质,带不回来才对。”

    宗无泽果然是很瞧不起我,一语道破玄机。

    我便也不觉得丢人,反倒是笑了笑,摸着罗盘说:“欧阳漓给我拿下来的,用我的血养他,但他还是不服我管,出来祸害我了。”

    听我说宗无泽竟笑了笑:“它只是心有不服,觉得你驾驭不了它,他毕竟已有千百年的道行,落在你的手里,被你使用,对它而言就好比是一种侮辱。

    好马配好鞍,好马都要有找能够驯服它的人,罗盘也是如此。

    不过小宁这两天误打误撞把它降服了,想必以后它就不会再害小宁了。”

    “这个我知道,不过我想学习怎么用罗盘,还希望你能教我,免得我得了它也无用武之地。”

    听我说宗无泽点了点头,而后把它自己的罗盘拿了出来,而后在我面前给我看,饭都不吃便给我讲罗盘怎么用。

    宗无泽与我说,最初罗盘只是建房建庙才用,后来逐渐的用到了阴阳上面,而道家的手里,便能测量阴物。

    与我说了一个早上,做算是歇着吃饭了,我便将罗盘放到了宗无泽的罗盘边上,与叶绾贞和宗无泽一起吃饭,不想正吃着便看见罗盘动了一下,竟将宗无泽的罗盘一下撞了出去,顿时我便没有反应了。

    而宗无泽的罗盘一下飞了出去,只是宗无泽的罗盘也有些灵性,飞出去便轻轻落在地上去了。

    一看宗无泽的罗盘我就知道,人家其实也很厉害,只是不愿与我的罗盘一般见识而已。

    而我十分不好意思,忙着起身去把自己的罗盘收了起来,而后把宗无泽的罗盘捡起来。

    起身我忙着和宗无泽的罗盘说:“我的小银初来乍到,初到贵宝地,年纪小不懂事,你可千万别和它一般见识,回头我肯定会说它,不要见怪,来日方长,来日方长。”

    听我说叶绾贞扑哧一声便笑了,而我忙着把宗无泽的罗盘给了宗无泽,就是宗无泽都笑了。

    而后宗无泽问我:“你是怎么知道我这个比你那个年长的?”

    “我哪里知道,我只是觉得你的比我的有涵养,要不是个公的看上我的小银了,就是年长对小银疼爱有加,照顾小银的。”

    给我一说宗无泽笑的开怀起来,就是叶绾贞都说我,成天的不务正道,满脑子胡思乱想。

    我倒也没有反驳,只是说:“那都吃饭吧。”

    其实我心里想,我的小银长得这么好看,肯定是个女娃,宗无泽的那个罗盘肯定比不了我的,他那个着实不是很好看,但看他那个罗盘考究的样子,说不准是个家传的。

    吃过饭宗无泽给了我一本书,书上只有两个字:‘罗经。’

    宗无泽说只要把这本书看透读懂,罗盘在我的手里便可以运用自如了,但有一样,我手里的罗盘比较烈,要放在符箓水里面浸泡几天才行。

    于是我便一边在宗无泽的身边看罗经,一边看着水里不时翻一个身的小银。

    看小银翻身我便笑了笑,和宗无泽还说起罗盘的事情,还问他他那个是不是个公的,听我说公的小银便在铜盆重翻水花,似乎很不高兴。

    不过宗无泽到底也没说出他的那个罗盘是个什么,而后我也不再问。

    倒了晚上我便躺下休息,而这个晚上我没有再听见撞门的声音,也没有梦见小银把我困在一个漆黑的地方。

    一觉睡醒翻身刚要起来,身边有个凉凉的东西,伸手摸了摸,竟然是小银跑到床上来了,摸了摸这个小银真是不听话的很,我把它放在符箓水里,它竟然自己跑出来了。

    收起小银也起来了,宗无泽那边也开始穿衣服。

    看他没什么事情了,我便想能不能为他弄一双眼睛的事情,于是便跟他要了两本百草集,起初宗无泽还不给我,但后来他还是给了我。

    而他与我说,他的眼睛好不了了,叫我也别白费时间了,有时间好好研究一下怎么用罗盘。

    我说我知道了,便去一边研究百草集去了。

    百草集是两本医学书,分上下册,里面记载的是一些奇花异草,吃了之后能够如何如何。

    只是一天我就看完了两本百草集,而这两本书里面确实没有什么灵丹妙药吃了是能长出眼睛的。

    看完我便有些失望起来,而后一边看罗经一边研究手里的小银。

    小银比较淘气,自从收了它,它每次都不是很老实,我转身它都能跑出去转悠一会,对她我也是十分的无奈。

    不过比起宗无泽那个,小银也算是活泼许多,陪在我身边也不算枯燥。

    周日下午我陪着宗无泽出去走了走,宗无泽站在院子里面好像听着什么,而后和我说外面有人来了。

    我朝着门口看去,还真看到了一个人,只不过这个人我十分不愿意看到,便也没有出去的打算,陪着宗无泽回了房子里面。

    进去之后宗无泽坐下便不再说话,而我则是继续研究小银。

    晚饭过后我便要出去,叶绾贞问我去做什么,我说去试试小银的功力。

    叶绾贞便说我是瞎胡闹,而我俨然没有听她的打算,宗无泽也没说过什么,我便去了外面。

    离开阴阳事务所我找了个地方,把小银拿了出来,在手里开始测量四方,按照小银的指针显示,这附近有什么阴物在涌动。

    顺着指针的方向,沿着古玩街一路找下去,结果在古玩街的尽头果然找到了一些鬼魂在那里围绕在一起。

    收起了小银我便奇怪起来,这些鬼魂是什么时候来了,怎么会在古玩街上,看它们就知道不会是这里的鬼魂,怎么会来了这里。

    正看着一个小孩忽然在鬼魂里面啊啊的大哭起来,我便愣了一下,怎么还有个孩子,还是活人的孩子?

    走了几步我没马上过去,但是也不敢掉以轻心,想跟着看看是怎么一回事,结果竟看见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哇哇的哭着,好像脸上被什么东西掐过,有些肿胀。

    小男孩从鬼魂里面走出来,那些鬼魂一个个都跟在小男孩的身后,好像在随时等着害小男孩。

    此时古玩街上虽然没有人,但我也担心惊扰了左邻右舍,便不动声色的跟着那些鬼魂以及小男孩朝着一个方向走,等到走到一个无人的地方,我才叫住那些鬼魂。

    “你们是什么地方来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说话的时候我已经走了过去,鬼魂们黑漆漆的,纷纷木纳的转身看向我,看到我之后便朝后退了退。

    许是我这段时间一直在修炼,加上没有依靠,只能靠自己,自身的气场已经不知不觉的变强了一些,以至于那些鬼魂看见我便纷纷退后了许多。

    小男孩哭的像是个泪人一样,而我十分的不理解,他为什么哭成这样?

    “小弟弟,你怎么了?爸爸妈妈呢?”听我问小男孩哇哇大哭起来,结果他一哭反倒哭的我心乱如麻。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失去了父母的保护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想到这些,我的紫儿许是要比他好上一些,起码我不用担心紫儿给人和鬼欺负。

    紫儿没有我还有欧阳漓,欧阳漓会保护紫儿吧。

    “它们,它们好可怕。”小男孩回头看着那些鬼魂,哭的更厉害了,结果听他一哭我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孩子和我一样,看得见一些脏东西。

    “你们是何方的鬼魂,怎么会跑到这里,速速告诉我,免收皮肉之苦,不然别怪我打散你们,你们既然入了鬼道,不修善其身,早日投胎转世,却在这里为非作歹,欺负一个年幼孩子,扰乱阴阳调和,打散你们也不多。”

    听我说小男孩忙着跑了过来,躲到了我的身后,抱住我的腿。

    对面的一群鬼魂抱成一团,许是被我吓到了,都不敢说些什么了。

    “你们是那里来的,速速告诉我,我还能放你们一马,还有这个孩子,你们是从那里见到的?”

    问清楚了才能送回去,这也是宗无泽告诉我的,所以我便要问问清楚。

    鬼魂们相互看看,而后其中的一只走到前面看我:“这孩子是个活死人,早已经死了,但他的魂魄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眷恋着身体不肯离开,我们是看他好玩才跟着它一路出来,并没有加害之意。”

    “活死人?”鬼遇见的多了,活的死人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果宇文休不算一个的话。

    转身我看了一眼抱住我大腿的孩子,此时我才发现,它身上穿了一身黑色的小唐装,天黑要是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这也都怪我不够细心,没有看出来,小男孩的下面穿着一条像是裙子的东西。

    “你们从那里来?”我又问,这群鬼混便说:“在前面的周家墓地。”

    周家墓地?

    我没听说过这么一个地方,但既然被我遇上了,就要去看看,叶绾贞说能遇上的都是有机缘的人,而机缘是不能躲的。

    回头看了一眼小男孩,把手给了它:“姐姐在它们不敢再欺负你了,姐姐带你回去好不好?”

    小男孩已经不哭了,但他却摇着头。

    “小义不回去,小义要回家找爸爸妈妈。”原来他叫小义,可怜的孩子。

    “这样,姐姐答应你可以回去看一眼爸爸妈妈,但是要去它们说的那个地方查清楚是怎么回事,这样姐姐才能帮你,你说好不好?”

    听我说小义想了很久,这才答应下来,抬起手握住了我的手。

    而我此时才发下,小义的手冰凉无比,显然那群鬼说的没错,小义是个活死人,其实它早就已经死了。

    “你们给我带路,只要你们说的是真话,而我去了之后也确实是这样,我便会放你们一条生路,带我去吧。”

    我说着牵着小义的手朝着那群鬼走去,似乎是因为我的气场很足,鬼也就不敢惹我,于是便朝着前面走去。  [ban^fusheng]. 首发

    夜晚虽然有些黑,但我并没有很害怕,反而是处处照顾小义,小义也总算是不哭了。

    一群鬼带着我总算是到了那个所谓的周家墓地,而那里远远的我就知道有些不对劲。

    墓地上方冒着蓝色的烟气,而那些烟气我也曾见过,叶绾贞也曾说过,墓地上面都是这样,但是烟的颜色有些不对,虽然我不知道应该是什么颜色,但总归不是这种颜色。

    到了那里鬼便和我说,最近里面总是有死了的小孩子,突然的活过来,但是活过来的又死了,只有小义活的时间长,两天了还没有死,它们是想知道为什么,就跟着出来了。

    最近总有?

    这么奇怪?

    “我知道了,一会我就进去处理,但是你们。”我打量着眼前的十几只鬼,它们都是刚刚到黑色的阶段,所以还不足以害人,但要是倒了纯黑的颜色,就要害人了,所以我不能留下它们。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不能说的秘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不能说的秘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