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王子的黑姑娘】0105陆伯瑞,我要疼死了!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银小炉 书名:且以深情共白首
    回到房间,殷怀顺忽又觉得心神不宁起来。

    她在屋子里呆了没多久,就有人过来敲门,在外面叫道:“顺子姐,光哥让你过去吃饭。”

    殷怀顺应了一声,深呼吸一口气,拉开门走了出去。

    吃饭的餐厅是临时腾出来的房间,因为春通那边风声紧,这次跟着来押货的人只有不到二十个人。

    屋子里摆了三张桌子,人虽然不太多,但十几人挤在一间小屋子里,显得拥挤异常。

    特别是在殷怀顺进来后,十几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的都看了过来。

    如果是脸皮薄的小姑娘,恐怕这一眼,就要被吓的腿软了。

    何光跟两三个得力的手下坐在最里面的桌子上,他扬手朝殷怀顺叫道:“顺子,过来这边做。”

    殷怀顺一派自然淡定的模样挥手回应了一下,径直走过去。

    何光主动站起身给她拉开椅子,吩咐旁边的手下:“再去拿只杯子,我跟顺子喝两杯。”

    “不用了,我不喝酒。”

    “不喝酒?怎么突然就不喝酒了?我记得你之前听能喝的,上次我还听军子说,你的酒量可都快赶上千杯不醉了。来来来,喝一点喝一点,这在船上也没什么事情,去,拿只杯子过来。”

    殷怀顺没来得及拒绝,小弟已经站起身去拿杯子。

    不过殷怀顺铁了心不会喝何光递过来的酒,任凭何光怎么劝说都不为所动。

    何光叹了口气笑道:“顺子,你这可就太不给光哥面子了,这一大屋子人看着呢,连这个面子都不给光哥。”

    这样劝酒的套路,在夜总会十分的盛行。

    尤其是在坑骗涉世未深的小女孩的时候,十分容易得手。

    至于得手之后会对小女孩做什么事情,就都是共同默认的事情了。

    殷怀顺冷下脸,皮笑肉不笑看着何光说道:“我什么时候给过你面子?”

    何光被她噎的一顿,尴尬的哈哈笑道:“顺子你这脾气,还是这么喜欢开玩笑。”

    殷怀顺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自己不是在跟他开玩笑。

    她端起酒杯转身撒在了地上,放下酒杯道:“这杯酒你敬我,我确实不能喝酒,就让高明叔代替我喝了。”

    说完,她站起身,一脸冷淡:“我不太饿,你们慢吃。”

    刚刚还满是说话声房间,瞬间因为她这一个动作安静了下来。

    身为青焱帮里的人,哪怕有人不知道她是殷震的女儿的,但没有人不认识高明的。

    高明的死,不单单是在警方那里掀起了轩然大波,在青焱帮也掀起了很大的风浪。

    当初追随高明的那批小弟,一大部分人,因为高明的死选择了退帮,只有一小部分人又被打散分给各个领头人。

    军子等人,在高明的葬礼结束后,殷怀顺就没有再见过他们了。

    听刚才何光的话音,看来他们那些人大部分人都跟了何光。

    回房间的路上,殷怀顺想到曾经是她爸爸和叔叔死忠的手下,如今都成了何光这等曾经根本上不了台面的人的小弟,心里难受不已。

    她回到房间没多久,一个小弟就端着饭菜过来敲门。

    殷怀顺开了门,看到站在门口的小弟,立刻认出来他曾经是跟军子一起去接过自己的人。

    小弟也早就认出来她,笑着叫了声顺子姐。

    “光哥说让我给你送点吃的,刚才在饭桌上是他做的不周到,让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殷怀顺接过饭菜放在桌子上,主动聊起天,问道:“你之前不是跟着军子吗?怎么又跟着光哥了?”

    那小弟没想到她竟然还记得自己,说道:“军哥被抓了顺子姐不知道吗?”

    “军子被抓了?”

    “是啊,有一段时间了,军哥被抓后,大毛他们都洗手不干了,就剩下我们几个人都被分到了光哥这里。”

    闻言,殷怀顺眼眶微微泛红,难受的说:“高明叔葬礼的时候,军子还好好的,没想到高明叔前脚死,后脚兄弟们就都散了。”

    狭长的凤眼里隐隐氤氲出泪光,殷怀顺一脸真情流露,小弟也想起曾经跟那帮兄弟在一起的日子,喉咙里也是一阵哽咽。

    他劝解道:“顺子姐你不要太难受,军哥没有犯什么大事,最多关个两三年就出来了,杀害老大的凶手,早晚都会被抓到的。我们虽然散了,但心里的情义绝不会散。”

    加入黑帮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股侠骨肝胆的中二心理,对兄弟的义气,有时候一文不值,有时候却又格外的看重,

    殷怀顺不知道这小弟对高明和军子心里还有多少义气,只能期盼在靠岸前,她能找到一个得力的帮手。

    在看管这么严重空间狭小货船上,她想不懂声色的带走那么多人实在是不容易。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殷怀顺送小弟走的时候,不经意的问了句:“我们还有多长时间能到?”

    那小弟道:“估计今天晚上就能到。”

    殷怀顺轻吐一口气,状似无意的抱怨道:“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就跑到船上来了,那帮人找不到我,也不知道会对我爸做出什么事情来。”

    小弟听的一愣,下意识问了句:“顺子姐说的是指什么事情?”

    殷怀顺脸上露出一抹说漏嘴了的失态神色,尴尬的笑了两声说:“没什么,你先去忙吧。”

    小弟似乎心有不甘,又像是必须要从她嘴里探听到点什么,继续说道:“顺子姐你要是有什么难事尽管跟我说,老大虽然不在了,我们这些人你尽管驱使。”

    殷怀顺抿着唇淡淡笑了笑:“谢谢你,不过有些事情你知道的越少越好,你们是跟随我高明叔身边的最后一批人,我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不要跟军子一样进了监狱。”

    她的神情认真而又真情,那小弟被她感染的红了眼眶。

    临走时,他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眼屋子里的饭菜,欲言又止悄声对殷怀顺说了句:“在靠岸之前,顺子姐你尽量不要碰船上所有喝的东西。”

    说完这句话,小弟转身离开。

    从殷怀顺的屋子里离开,小弟立刻转身去了另外一间房间。

    房间里,何光正搂着一个吓的瑟瑟发抖的漂亮女孩玩游戏机。

    女孩双眼通红,明明想哭,却一直强忍着。

    “光哥。”

    “她吃了吗?”

    “吃了。”

    闻言,何光抬眼看了他一眼,继续问道:“她认出你了吗?”

    小弟弟点点头:“认出来了。”

    “那有说什么?”

    小弟将殷怀顺在房间里给她说的话,七七八八的复述了一遍。

    听完,何光冷笑一声道:“看来天哥真是了解她,连她想做什么都算一清二楚。”

    小弟犹豫了一下,不知道下面的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何光掀着眼皮看了他一眼道:“有屁就放,别磨蹭!”

    “是,光哥。”小弟断断续续的将殷怀顺最后说的那段话复述了一遍。

    何光听完后,脸色立刻凝重了起来。

    他挥手让小弟出去,指挥女孩帮他拿了卫星电话过来。

    拨通电话,没一会儿那边就被接通。

    “喂,天哥,真的让你说对了,不过,刚刚我让人探听到她的口信,春通那边似乎也有一伙人正在拉拢殷震。”

    “她原话怎么说的?”

    “她说那帮人如果找不到她,也不知道他们会对殷震做出什么事情来。”

    电话那边,冯天停顿了一下,而后语气冷淡的道:“既然是她自己主动上的船,就不用再带她回来。”

    对冯天的决定,何光有些惊讶。

    跟在冯天身边这么久,他或多或少能看出来冯天并不是完全对殷怀顺不感兴趣。

    这也是他在殷震坐牢后,也一直不敢像对裴茜茜那样动殷怀顺的原因。

    “天哥,你不是喜欢她吗?”

    冯天没有回答他的话,说道:“处理掉她,不要节外生枝。”

    何光想了想问道:“前段时间泰国那个小钢炮不是跟您说过,想要她吗?您看要不要做个顺水人情?”

    冯天那边不知道在忙活什么,对他的提议不甚用心,淡淡道:“那就给他把。”

    “是。”

    关上门,殷怀顺心里大受鼓动,看来打真情牌还是有些用。

    下面只需要她在加点火力,靠岸前,就算他不打算帮忙,好歹也能打个下手。

    只是,眼下她最担心的是小江南的病情。

    距离晚上还有六七个小时,六七个小时对一个高烧不退的病人来说,已经可以要了命了。

    她看了眼桌子上的饭菜,决定再冒一次险。

    她端起饭菜,慢慢打开门,刚要走出去,忽然间,几个男人突然出现在房门门口。

    殷怀顺吓了一跳,手上一抖,碗筷差点掉落。

    “顺子,你端着饭菜这是要去哪里啊?”何光从人群里走出来,一脸笑眯眯的问道。

    心下一沉,殷怀顺直觉觉得这场戏演不下去了。

    “我想去哪你不是很清楚?”

    “唉,还以为你要继续挣扎一番,既然你这么爽快,我也就不再跟你拐弯抹角了。”

    说完,他挥了挥手,立刻上前两个男人一把扣住了她。

    “绑了送到我房间去。”

    “是!”

    从中午吃饭,何光给她敬酒的时候,她就知道何光这个不上台面的男人没有抱有什么好心思。

    她被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捆住双手被送何光的房间,两人十分懂得老大心里此刻所想,将殷怀顺扔到床上后,立刻带上门离开。

    殷怀顺两个胳膊被拧到身后,双腿虽然能自由活动,可这个姿势被人推倒在床上,犹如翻了身的乌龟,挣扎了半天才安坐起身。

    何光看着她挣扎的样子,一边解着皮带,一边满脸猥琐的笑容朝她走过来,“顺子,你明明比裴茜茜聪明多了,可我始终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肯同意跟跟天哥待在一起。”

    虎落平阳被犬欺,她虽不是虎,但这样的情况下栽在了何光这样的小人手里,实在是太过憋屈。

    从何光脱裤子的利索程度,不难想象出,当初他第一次对裴茜茜下下手的时候,内心的征服欲是如何得到了满足。

    走到床前,何光下身的衣服已经脱光。

    殷怀顺看了一眼,直觉得格外的辣眼睛。

    饶是她此刻内心有多不平静,也忍不住开口询问了句:“你多久没洗过了?”

    何光被她问的一愣:“什么?”

    殷怀顺嫌弃的瞥了一眼道:“看来裴茜茜对你也是真爱,脏成这样竟然也吞的下去,也不怕恶心吐了。”

    “”

    一瞬间,何光的脸色变得五彩斑斓一般,由白到青,又从青到红。

    哪怕男人再不知道干净是什么东西,被一个女人在临脚一门的时候,这么嫌弃宝贝命根子,也会伤及自尊,直接影响到**。

    何光站在那半天,实在是平复不了这口气,他咬牙切齿的伸手拽住她的胳膊,恶狠狠道:“有你和裴茜茜这么骚的女人在,光哥用得着洗吗”

    “哎,等一下,等一下。”

    殷怀顺嫌恶的列开身子,“我现在被困在你们的船上也逃不掉,你不就是想让我跟你上床吗?没问题,我不会反抗,这种事与其痛苦的承受,不如大家一起爽快。”

    何光一直都知道殷怀顺性格大咧,常常不按套路出牌,可没想到她会想的这么开。

    正当他要开口的时候,殷怀顺又道:“虽然我主张大家一起爽,可我这个人洁癖严重,最受不了的就是男人那玩意儿脏了,上床可以,先去洗干净。”

    何光冷笑一声:“顺子,我知道你聪明,可你最好别在这上面耍花招,不然吃苦的人只有你。”

    “你未免也太瞧不起我殷怀顺了,我殷怀顺决定要做的事情,绝对不会食言。”说出这话的时候,她脸庞上被裴茜茜划出来的那道伤疤,都带着慢慢的匪气。

    何光在心里狠狠淬了一口,却又不得不感叹殷震的基因强大,殷怀顺如果是个男人,绝对比年轻时候的殷震更狂。

    何光指了指她脸颊上的刀疤问道:“上午我就想问你,你这脸好好的怎么毁容了?”

    “不是一开始就跟你说了,有帮人一直在跟踪我,我脸上的伤就是他们弄的。”

    如果没有给冯天通话,何光觉得自己绝对会被殷怀顺这张嘴给唬住。

    可在冯天面前,殷怀顺说的这些,都是小儿科一般。

    何光嗤笑一声,拽着她拖下床:“你少给我打哈哈,爱干净是吗?好啊,那就陪光哥一起洗鸳鸯浴吧。”

    殷怀顺几乎是被冯天拖拽到卫生间的。

    海上淡水珍贵,在船上洗澡是绝对的奢侈。

    不过,晚上船就能靠岸了,奢侈一点并没有什么大碍。

    货船上卫生间简陋,只有一个建议的淋浴。

    何光打开水龙头,拿着水龙头对着殷怀顺的头冲了下去。

    一瞬间,殷怀顺的毛衣被沁湿透,长发湿漉漉的黏在脸上,狭长的丹凤眼也像是被蒙上了一层水光,清澈透明。

    她长得本就清秀,如今这幅模样,看起来多了股清纯无辜,脸颊上那道伤疤也显得不那么的重要了。

    虽然何光知道那两个词汇根本跟她不挨边,但不得不说,这样的殷怀顺瞬间激起了他刚刚演戏偃旗息鼓的**。

    殷怀顺被困着双手,无法挣扎,被呛了好几口水。

    她别过头躲避,何光忽然丢掉水龙头,一把搂住她,在她脖颈里啃了起来,双手急切的隆起她的毛衣朝她身上摸。

    无奈浸了水的毛衣变得格外的沉重服帖身子,他的手在殷怀顺的毛衣上搓了半天,也没弄伸进去。

    正当他不耐烦的想要给她松绑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哐哐的敲门声。

    何光本不想理会,外面的小弟大喊道:“光哥,不好了!那帮娘们跑了!”

    刹那间,何光瞬间从**里苏醒过来。

    他一把推开殷怀顺,拉开门跑了出去,大喊道:“怎么回事?!”

    浴室里,殷怀顺趴在地上不停的咳嗽。

    她用肩膀抵着墙壁慢慢站起身,听到外面传来何光跟小弟的说话声。

    “不是都关着的吗?人怎么会都跑了?!”

    “是中午陪着光哥的那个贱女人做的,她趁您正在这边忙,就偷拿了你的钥匙,过去把门打开了。”

    “把门打开就都给跑了?!你们敢什么吃的!整艘船都是我们的地方,那么多人怎么能同时都逃跑了?”

    “不是是她们她们偷了我们的冲锋艇”

    殷怀顺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响亮的巴掌声,紧跟着就听到急促的脚步声。

    察觉到外面没人了,殷怀顺才颤颤巍巍的走出去。

    她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一走出卫生间,她立刻冷的打了个冷颤。

    听刚才他们的话音,应该是被关起来的所有女孩都逃了。

    可殷怀顺心里还是有些不安,那间房间里被关的女孩不少,青焱帮的货轮上一般只有两艘冲锋艇,那么多人,根本坐不下。

    她巡视了一圈,在屋子里找到一个啤酒瓶,她用力用脚踢起玻璃瓶,撞在床上碎裂,然后拿着玻璃一点一点的磨绳子。

    用玻璃磨的效率实在是太低,等她解开绳子,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分钟。

    她强忍着身上的冷意拉开门走出去,走廊里空荡荡,根本没人把守。

    想必人都去追那些女孩去了。

    走到外面,温度过低的海风吹过来,她冻的打了个冷颤。

    这时,一阵噪杂的脚步声从拐角处传来,殷怀顺下意识转身找地方躲避,无奈空间太小,根本没有躲避地方。她刚跑出去十来步,身后就传来何光的怒喊身:“给我抓住她!”

    听到何光的话,殷怀顺根本懒得挣扎,站在原地等待他们过来抓自己。

    何光气的满脸通红,他走到殷怀顺跟前,目光阴狠的瞪着殷怀顺道:“把她也扔进去!”

    “是!”

    能让何光起的连上她的兴趣都没有,看来这次损失十分惨重。

    就是不知道平月她们有没有跑掉。

    殷怀顺被人推搡着走到关押着女孩的房间跟前,两人打开门,一把把她推了进去。

    殷怀顺被推倒在地上,她还为站起身,就听到赵囡囡带着哭腔的声音叫道:“姐姐!”

    赵囡囡惊讶而又惊喜的快步跑过来扶起她,急问道:“姐姐,你怎么也被他们抓进来了?我妈妈呢?”

    “周姨没事。”安慰了她,殷怀顺回头看了眼房间,原本满满当当的房间,现如今加上她只剩下了十多个女孩,人数足足少了一大半。

    “你没有跟你平月姐姐她们一起走吗?”殷怀顺皱眉问道。

    提到这里,赵囡囡原本压抑的泪意瞬间崩溃:“坐不下了我被她们推出来了,平月姐姐想拉我没有拉到,船就开走了。”

    冲锋艇不算大,殷怀顺无法想象两艘冲锋艇,到底如何坐下那么多人的。

    可面对被贩卖的未知危险,她们宁愿中途掉进海里,也不想被卖掉。

    知道了依靠,赵囡囡搂着殷怀顺的脖子越哭越厉害。

    殷怀顺搂着她揉了揉她的后脑勺,安慰道:“别害怕,有姐姐在,一定会带你回国。”

    一下子丢失那么多人,何光整个人都进入了疯狂状态。

    距离靠岸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何光几乎将所有的人力都安排在了看守她们的事情上。

    至于已经丢失那部分女孩,他们没有了冲锋艇,根本不能追。

    丢了这么多人,不管是向自己国家举报还是在靠岸的国家举报,何光这帮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可船依然在朝靠岸国家行驶,殷怀顺猜到,冯天那边一定派人去追这些女孩了。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

    赵囡囡回头看着她问:“姐姐你为什么突然叹气?”

    “我在发愁你平月姐姐带着冉冉会不会平安。”

    “一定不会有事的,有个挺好看的哥哥跟他们在一起呢。”

    “哥哥?”

    殷怀顺以为自己听错了,赵囡囡点点头道:“我听到他跟平月姐姐说,跟你是朋友,他正在发烧,却被他们发现了。”

    小江南!

    小江南也逃走了!

    殷怀顺心里感激不已,如果小江南跟着自己死在了这里,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生怕她们再不老实,直到靠岸,几人都没有吃一口饭喝一口水。

    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殷怀顺搂着赵囡囡抱团取暖,却忽然感觉自己身体沉的厉害,身上忽冷忽热的。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看守她们的那批人,全都涌了进来,把她们当做被贩卖的证据一般,捆绑住,堵了嘴,然后头上套着麻袋扔到了一辆车上。

    一路颠簸,加上越来越高的体温,殷怀顺虚弱的晕了过去。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她被人一脚踢醒过来,头上依旧还套着麻袋,但麻袋外面的说话声已经变成了菲律宾当地的塔加洛语。

    身上的热意还没有退,殷怀顺不知道自己烧成了什么样子,只感觉到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头上的麻袋被人粗鲁的拽掉,刺目的阳光从头顶照射下来,殷怀顺下意识眯起了眼。

    这时,身旁传来赵囡囡的叫声:“姐姐!”

    殷怀顺浑身虚软的回头看过去,视线模糊的看到赵囡囡被一个皮肤晒得黝黑的男人拖着拖到了一辆面包车里。

    与赵囡囡一同被拖进去的还有别的女孩,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还待在原地。

    尽管身体很虚弱,但殷怀顺还是在再次昏过去之间,将周围的环境都看了一遍。

    她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听着站在自己身旁的两人说着她听不懂的本地语言,静静的等待未知的危险。

    两人似乎在讨论她该怎么处理,又像是在讨价还价。

    十分钟左右,两人终于讨论出了结果,其中一个男人拽着她的胳膊,一把将她扛在了肩膀上。

    这个姿势让殷怀顺难受异常。

    但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到自己后腰似乎别着一把匕首之类的东西。

    殷怀顺大脑昏沉的厉害,却忍不住回想自己什么时候在后腰藏过东西。

    似乎没有。

    那人扛着她走了没多远,就有辆黑色车子过来接他们。

    男人把她放进车里后,抹了把她的额头,似乎察觉到她的病情,也或许是感觉她现在嫉妒虚弱不会逃跑,男人给她松了绑,又灌了她两口水。

    殷怀顺喝的太急,呛的直咳嗽。

    但这两口水下去,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瞬间舒服了很多。

    车子启动,男人坐在副驾驶跟开车的人正在聊天,说的话她一个字也听不懂。

    她躺在那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能一点点的悄悄背过手摸出别在后腰的东西。

    她果真没有猜错,后腰真的别的是一把匕首。

    匕首的刀鞘口露出一点白纸,殷怀顺一边看着前面的两人,一边慢慢抽出刀鞘里面的白纸。

    顺子姐,对不起,我也是为了活命才不得不这么做的,希望你能原谅我。这把匕首是军哥之前送给我的,现在留给你防身。大力。

    殷怀顺捏紧手心里的纸条,无奈的闭上双眼轻吐一口气。

    好在那小子还有点良心,给她留了把匕首。

    有这东西在身上,就算不能杀了别人,关键时刻也能选择自尽。

    车子不知道开了多久,在一片破旧的公寓楼下停下。

    男人拽着她的胳膊,粗暴的将她从车上拖下来。

    她脚步虚软走不了路,男人又再次将她扛在了肩膀上。

    进到公寓楼里面,殷怀顺没有闻到特别难闻的气息,反而闻到浓重的香水味。

    同时,殷怀顺也被里面的状况给震惊到了。

    整整一栋楼,每一层楼的房间格局基本都是同样大小,虽然有的房间门开着,有的关着,但她会想到高明之前为了吓唬她说的那些菲律宾红灯区事情时,立刻就确认了这里是妓女聚集地。

    男人将她扛进三楼的一件空房间里,把她仍在床上后就走了出去。

    没一会儿,进来两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女人,把她从床上拖起来,摁到浴缸里洗刷了全身,换了身性感的裙子。

    两个中年女人再次拖着她把她扔到了床上,大概是看到她病的半死不活的样子,竟然没人管她。

    等两人离开,殷怀顺立刻挣扎着爬起身,去摸索刚刚被她紧急扔到床下的匕首。

    她刚把匕首拿到手里,房间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殷怀顺一边将匕首塞到自己后背下面,一边故作镇定的回头看过去。

    当看到进来的人后,殷怀顺先是一怔,随后拧紧了眉头。

    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跟着章峰宇一起从泰国出来的手下。

    的身高不高,但浑身全是筋肉,一看就是练家子。

    仔细看起来,他长得并不难看,只是面容长了一副凶相,看着就不想是能长命百岁的人。

    但前几次见面都满脸不好惹的黑社会打手,此刻看向她的目光竟然有些温柔?

    殷怀顺以为自己看错了,可看到坐在床边,有些拘谨的摸了摸她的额头,然后用有些蹩脚的中文问道:“你病了吗?”

    这样危险的人物,殷怀顺实在不能相信他现在的模样。

    但面对这样的境地,人家的热恋贴过来,她务必要以热屁股的方式回应过去。

    她虚弱的点点头,憋了一口气,眼中挤出两滴泪,楚楚可怜的哽咽道:“我好难受”

    心疼的皱了皱眉,抄起她的腋下,把她抱起来搂在怀里,动作僵硬又生疏的摸着她的头发道:“等医生过来就不难受了。”

    殷怀顺伏在他怀里,心里紧张的如同走在钢丝上。

    那把匕首就在的腿边,只要他稍微一回头,就能看到那把匕首。

    到时候激怒了他,后果不堪想象。

    可没等被他发现匕首激怒他,殷怀顺已经先被他给激怒。

    搂着她,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只是亲一下而已,被何光那种垃圾都啃了脖子,殷怀顺觉得这样的程度也是能接受的。

    可当他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时,殷怀顺彻底慌了神。

    跟何光那种上来只知道先脱自己裤子的小罗咯不同,手干净利落的先剥去了她的内裤。

    下面一阵风凉,殷怀顺下意识夹紧双腿。

    跟刚才他所表现出来的生疏不同,在房事上,他的手法娴熟而又老练,隔着衣服撩拨着她身上的重点位置。

    陌生的男人气息和游走在身上的大手,让殷怀顺胃部一缩,特别在低头要吻她的时候,她脸色一白,差点就吐了出来。

    殷怀顺强忍着心里的胆怯,推了推他道:“你不是说医生一会儿就过来了吗?你这样我好难受。”

    “我让他们在外面等着,好了就进来。”他的中文不是很好,但断断续续的能表达清楚意思。

    现在他的意思是,医生已经在外面等待,等他办完事才能进来给她看病。

    殷怀顺气的在心里直骂娘。

    他再次低下头要吻她,殷怀顺别过脸,用商量的口问道:“等我病好了行不行?我现在感觉很不舒服。”

    皱了皱眉,根本不理会她的好声好气说的话,掀起她身上的裙子,然后去接自己腰身的皮带。

    见此,殷怀顺抿紧嘴唇,趁着他脱衣服的间隙,一边去摸身下的匕首,一边蜷起双腿,朝他命根子的地方踹过去。

    脚在他裤裆不到三厘米的地方,被他一把抓住。

    阴沉下脸,吐出几个僵硬的中文:“不听话,要杀!”

    说完,他用力将殷怀顺的腿摁向胸口,动作因为太过猛烈,殷怀顺疼的嗷的一声大叫出声。

    她咬紧牙关,驶出生平之力,从身下抽出匕首,狠狠的朝他胸口刺过去。

    殷怀顺知道的伸手,身为章峰宇手下最得意的泰拳大手,她如果能打的过他,才是不正常。

    匕首毫无疑问的轻而易举被夺走,在那一瞬间,殷怀顺一脚踹在他胸口,将她踹翻啊在地,她虚弱的从床上滚到床下,挣扎着朝门口跑。

    还未跑到门口,头发被人从身后揪住,一把将她拽了回来。

    殷怀顺一边挣扎一边道:“放开我!”

    她病的全身无力,只能凭借本能对面前的男人拳打脚踢。

    大概没想到她病成这样,还有力气反抗。

    他蹙紧眉头揪着她的头将她摁在墙壁上,动作利落的解开皮带捆住她的双手背到脖子里,一手掐着她的腰,一边解开裤子朝她身体贴过去。

    殷怀顺浑身颤抖起来,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挣扎,大骂道:“只会脱了裤子就强上的狗男人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了,你特么有本事放开我,等我病好了再来硬的,老娘不把屎给你打出来!”

    话音落下,肩胛骨被人猛地用刀插了一刀。

    “啊!!”

    殷怀顺大声惨叫了一声,整张脸瞬间白了。

    锋利的刀尖刺破皮肉,血瞬间像流水一般,汩汩的顺着背部曲线朝下流。

    从身后抱住她,两人身体紧贴,后背的疼痛让殷怀顺反而有了些精神,她激烈的扭动身子挣扎。

    迟迟进不去,被她挣扎的不耐烦,粗糙的大手一把掐住她的脖颈,紧迫的窒息感传来,殷怀顺觉得头变得更加昏沉,她挣扎的动作也渐渐没了力量。

    他重新掐着她的腰身,摆正姿势重新进入。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人砰的一声踹开,来人快步走进来,看到他们,瞳孔猛的一缩,抬脚朝身上踹了过去。

    本能将身前的殷怀顺先推了出去,对方看到是殷怀顺,急促的收回脚,双手接住她将她搂在了怀里。

    殷怀顺意识恍惚的抓住他的衣服抬头看过去,看到满脸胡茬的男人,眼底立刻氤氲起水光,有些委屈的哽咽道:“陆伯瑞,我要疼死了!”

    作者的话:分两张出来似乎连贯性不太好,就归在了一章里面。资料有限,东南亚这部分的背景和人物以及场景纯属杜撰,请勿考究。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且以深情共白首》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且以深情共白首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