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2章 校长(5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天一生氺 书名:佛系战国
    钟离给了年轻人粮食,旁边好些百姓就道:“恩人,千万别信这竖子!这竖子是个狂徒,疯疯癫癫的!”

    “正是!他三句话里两句都是疯话,还有一句是瞎话!恩人可千万别信了他!”

    “他前日还骗了我家钱财!”

    “我听说他还骗了人家闺女与他私奔呢!”

    钟离一听,这简直是“怨声载道”啊。

    那年轻人听着旁人的讨伐声,就对钟离道:“他们这样说我,你还舍我粮食?”

    钟离想了想,道:“我不了解你,不过看你一直用手遮着脸,说明你还有羞耻心和自尊心,说明你并非是个坏得透彻的人。不过倘或我看走了眼,你的确是个坏得透彻的人,用手遮着脸做掩饰只是为了做做样子,那你就是个坏得很厉害的人,也非等闲之辈。”

    年轻人听钟离绕口令一样的话,脸色不由严肃起来。

    那年轻人把粮食接着,不过并没有转身离开,而是拿出一样东西塞在钟离怀里。

    钟离拿过来一看,是一卷竹简,上面污泥巴巴的,看起来有点恶心。

    关键中的关键是,钟离他

    他不认字。

    钟离认识的字,比小春儿还少很多。

    钟离怎么说也是个大学生,虽不说是顶级大学,但也是95大学,可以说是个“文艺青年”了,但是钟离真的不认识战国时期的字儿,他总觉得曲里拐弯的很难记,最多认识几个比较简单,比较形象的。

    于是钟离就头疼了,这卷脏兮兮的竹简上写的什么?

    “太?”

    好像第一个字是太罢?

    太什么?

    后面的字太难看了,怎么也看不懂。

    钟离眼皮一阵狂跳,那年轻人道:“恩公送我粮食,这宝物便赠与恩公,恩公乃是大人物,一看便知这宝物厉害!这卷中蕴含珍奇珠宝,甚至天下苍生,我便把此宝物赠与恩公,还请恩公好生施用!”

    他说着,抱着粮食抽身便走。

    也不知道是怕钟离反悔要回粮食,还是怕他自己反悔送出“宝物”。

    于是钟离拿着那脏兮兮的卷轴,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斯时间年轻人已经跑远了。

    旁人一看,立刻大喊着:“恩人!您被诓骗了!”

    “那竖子当真是个狂徒!”

    钟离眨了眨眼睛,这才回神,齐太子连忙道:“先生,那人看起来不太对,要不要辟疆帮先生把他抓回来?”

    钟离摆摆手,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竹简,道:“罢了,他说的也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也是宝物嘛,就是就是这宝物是不是有点脏?”

    他们正说话,有人就走了过来,正是孟轲。

    孟轲是被钟离叫来的,见到众人堆在门口,就道:“右相,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钟离摆摆手,把脏兮兮的竹简包在外衣里,裹起来不脏手,摆手道:“没事,咱们进去聊。”

    钟离和齐太子过来舍粮,特意还叫了孟轲,其实是因为钟离有话要和孟轲说。

    众人进了学堂,全都坐下来。

    孟轲道:“不知右相今日叫轲过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钟离笑道:“也不是太要紧的事,但这件事儿非孟先生不可。”

    孟轲道:“轲若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请右相一定直言,轲绝不推脱。”

    钟离道:“是这样儿的,你也听说了罢,我要在这里开个私人学堂,专门供一些上不起学宫的平头百姓。”

    孟轲道:“正是,轲有所听闻,右相此举乃是益事啊!”

    战国时期私人讲学其实已经兴起,但是现在还没形成百家争鸣的巅峰,因此不是十分流行。

    而且私人讲学比拼的除了师傅们的才学,还有财力。

    像是鬼谷,之所以有这么多学徒,因为财力摆在那里,他的学徒大多非富即贵,只有很少一部分是平头百姓,那也是因为资历实在优秀,才会脱颖而出。

    还有日后大名鼎鼎的法家代表韩非子,法家的“集团”也十分强大,那还要归功于韩非子的贵族出身。

    因此没钱,还想讲学,那就是痴人说梦的事情。

    钟离要准备兴办一个私人学堂,专门供这些穷人,那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益举。

    钟离笑道:“咱们这里面,就属孟先生您才学过人,因此钟离想要聘请孟先生您,做这座学堂的校长。”

    “校长?”

    一时间孟轲和齐太子都懵了,不知这“校长”代表什么。

    钟离琢磨了一下,解释道:“就像学宫的祭酒差不多。”

    祭酒的本意其实就像是会盟执牛耳一样,在大型的宴会上,举起酒器来祭祀神明,这个祭酒一般都是由有威望的长者来担任。

    久而久之,祭酒就衍生成了地位崇高的主席。

    因此学宫祭酒,其实就是学宫的校长。

    而钟离想要孟轲做这个祭酒。

    因为钟离知道,没有人比孟轲更合适这个职位,这是经过历史验证的。

    孟轲一听,震惊的道:“这右相您”

    钟离立刻抢道:“先生可千万别推脱,我心意已决,你若不做这个祭酒,我可要耍无赖的。”

    孟轲心中感叹,自己在魏国不过一个小小的门客,还不被魏王重视,而到了齐国,竟然被钟离如此看重,当真是无以为报。

    孟轲一时说不出话来,过了半响才感激的道:“轲多谢右相大恩!”

    钟离笑道:“别别,我该谢你才是,这重担子又沉又累,说不定还挺麻烦,过些日子我可能又要给齐王去会盟,也无法管理帮忙,就只能全都交给孟先生,先生千万别嫌弃。”

    孟轲拱手道:“怎么会,定不辜负右相重托!”

    钟离和孟轲这边说话,齐太子也没事可做,就把钟离拿来的那卷脏兮兮的竹简拿过来,用布巾擦了擦,露出竹简本身的样貌。

    齐太子仔细一看,本来只能看到头一个字和尾一个字,如今全都擦干净,打头四个字就全都露了出来。

    齐太子奇怪的道:“太公阴符。”

    “噗!”

    钟离正在喝水,突听齐太子念那竹简,登时全都喷了出来,道:“什么?!太公阴符?!”11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佛系战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佛系战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