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大晚上做什么坏事呢

    “礼尚往来,回礼接好了!”小溪跳到了骆叶的身上,直接将她给扑倒,小手在她的脸上掐了又掐,母女的皮肤都是那种嫩嫩能掐出水来的肤质。

    “小坏蛋……”

    就在母女俩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开门去,你的牛奶来了!”

    骆叶大大咧咧的躺在了床上,这个时间应该是佣人上来给小溪送牛奶来了。

    “小宝贝,快上床来哄我睡觉!”

    骆叶成大字形状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天花板对着小溪说道。

    “哄你睡觉?”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疑问,格外沙哑好听。

    骆叶的脑子轰的一下,仿佛是被轰炸机扫射了一般,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看着霍北城站在床边,微微蹙眉看着她,而小溪则是捧着牛奶杯在喝牛奶,来送牛奶的不佣人而是霍北城……

    “二哥……”

    骆叶拢了一下头发放在胸前,因为她穿的是吊带睡裙,她也没有想过霍北城会来,这个卧房平时就她和小溪住的,霍晋南很少回来。

    “我来看看小溪!”

    摸了摸小溪的头,看着她认真的喝着牛奶,十分的可爱。最新最快更新

    “二伯,牛奶要是加点糖会更好喝哦!”

    一小杯的牛奶被小溪一口气就喝完了,仰着头看着霍北城,笑眯眯的说道。

    “小馋猫!”

    霍北城接过小溪手里的杯子,顺手就放在了桌子上,微微的俯下身子将小溪抱了起来。

    松枝绿的衬衫,将霍北城那昂挺的体魄包裹的紧密严实,透着男人精壮的霸气。

    骆叶看着霍北城抱着小溪的样子,那平时暗沉的眸子里都是宠溺之色,这样一个霸气刚毅的男人,只有在小溪面前才会有这样柔情的一面,才会说出那么宠溺的话语……

    有一个秘密在骆叶的心里埋藏了很多年了,每当看到霍北城和小溪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忍不住想要把这个秘密说出来,不管不顾的说出来,可是,每次呼之欲出的话都在口中被现实给吞没……

    小溪看了一眼骆叶,笑眯眯的趴在霍北城的耳边说着什么。

    霍北城的嘴角不由的微微上扬,露出难得的笑,那深沉的眼眸不由的看向坐在床边的骆叶身上。

    骆叶被看的浑身不自在,不由的站了起来,想要知道小溪和他说了什么,会让他那冷峻的脸上露出这样迷人的笑容。

    “啵……”小溪在霍北城的脸上亲了一下,之后笑眯眯的捂着小嘴儿,那小眼神有着阴谋得逞的光芒。

    “小溪下来,不要闹你二伯!”

    在霍家小溪就是个宝贝,大家都疼她宠她,所以,她有时候会有些小任性。

    “没有闹我,我也想抱她!”

    霍北城抱着小溪向落地窗那边的沙发走去,劳累了一天,抱着这小小软软的小家伙,仿佛疲惫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二伯可不许赖皮”

    “嗯,不赖!”

    “那要拉钩钩才作数!”

    “嗯!”

    “……”

    骆叶看着小溪像只小猫一样的窝在霍北城的怀里,暖黄色的灯光下,男人冷沉的俊脸上有着柔和的笑,那笑容让骆叶移不开眼,心口的涩然着,酸胀的让她不由的别过眼去,命运总是这么的爱捉弄人,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措手不及又身不由己……

    沉浸在自己的痛中,直到身前站立的身影,让骆叶回过神来,看着霍北城怀里抱着的小溪已经睡了,才发觉自己慌神了这么久。

    “给我吧!”

    骆叶冲着霍北城伸出手,想要接过小溪。

    “你铺好床,我直接放她躺下!”

    男人暗沉的眸子,在看向骆叶那落寞的神情时,脑中不由的浮现出他进门时,那大大咧咧躺在床上的小女人,没有拘谨、没有束缚,那么的真实的骆叶,他有多久没有看见了。

    “好。”骆叶转身去铺床,碎花裙下露出白皙匀称的双腿。

    霍北城将小溪放在床上,又给她盖好了被子,俯下身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骆叶抱着手臂咬着唇,水漾迷离的眼眸中一片氤氲,心中的酸涩膨胀着、发酵着……

    “在总统的车上发生了什么事?”

    霍北城并没有急着离开,若是说他是来看小溪的,还不如说他是来看骆叶的。

    凭着他的直觉,骆叶和顾庭勋之间一定是有事的发生,否则她不会那么不顾及顾庭勋身份而离开,她不是做事不计后果没分寸的人。

    “没什么事,就是有些被吓到了,和总统先生一起吃饭,压力太大,怕自己有不得体的地方!”

    “二哥也知道,我性子不太会迎合别人!”

    骆叶说的很淡然,她太了解霍北城了,他是个心思很缜密的人,今天的事情瞒不过他。

    “顾庭勋那个人……以后少接触,能避开尽量避开他!”

    霍北城眼眸一眯,顾庭勋的心思向来没人能猜得透,他外表看着很有亲和力,可是熟知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狂佞霸道的人,邪肆的很。

    他今天那么明显的让骆叶坐他的车,不会没有目的,他从来不会做无用的事。

    “嗯,知道了!”

    这就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总是会让骆叶有种抓狂又无力的感觉。

    “和晋南离婚的事情,你是怎么打算的!”

    沉默了几秒钟,霍北城才缓缓的开口,暗沉的眸子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但也只是一瞬间便消失的无迹可寻了。

    骆叶咬着唇,并没有说话,她拖着不离婚的理由,她说不出口。

    “不开心为什么不离婚?”这些年骆叶和晋南的婚姻,他是看在眼里的,他知道她过的很辛苦。

    “呵……二哥,都说宁拆十座坟不毁一桩婚,你这大晚上的在弟妹的房间,不合适吧?”

    男人轻佻带着沙哑的口吻在门口传来,那一双狭长的桃花眼中带着讽刺的笑。

    骆叶没有想到许久不回家的霍晋南竟然会回来,眼中自然而言的闪过讶异的神色。

    迈着慵懒的步子走了进来,霍晋南那微眯的眼眸一直盯在骆叶那件吊带睡裙上。

    他在家的时候,她恨不得把自己裹成粽子,这他不在家,她就穿的这么性感,勾引谁呢?

    其实,骆叶穿的就是一件很普通的碎花吊带裙,根本算不上性感。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霸道沾染:顾先生宠妻入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霸道沾染:顾先生宠妻入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