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坐实婚内爬墙

    感情不是一天两天就有的,那是需要岁月的沉淀,那样的情感才能天长地久。

    下颚处传来痛感,十分的痛,骆叶不是自找虐的人,和顾庭勋见了几次面,她知道他的喜怒都不会表现在脸上,可是,此刻,她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怒火。

    骆叶别过脸去,用沉默来对抗顾庭勋。

    “这样多乖,顺着我对你有好处,我要是发起火来,不是你能承受的!”

    顾庭勋将骆叶抱了起来,双手托着她的屁|股,惊得骆叶本能的圈住他的脖子。

    顾庭勋会有这样的举动完全是骆叶没有想到的。

    “放开我!”

    “又不乖?”

    “顾庭勋,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放我下来……”

    “我说我饿了!”顾庭勋抱着骆叶打开门就走了出来。

    顾庭勋走的很快,腿长步子大,骆叶担心自己掉下去,只能圈着他的脖子。

    “中午不是给你做了吗?”

    处于混乱又气恼中的骆叶,已经忘记了她的屁|股正在顾庭勋的双手中,而她只穿了小裤裤。

    两天袖长匀称又白皙的长腿吗,就那么的盘在顾庭勋的腰上,因为挣脱不开顾庭勋的禁锢,又怕自己会掉下去。

    “你还有脸说?那么难吃,你吃?”

    这会顾庭勋是真的饿了,他本以为中午可以吃到念念不忘的糖醋小排,谁知道她居然做的那么难吃。

    “我就这么水平,总统大人吃不惯,可以不吃!”

    她的厨艺都说好,怎么到他那里就难吃了?虽然颜色不好看,但是味道也不会太差的。

    骆叶是不知道顾庭勋的嘴是极其挑剔的,就是每天下午吃蛋糕,都要把莫彬给折磨疯了。

    “做的难吃你还有理了!”顾庭勋惩罚性的在骆叶的臀上拍了一下。

    顾庭勋冥黑的眼眸微微一眯,看着从沙发上缓缓站起来的男人,嘴角一勾露出邪肆的笑。

    背对着客厅的骆叶根本就没想到客厅会有人,她压根就没往那里去想。

    “顾庭勋,你混蛋!”

    骆叶整张脸都涨红了,就算对待小溪她也不会这样打她的屁|股,可是,她这么大的一个人,竟然被顾庭勋打了屁|股?

    骆叶捧着顾庭勋的脸,想都没想就要咬下去,直接咬死他算了。

    “乖,别闹,二哥来了!”

    在骆叶的刚要咬上他脖子的时候,顾庭勋|宠|溺的说道。

    骆叶整个人僵硬在那里,保持着侧头要咬顾庭勋的动作,霍北城来了……

    霍北城站在客厅里,从他的角度看过去,骆叶双|腿盘在顾庭勋的腰上,男人的双手托着她的臀,而她正在侧头要亲|吻顾庭勋……

    霍北城眯着眼眸,那鹰隼般犀利的眸子里,有着不可置信。

    之前顾庭勋说骆叶出|轨了,他还不信,可是此时亲眼看见,他依然不想去相信。

    这么多年了,和骆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他自认为了解她是什么人,可是,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并不了解她。

    骆叶缓缓的转过头去,就看见霍北城真的站在那里。

    “顾庭勋,你真卑鄙!”骆叶咬着牙对顾庭勋说道,她气恼的牙齿都在打颤。

    “去换件衣服,二哥虽然不是外人,但是我的女人别的男人看不得!”

    顾庭勋将骆叶放了下来,说话的时候还不忘在她的臀上拍了一下。

    知道骆叶不会说什么,他双手插兜迈着慵懒的步子下了楼梯。

    骆叶看着自己的双|腿,笑着,她下面竟然什么都没穿,身子有些踉跄,她几乎是用跑的,回到了顾庭勋的卧房,关上门的一瞬间,她的身子瘫软在地板上……

    “二哥吃饭了吗?”

    此时的顾庭勋,丝毫没有平日里总统的严谨和善,嘴角噙着坏坏的笑,头发还是未干的,凌乱的性|感,衬衫领口大开着,要多邪魅就多邪魅。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霍北城那冥黑的眼眸迸发出如刀子般的凌厉。

    那一天,骆叶坐顾庭勋的车,明明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这才几天……

    “这事儿不该二哥操心吧?”

    坐在沙发上,双|腿随意的搭在矮踏上,顾庭勋冲着雪糕招招手。

    雪糕屁颠屁颠的扭着屁|股就过来了,直接上了沙发,将头枕在顾庭勋的腿上。

    摸着雪糕那柔顺的毛发,顾庭勋露出满意的神情。

    “是因为我竞选吗?所以你拿骆叶开刀?”

    霍北城沉默着,他真的想不通,骆叶为什么会和顾庭勋在一起,她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人。

    “二哥,说的哪里话,我一向公私分明,再说你和骆叶什么关系?我要拿她来开刀?”

    还真都是不打自招,顾庭勋有点同情霍晋南了,也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和他二哥乱来。

    七七,你倒是胆子不小,不但忘了我,忘了我们的过去,还这么有本事的将霍家的两兄弟给迷得团团转,当初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这时骆叶换了一条水蓝色的长裙走了下来,她本想在衣橱里找见顾庭勋的衣服穿,却没想到看到了女装,而且都是没撕标签的,恰巧尺寸正合她身。

    骆叶面无表情的看着顾庭勋,她现在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洗不清又如何,她没有必要向霍北城解释。

    他是霍家的人,今天这事儿,她和他之间就再无可能了,其实,本来也就是把他放在心里,现在,她连把他放在心里的资格都没有了。

    霍晋南一直想要离婚,她就是为了能留在霍家,给小溪一个完整的家,现在怕是不离也得离了,霍北城应该会告诉霍晋南这事儿吧!

    顾庭勋把她所有的一切都毁了,就这么轻易的毁了,她在失去父母后,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家即便是她和霍晋南没有感情,做着有名无实的夫妻,可是,公公婆婆是真的对她好,可是这一切都毁了……

    “去做饭吧!二哥好像也没吃,多做点!”

    以前顾庭勋最喜欢骆叶穿蓝色,宝蓝色也好,水蓝色也好,穿在她身上就是漂亮,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便是她变了很多,但是,穿蓝色好看这点倒是没变。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霸道沾染:顾先生宠妻入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霸道沾染:顾先生宠妻入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