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你这是在求我?

    她会主动送上门被他欺负吗?她当然是有多远躲多远,以后一定会避开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顾庭勋那人就是疯子,她是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骆叶将手机直接关机,继续睡觉。

    直到她被人从被窝里扯出来,她都不相信,出现在她眼前的男人竟然是……

    即便是前一秒还是睡意惺忪,这一刻,骆叶彻底的清醒了,看着熟悉的摆设,她确定这里是自己的卧室,这里是霍家,可是,她的面前却出现了两个男人。

    “抱歉,骆老师,我这也是无奈之举!”

    莫彬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若是有一丁点的选择权利,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而他身边的保镖带着墨镜,则是冷酷的站在那里,就是他将骆叶“扯”起来的,他是顾庭勋的贴身保镖冷尘。

    好在自己穿着的是很保守的睡衣,要是不穿衣服,还不被……

    一想到这里,骆叶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充血了,顾庭勋他这人简直是让人无语到极点了,他身为总统竟然让他的手下入室抢人?

    骆叶很难想象顾庭勋做人的底线到底在哪里,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你们家总统阁下一直这么恣意妄为吗?”

    骆叶因为气恼的说出的话都带着声颤的。

    “偶尔有那么一点点的任性而已!”

    莫彬笑了笑,跟了阁下这么久,他当然知道这个女人对于阁下是什么样的存在。

    真的是无语,这叫一点点的任性吗?他是小孩子吗?

    “骆老师,阁下最不喜欢等人,所以烦请您快一点好吗?”

    看了一下手表,莫彬有些可怜兮兮的说道,阁下要求他半个小时带着骆叶去见他,晚一秒一天假期就没了,他可不想一辈子都不休息!

    “骆老师,我们的车在门外,您收拾好就出来!”

    骆叶是要自己走出去,要不大白天人就凭空消失了,这事儿解释不通。

    骆叶也没有说话,看了一眼冷酷的冷尘,她有的选择吗?与其被打包扛走,她宁可配合些。

    她都在想他们是怎么进来的,这里是霍家?不是小家小户的任你出入。

    骆叶本就不舒服,人也没精神,简单换了身衣服,蒋云芝在休息和下人说了声就出去了。

    随着莫彬到了九十号公馆,这种被迫承受的感觉真的很让人窝火。

    九十号公馆是江城最贵的私人别墅区,每一家的距离都相隔很远,隐秘性做的极其好。

    骆叶知道这里,霍北城在这里也有别墅,他却很少过来住。

    “骆老师,您请进吧!”莫彬看了一下时间,还差三分钟到总统规定的半小时,缓缓的舒了口气!

    “你们不进去?”骆叶不想和顾庭勋单独相处,之前的两次经历,让她深知这个男人有多危险和多混蛋。

    “友情提示,骆老师,因为您爽约,所以阁下的心情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爽!您最好顺着他一点点!”

    莫彬摇摇头,最后好心的对着骆叶建议道。

    骆叶看着眼前的白色实木对开大门,奢华气派的让人喘不过气,而顾庭勋就在这里面……

    看着莫彬和冷尘,骆叶毫无选择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她一定要和顾庭勋把话说清楚,这种被强迫又不知为何的感觉真的很令人抓狂。

    骆叶走进客厅,别墅的整体风格极其简约,几乎都是白色的,而且没有过多物品的摆设。

    四面都是高大的落地窗,所以视觉上给人的感觉更加的空旷。

    “啊……”就在骆叶环顾装修风格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

    看着眼前体型硕大的阿拉斯加犬,骆叶愣是没敢动。

    她是比较喜欢狗,可是这么大这么纯正的阿拉斯加犬她还是第一次见,尤其是这狗还在围着她转……

    “哥们儿,我不是贼,我来找人的!”

    骆叶双手做投降状可怜兮兮的说道,她可不确定这狗是不是和顾庭勋一样,喜欢乱咬人。

    看得出来这是一只养尊处优的好命狗,应该是顾庭勋的,那句话是什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狗说不定就是和顾庭勋一样难搞的性子。

    “雪糕,你确定你还是条狗?不会咬人我留你做什么?”

    就在骆叶和眼前这只叫雪糕的阿拉斯加犬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传来了顾庭勋冷冷的声音。

    骆叶抬头看去,就见顾庭勋嘴角挂着坏坏的笑痕,眼神却是冷冷的看着她,那幽深明黑的眼眸毫不避讳的传达着“你死定了!”的讯息。

    听了主人的话,雪糕立马凶狠的露出狗牙,冲着骆叶咆哮了一声,骆叶被吓的立马贴上了墙壁,“雪糕雪糕……别咬我,有话好好说,咱不动口行吗?”

    这么一只凶狠硕大的狗怎么会叫雪糕?未免也太可爱了吧?

    骆叶的脸是贴着墙壁的,正好对上顾庭勋那冷冷眸子,看他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她又气又委屈。

    究竟是怎么惹到他了,他要这么的对待自己,简直是窝火死了,放狗咬人也真是够幼稚的了。

    她的胆子是不小,但是,这么一只体型硕大的狗就这么的呲牙咧嘴的冲着你咆哮,不腿软才怪。

    雪糕心想这么漂亮的女人,它是真的不想吓唬她啊!主人真是讨厌,干嘛要它做这样的事情。

    雪糕感受到主人那不满意的眸光,不得已的向骆叶走去,尽量的将自己的牙齿全部都露出来,尽量的咆哮的凶狠些……

    “顾庭勋,你叫它走开,咱们有话好好说行吗?”

    气恼又委屈的对着顾庭勋喊道,她明知道他是在故意吓唬她,可是,她也做不到不害怕。

    骆叶这会是真的害怕了,被这么大的狗给咬一口,肯定会掉一大块肉的。

    “试问这f国有谁敢这么连名带姓的叫我?嗯?”

    顾庭勋迈着优雅的步子,一步步的向着骆叶走来,嘴角上扬噙着坏坏的笑痕,然而说出的话却是阴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雪糕,别过来……总统阁下,烦请您叫您的狗……离我远点行吗?”

    雪糕就在骆叶的大|腿那里嗅来嗅去,似乎在寻找从哪里下口开咬合适。

    这种感觉就如同上了断头台,伸着脑袋让人家砍,你看着大砍刀就在你头上,却迟迟不落下,你的心都提在了嗓子眼上……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霸道沾染:顾先生宠妻入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霸道沾染:顾先生宠妻入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