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想我吗?”顾庭勋侧着头,袖长的手指轻轻的将骆叶散落在耳边的发丝别于耳后。

    魅惑的嗓音在这不算大的卫生间内,显得那么的充满诱|惑。

    骆叶瞪着顾庭勋,对于他这样轻佻的语气问出这样的问题,十分的恼火。

    骆叶想要咬顾庭勋的手,却咬不到,鼻息可以嗅到他手上淡淡的烟草味……

    “我可是很想你,想吻你,想抱你,想……上你!”顾庭勋嘴角露出邪肆的笑,慢慢的松开自己的手,动作优雅的不像话,说出的话却邪佞的很。

    骆叶清澈的眼眸中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眼神,如果说那一天在车上,顾庭勋是一时兴起,毕竟车子不稳,那么,现在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国总统竟然会对有夫之妇说出这样的话,他是想干什么?简直不要脸到家了!

    “顾庭勋,你这么无耻,是怎么当上总统的?”骆叶压低了声音,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你没投票?嗯?”看着骆叶那嫣红的唇,泛着诱|人的味道。

    骆叶真是后悔,当初不该投他一票,怎么就让这样无耻的人当上了总统。

    “放开我,这里是霍家,顾庭勋你要发疯回你家去,别拉上我!”

    这里是靠近偏厅的卫生间,随时都会有人来,骆叶不想再和顾庭勋纠|缠下去。最新最快更新

    “怎么你怕被晋南看见?还是你怕被二哥看见?”

    攫住骆叶的下颚,顾庭勋逼迫她看向自己。

    “你不怕吗?一国总统勾|引有夫之妇,传出去,你总统位置也不要坐了!”

    挣脱不开顾庭勋的禁锢,骆叶恼火的瞪着他,这个男人是双重人格吗?

    怎么可以在民众面前那么的亲民又和煦,在她面前简直邪佞的如同是来自于地狱的撒旦,似乎要把她毁了才甘心。

    骆叶发誓自己不会得罪他,那他这么对待自己又是为何?

    “勾|引?若说勾|引谁敢和你骆叶比!”

    顾庭勋的嘴角一勾,微微侧头,大掌扣住她的后脑,薄唇就贴向了骆叶的唇,一切都来得那么快,完全让骆叶没有反抗的余地。

    带灵巧的舌闯入她的口中肆意妄为的时候,骆叶挣扎着,却是无用的,她的身子紧紧的夹在墙壁和男人健硕的胸膛之间,一点的缝隙都没有,热切的手似乎要将她身的每一次都鞣碎一般……

    对于顾庭勋这过分放浪的行为,骆叶又气又恼又惊,他今天的动作,比那天在车里还要过分,力道还要打,揉捏疼了她……

    顾庭勋的呼吸越发的暗沉浑浊……

    “爸爸,你说妈妈今天烤的什么蛋糕?”

    就在顾庭勋要扯下骆叶的裙子时,卫生间门外,传来了小溪软弱的声音。最新最快更新

    被顾庭勋吻的几乎要窒息的骆叶,如同被人遏制了喉咙,她紧张的不敢去呼吸。

    水漾的眼眸里尽是一片水雾,她挣脱不开顾庭勋,他的力道又重又狠,她只能被他欺负着,这种感觉无力极了……

    “肯定是你喜欢吃的舒芙蕾!”又传来了霍晋南的声音。

    “我想也是,我们去偷偷的看看好不好?爸爸!”

    小溪的声音带着偷笑,可以想象她现在的表情有多可爱。

    骆叶不想这样的自己被小溪看到,顾庭勋的吻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求……你……”在骆叶的喉咙里划出破碎的声音。

    顾庭勋微微松开了骆叶的唇,却没有完全的离开,额头抵着骆叶的额头。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修长的手指在骆叶的红肿的唇上划过。

    男人独有的味道在她的鼻息周围扑打着。

    “顾庭勋,我求你……放开我!”

    骆叶不是服软的性子,可是,这个时候,她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办法,顾庭勋在她眼里就是一个无赖。

    他都听见了她丈夫和女儿就在走廊,他却丝毫没有反应的,依然在吻她,在……

    她从来都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这么的张狂,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一国总统。

    “妈妈不在厨房,是去哪里了?”这时门外又传来了小溪的声音。

    “怎么哭了?我吻你让你委屈了?嗯?”

    顾庭勋的手指在骆叶的眼角处轻轻的一划,指尖上就沾上了晶莹的泪。

    “顾庭勋,你到底要怎样?我丈夫就在门外,我要是喊,你今天走不出霍家的门,你信吗?晋南耍起浑来谁都拦不住。”

    求他无用,骆叶也是急了,她很担心霍晋南会敲卫生间的门,厨房没有她,偏厅找不到,那就只有卫生间了。

    “那就试试!”顾庭勋话音刚落,他就打开了卫生间的锁。

    锁打开的声音不大,可是,听在骆叶的耳朵里却是无比的刺耳!

    “不要!”白皙的小手扣在男人苍劲的大手上,压抑的语气带着妥协的味道!

    迷离的眼眸中带着愤懑和不甘心,凭什么她要遭受这样待遇,又处在这般的境遇!

    “我和你说过我脾气不好,顺着我乖乖听话,对你有好处!”

    顾庭勋退后一步,整理了一下衬衫,将精致的袖扣解开,将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处,动作随性又慵懒!

    骆叶也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深吸一口气,压|在门把上的手都在颤|抖着。

    “明天中午陪我吃饭,会有人去接你!”

    在骆叶转动门把手的时候,顾庭勋淡淡的开口,却是命令的语气。

    骆叶震惊的回过头去看泰诺自然的顾庭勋。

    嘴张了张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因为太气愤太窝火了,他到底要干什么?

    “不出去?还想继续?”

    顾庭勋侧目看向骆叶,嘴角微勾邪佞的说道!

    骆叶擦了一下泪,吸了吸鼻子,豪不犹豫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疯子,怎么可以有这么张狂的男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妈妈,原来你在这里!”骆叶刚关上卫生间的门,就传来了小溪的声音!

    “啊……你在找妈妈?”

    骆叶的声音有些颤|抖,刚刚经历的事情,让她的心还没有得到平复!

    “你哭了?”霍晋南一手抱着小溪,一手抬起骆叶的下颚,入眼的是她微红的双眼还有……红肿的唇!

    “切洋葱辣到了眼睛!”

    骆叶躲避着霍晋南的碰触,她讨厌说谎,却又不得不说!

    “那嘴是怎么回事?”那红肿的唇该死的诱|人,以至于霍晋南问出的话都带着难耐的沙哑。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霸道沾染:顾先生宠妻入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霸道沾染:顾先生宠妻入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