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邪肆乖张的男人

    骆叶看向霍北城,她不好和总统的特助说不,他总是可以的,毕竟对方的身份是总统,她怎么可以和他坐一辆车!

    “去吧!”撂下这话,霍北城已经迈着稳健的步子走向他的车子。

    骆叶的心微微刺痛着,她以为他会为她说句话,对方是总统,她不虚伪也要奉承着,他明知道她不喜欢虚伪的迎合任何人!

    看着霍北城上了他的车,骆叶才跟着莫彬上了总统的车。

    骆叶不知道这是第一次有女人坐这辆车,与总统同坐一车!

    黑色的车子是改装的防弹车,内部低调奢华,空间很大,但是,却是单排座椅而非豪华的双排对坐椅。

    骆叶坐在那里感觉有些不自在,其实座位挺宽的,但是,总统坐的位置差不多是中间的位置,她又不好说让他往那边挪动一下,所以只能贴边坐。

    她想自己一定是头脑发热了,怎么就来到了这里。

    顾庭勋一直在翻看文件,那修长的手指十分的漂亮,停顿在文件上轻敲着,眼眸微眯看的认真。

    这时车子猛然的一个转弯,让骆叶的身子惯性的被甩到了顾庭勋的身上,而她则出于本能的抓住了他的西裤……

    而男人则是稳稳的坐在那里皱眉看她,骆叶酡红着一张小脸,“抱歉,总统先生……”

    “坐好!”嘴角挂着和煦的笑,矜贵优雅!

    骆叶立马坐正了身子,一脸的囧……

    好在总统亲民,要不一定会认为她是有意勾引!

    在骆叶脸上的羞红还未褪去的时候,车子再次的一个急转弯,而且这次的幅度更大,骆叶已经趴在了顾庭勋的腿上,而她的脸正埋在他的……

    骆叶在心里咒骂一句,“这司机是怎么开车的?”

    慌乱的要起身,背上却被男人的手臂给摁住动弹不得!

    “别动,可能有偷袭!”男人的话语低沉有力!

    骆叶听了顾庭勋的话,并没有惊慌,而是真的不动,不是害怕而是不想给他添麻烦。

    究竟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偷袭总统的车队?

    霍北城的车跟在后面,他会担心自己的安危吗?

    顾庭勋低眸看向安静的趴在自己腿上的女人,眸子变得越发的晦暗不明,七七以前也喜欢躺在自己的腿上。

    女人那灼热的呼吸扑打在他的双腿间,挥散不出去,汇聚的热浪直击他那处,让他的眸子里涌动着某些一触即发的情绪!

    那处渐渐的发生了变化,就在自己的脸下,骆叶惊的猛然抬起羞红的小脸,眸子里都是骇然,总统竟然……

    女人惊慌羞愤的眸子撞进男人暗沉簇动的眼,仿佛掉进了漩涡之中,挣脱不来……

    车内流动着尴尬的气流,那么的缱绻暧昧,明明两人什么都没做,但好似又做了最出格的事情一般……

    骆叶的身子并没有完全的离开顾庭勋,而是双手依然支在他的腿上,因为,他的手摁在她的背上,她挣扎了两下依然没能撼动他的禁锢……

    “总统阁下……你的手!”骆叶咬着唇,即便心里不舒服,也没有在脸上表现的那么明显。

    “别动,你平时都是这么勾引男人的吗?”

    看着骆叶那羞涩含情的眼眸,那娇媚酡红的小脸。

    还有那放在他腿上的小手,隔着西装裤,他都能感受到嫩滑的炙热……

    骆叶知道顾庭勋是误会她了,她低垂着眉眼不说话,心里却是气恼的,要不是顾及霍家,她必定会呛声回去。

    “这张脸还是那么美!”男人修长干净的手指在骆叶那瓷白的小脸上摩挲着。

    骆叶并没有注意到顾庭勋话里的那个“还”字。

    熟知骆叶的人都知道,她并不如外表上看起来那么的娇柔,性子倔强的很,脾气也不是特别的好!

    对于顾庭勋这轻挑的动作,骆叶无法忍受,即便他是总统。

    骆叶挣扎的别过头去,却怎么也离不开顾庭勋的身。

    “还动?想玩车zhen?”攫住骆叶的下颚逼迫着她看向自己。

    骆叶一脸的不可思议,电视上的总统都是面带微笑,被誉为f国最亲民的总统,可是,现在在面前说出这般放浪话语的男人,还是那个笑容和煦如春风的总统阁下吗?

    对于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还是他所认识的人的妻子,他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刚才车子急转弯他感觉不到吗?

    “总统,请你放手!”下颚处传来痛感,骆叶在克制她的小暴脾气。

    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撼动不得男人的禁锢,她恼怒的瞪着他,她也在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控制着自己甩他一耳光的冲动!

    “至始至终都是你投怀送抱,怎么这会又玩欲擒故纵了?”

    将骆叶的身子猛地拉向自己,顾庭勋低下头,将唇贴在骆叶的唇上,只是贴着,并没有深入……

    骆叶惊愕的瞪大眼睛,双手用力的捶打着顾庭勋的胸膛,她这是被人赤果果的轻薄了吗?而且这个人还是总统……

    骆叶挣脱不开,张口就要去咬顾庭勋,去不曾想刚刚开启的唇,男人灵巧的舌就霸道的闯了进来,带着席卷一切的狂暴,狠狠的吸允着她口中的娇嫩。

    “唔……”骆叶的大脑一片的空白,她虽然结婚了,可是她却从来都没有被男人这样的亲吻过,除了那一晚……

    男人的吻炙热而霸道,而骆叶的青涩更是让他欲罢不能,这个女人的欲擒故纵一向玩的炉火纯青,装青涩也是无人能及的,结了婚的女人竟然可以表现的像是个处一样……

    关于她的一切他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晰……

    骆叶被吻到了缺氧,身子渐渐的瘫软,像是要抓住浮木溺水的人一样,她那白皙的小手抓着顾庭勋的西装,完全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车子缓缓的停下,顾庭勋依然停止了这个不受控制的吻,气息浑浊的抵着骆叶的唇……

    而骆叶颤抖着身子,唇也是微颤的,感觉舌根都麻木了,说不出一句话,什么都做不得。

    “还要继续?你确定要让这车子摇晃起来,让二哥欣赏欣赏?”粗粝的拇指划过那被自己吻得红肿的娇唇,顾庭勋哑着嗓子低语道。

    男人的灼热的气息扑打在骆叶的脸上,那性感的声音仿佛是一种嘲讽,她眼中噙着泪。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霸道沾染:顾先生宠妻入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霸道沾染:顾先生宠妻入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