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别再惹我生气

    中午不陪他吃饭,还对他言语上不恭敬,怎么都不会放过她。

    今天因为骆叶,顾庭勋的心情超级不爽,还想求放过,做梦呢!

    “你到底要怎么样?要不我给你跪下得了?这态度够了吧?你收不收?”

    骆叶作势就要跪下,那眼神简直是生无可恋了。

    “和我耍赖犯浑?做饭去,我饿了!”

    要不是听着她说话像是感冒了,他一定惩罚她把这整栋别墅都给擦一遍。

    本是想要狠狠的吻吻她的,可是一想到她感冒了,还是忍住了,他可不想被传染。

    恐怕是谁都不会相信,总统大人最不喜欢吃药了,缝针可以不打麻药,都不会喊一声,可是,要他吃药,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不做!”骆叶想都没想就回道,她现在浑身无力就想睡觉,哪有力气做饭。

    “骆叶,你别再惹我生气,再让我说第三遍,我就直接把你吃了填饱肚子!”

    这都快两点了,拜她所赐,他还没吃午饭,她还敢给他说不做。

    骆叶咬咬牙,忍了,不就是做饭,好过被他给吃了,她现在就是刀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

    “我就会煮面!”

    煮面简单又方便,菜饭汤一锅就齐了。最新最快更新

    “糖醋小排,黑角牛柳,红烧带鱼……”

    顾庭勋扔下话转身坐回到沙发上,随手拿起平板看文件。

    骆叶听着顾庭勋要她做的这些菜,气的想要咬他,不知道厨房有没有泻药,拉死你算了。

    骆叶把顾庭勋点的菜都做了,看着一桌子的菜,咬牙切齿在心里暗自说道,“让你矫情,今天不把菜吃完,我和你没完!”

    骆叶每样菜做的都很少,味道肯定是没有平时好的,毕竟是心不甘情不愿做的,而且伤风昏昏沉沉的,哪里有心思好好做,只想做完了赶紧离开。

    顾庭勋坐在那里拿着筷子皱着眉头,糖醋小排的颜色一看就没食欲,夹起来一块放在嘴里,果然,和昨天在霍家吃到的差远了。

    将筷子一扔,顾庭勋眯着眼看着站在那里有些昏昏欲睡的女人,此时骆叶的小脸酡红着。

    顾庭勋放在桌子上的手不由的握成拳,那鹰隼般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复杂,他要的不就是看着她痛苦吗?

    这些年他所承受的痛他要一点点的加注在她的身上,没有人可以这么的耍弄他顾庭勋,即便是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可笑的是她忘记了他们的过去。最新最快更新

    顾庭勋扔筷子的动作不轻,此时体力有些不支的骆叶微微的抬起头,看向了顾庭勋,不由的呵呵笑了,她居然看见了顾庭勋有两个头,真是丑死了……

    “还敢笑?”

    顾庭勋起身走到骆叶的身边,揽着她的腰将她拉向自己,低着头看着她那酡红的小脸,还有些嗤嗤的笑,眸光不由的变得暗淡。

    “顾庭勋,我给你做了菜,你是不是可以让我回家了?然后,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再也不要了……”

    骆叶说出的话都带着滚烫的热气,中午就难受的不行,刚才被顾庭勋折腾的更是雪上加霜,这会身子软的随时都会倒下去。

    “你休想,这辈子你都别想,七七,我说过,再让我看见你,我就折磨你一辈子!”

    捏着骆叶的下颚,顾庭勋眸光中迸发出狠厉的幽光。

    只是身子软下去的骆叶并没有听到顾庭勋的话……

    摸了下骆叶的额头,滚烫,从她到了这里,他就听出了她有鼻音,猜到她该是感冒了,可是,他却故意忽视了,这会,她昏倒在他的怀里,他才知道自己心里那抹挥之不去的烦躁是因为什么。

    将骆叶抱回到他的卧室,又叫莫彬叫来了家庭医生,给她打了退烧针。

    莫彬看了一眼昏睡的骆叶,阁下怎么就把人给折磨的昏倒了,口味未免太重了些。

    顾庭勋站在床边看着睡得有些不安稳的骆叶,眼眸半阖就那么湛湛的看着。

    直到骆叶的手机传来铃声,是小女孩的笑声做成的铃声,他听出来是小溪的声音,十分可爱又悦耳的铃声。

    拿起手机,看到来电上显示的是霍北城三个字,顾庭勋不由的勾起邪魅的笑。

    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划便接通了电话,将电话贴在耳边却未说话。

    “在哪里?佣人说你生病了,怎么不在家休息!”

    电话那边传来霍北城低沉带着一些担忧的声音。

    “二哥,骆叶在我这儿,这会正睡着!”顾庭勋迈着慵懒的步子,想着阳台缓步走去,健硕的身子挺拔昂扩,说出的话中带着|宠|溺。

    电话那边沉默几秒钟,“总统府还是九十号公馆?”

    电话那边的霍北城的声音有着压抑的怒气。

    “九!”

    顾庭勋就说了一个字,就挂了电话,点了一支烟,抿着唇吐出青白色的烟雾,萦绕中那双肃杀迷离的眼让人看不真切。

    骆叶的脑袋很沉,睡得并不是很安稳,总感觉身子像是在坐海盗船一样,不舒服十分的不舒服。

    骆叶缓缓的睁开眼睛,朦胧中看到了陌生的房间,脑子轰的一下,她立马坐起了身子。

    不同于客厅的通体白色,这间卧室都是黑色调的,唯一突兀的就是她身上穿着的白衬衫,一件男式的白衬衫,纯手工的质地绝对是上品中的极品……

    骆叶的心都已经提到嗓子眼里了,她能感受到被子下的自己只穿了小裤裤,而衬衫里她是真空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外面已经是微黑了……

    这时浴室的门打开了,顾庭勋只围着浴巾从里面走出来,头发上还在滴着水,顺着他的脖颈滑落到他健硕紧实的胸膛上,沿着腰线直到浴巾边缘消失不见……

    “醒了?”顾庭勋很自然的说道,丝毫没觉得他和骆叶共处一室,而且她穿着他的衬衫坐在床上,这样暧|昧的氛围有什么不妥的。

    “顾庭勋,你对我做了什么?”骆叶白皙的小手紧紧的抓着薄被的边缘,她丝毫没有印象,她最后的记忆就是她看到了两个头的顾庭勋,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骆叶,你不会把我睡了就想不认账吧?”顾庭勋擦头发的动作一顿,睨眸看向小脸惨败的骆叶。

    “顾庭勋,你够了,我怎么会把你睡了?你胡说。”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霸道沾染:顾先生宠妻入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霸道沾染:顾先生宠妻入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