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顾庭勋来了

    小溪很喜欢吃葡萄,霍晋南总说就是葡萄吃多了,眼睛才会那么的黑亮又大。

    “老婆,我也要吃!”这个时候霍晋南也坐在了骆叶的身边,张开嘴讨葡萄吃。

    一大一小将骆叶夹在了中间。

    “和你闺女抢吃的不害臊!”

    霍江抬眼皱着眉对着霍晋南说道,但是看着他们两口子感情好,眼底倒是有些掩藏不住的欣慰。

    “对了,晚上你们顾伯伯和庭勋过来吃饭,你们晚上谁也别出去了!”霍江突然想到了重要的事情,对着几个人说道。

    骆叶听到,“顾伯伯和庭勋”脑中的立刻浮现出顾庭勋的名字……

    骆叶手里拿着葡萄僵硬在那里,目光不自觉的看向了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霍北城。

    看向骆叶,又看向坐在对面的二哥,霍晋南嘴角露出冷笑。

    “知道了!”霍北城看了一眼骆叶,先声回了霍江。

    “老婆,你当我不存在啊?!”

    霍晋南将身子有些僵硬的骆叶揽进怀里,在她耳边低语道。

    “爸爸妈妈羞羞,又亲亲!”小溪并不知道贴耳说话不是亲亲,她只知道靠近了就是亲亲。

    “晋南,孩子在,你注意点,要腻味回房间去!小溪,去你二伯那坐着!”霍江最宝贝小溪,生怕霍晋南教坏她。

    小溪捂着小|嘴儿笑眯眯的跑到霍北城那儿,霍北城放下手中的平板电脑,将小溪抱在腿上,抽出纸巾给她擦了擦嘴。

    “爸,我晚上有事,和秦骁约好了一起吃饭的!”骆叶挣脱不开霍晋南放在她腰上的手,只能忍着。

    不用问也知道姓顾叫庭勋的人,又和霍家有往来的,一定是顾庭勋,她不想和他碰面,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他。

    那个男人太危险,单单只是想到他的名字,她的唇上依然还有酥麻的感觉,即便是过去了这么多天。

    “推了,你顾伯伯一直都说要见见你,你和晋南结婚这么多年了,小溪都这么大了,很多有交情的人都没见过你,哪里像话!”

    当年,霍晋南和骆叶结婚的时候很低调,熟悉的人都知道霍晋南结婚了,却不知道娶的是谁。

    “爸说的对,我们结婚这么多年,很多人还不知道我霍晋南的老婆是谁,要不补办一场婚礼怎么样老头子?”

    霍晋南看向霍江,嘻笑着说道,让人猜不出他这句话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

    “我和你|妈也有这个意思,你们要是愿意最好了!”

    这事儿老太婆说过几次,但是,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儿子闹腾的厉害,好在骆叶脾气好,也没有和他闹,这日子也就这么的过着,他们总觉得委屈了骆叶。最新最快更新

    “二哥,你觉得呢?”霍晋南削薄性|感的唇角一勾,话锋一转问着霍北城。

    骆叶本就因为找个理由躲晚上的饭局而没成心烦着,谁知道霍晋南又挑事。

    “霍晋南,你别挑事儿!”压低了声音对着霍晋南说道。

    霍晋南没有搭理骆叶,只是放在她腰间的手力道又重了几分。

    “你们的事情自己做决定,小溪,二伯带你出去走走!”

    抱着小溪起身,霍晋南复杂暗沉的眸子看了一眼咬唇的骆叶,抱着小溪走了出去。

    “爸,你说二哥这性子这么闷,能娶到媳妇吗?您老也不急!”

    “我怎么不急,是他不急,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不让我省心!”

    一说到老二的婚事,老爷子顿时就没有了自己研究棋谱的兴致了,扔下棋谱,起身回房间。

    “你说咱爸要是知道二哥的婚事这么让他头疼,当初就该让你嫁给二哥,你说老头子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嗯?”

    贴在骆叶的耳边,霍晋南邪肆的说道,当初的事情,有谁是愿意的,又有谁是期待的,现在想来都是荒唐可笑的。

    “霍晋南有劲吗?你要是想知道你去问爸啊?问我作什么?”

    说起当年的事情,骆叶的眼中尽是隐忍之色,说出的话都是压抑的痛苦。

    挣脱开霍晋南的禁锢,她转身上了楼,若是可以回到过去,她一定不会点头,一定不会……

    初秋的夜晚天色黑的比较早,晚风也是有些凉的刺骨。

    骆叶平时也会下厨,今天她借故有客人到,就到厨房帮忙了,其实,她是不知道一会顾庭勋来了,要如何去面对。

    她是知道顾家和霍家是世交的,霍江和顾家的老爷子顾仲是过命的交情。

    所以,她对于霍北城会竞选有些意外的,毕竟他和顾庭勋的交情也不浅,加上霍晋南他们都是从小在大院一起长大的。

    骆叶听到佣人说客人到了上茶水,她看了一下茶杯的数量,才知道只有顾家老爷子自己来了,顾庭勋并没来,听到这个消息,心里说不出的顺畅。

    从佣人手里接过茶盘,骆叶亲自端进了客厅。

    “骆叶,来来来,见见你顾伯伯!”

    老爷子看着骆叶进到客厅,笑着对她招手。

    在霍家第一受|宠|的是小溪,第二的就是骆叶了,霍江和蒋云芝都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的疼爱,当年骆叶家出事,蒋云芝将骆叶寻到接回来后,就倍加的疼爱她。

    “顾伯伯好,我是骆叶,您喝茶!”

    骆叶将一杯茶恭敬的送到了顾仲的面前,笑着打招呼。

    “好好好,我说晋南,你小子好福气啊!骆叶这孩子长得多漂亮,又乖巧!”

    顾仲笑着接过骆叶敬上的茶,军人出身的他,说话很洪亮,为人很威严,说一不二的性子,脾气自然不是很好,但是,遇到对眼的,自是喜欢的,看着骆叶就喜欢,没由来的喜欢。

    “顾伯伯,这话说的是!”

    霍晋南抱着小溪坐在沙发上,在长辈面前,倒是收敛了些乖张,少了几分邪性。

    “庭勋怎么没来?不是说一起来吃饭?”

    霍江也喝了一口茶。

    “来了,还没下车,一直在打电话,我这没工夫等他,就先进来了!”

    顾仲冲着小溪拍拍手,做出要抱她的姿势。

    骆叶低头懊恼的在心里哀叹着,她以为顾庭勋不来了,怎么知道他是没下车。

    “小溪不要顾爷爷抱!”

    小溪小脸一撇故作不高兴的撅着嘴。

    “小溪,不要没礼貌!”

    骆叶对着小溪说道,这孩子被霍江和蒋云芝惯得厉害,有时候很任性。

    “无妨,小溪为什么不要顾爷爷抱啊?”顾仲挥挥手,示意骆叶不要说小溪。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霸道沾染:顾先生宠妻入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霸道沾染:顾先生宠妻入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