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三足金乌

    姜北斗没有想到司马南和琅琊两人心思如此歹毒。

    风尊目睹这两人的卑鄙行径,目中一股凌冽的怒意闪现而出,当年就是被这两个该死的家伙偷袭差点挂掉。

    他岂能让两人的手段得逞,于是手中一个法袋一抛,乃是他的本命法宝大罗飓风袋,一股风之力急速冲去,将姜北斗身躯一卷,拉回到战团之中。

    “司马南,你,真是其心可诛。”姜北斗愤恨交加,没想到竟然被此人算计。

    司马南目中闪露凶光,内心冷哼一声。他面色不善的看向姜北斗说道。

    “那又如何,各凭手段罢了。”

    这时候齐云也说话了。

    “司马南,此时不一同对付人魂,你却要挑拨大家相互乱战,真是卑鄙。”

    几人说话间,手中攻击之力却是丝毫不迟疑。

    受司马南一击偷袭的姜北斗,早已不耐烦,他将手一招,七星棺再次显现而出。

    那无穷无尽的星力倾泻而下,化为漫天星光,将所有人都包裹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

    人魂此时并没有着急动手,他也打起了隔岸观火的主意。目前的混战局面,已无固定对手,他乐意这些人狗咬狗一嘴毛,等到差不多时一打尽,也省的他再去浪费元气和神魂之力。。

    可是这些云洲的高手可不想给他这种机会,他们互相之间一边大战,一边手段齐出的对他攻伐不已。直打的元气暴走,整个虚空都仿佛塌陷了一般。

    那些残留在空气中的不同元气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杀机四伏的场域。

    大战的惨烈波动早已蔓延到了紫云宗,除了紫云宗宗门所在地,在系统的自主防御下没有遭受到伤害,其他各峰早就在他们的元气波动中被毁的面目全非。

    而那盘根错节在地底之下的天罡灭魂阵也不知是何原因,竟是将那阵法,转化镇压在扶桑树的灵体肉身之上。

    难不成这布阵之人,已经洞悉了扶桑树的价值要远远大于这个所谓的人魂?

    简离心惊,他不知道招惹到了什么恐怖的人物,如今两眼摸黑,犹如狂风暴雨中漂浮在大海之上的一叶扁舟。

    他通过神识安抚扶桑树,既然是系统所出,必有意想不到的功用,已经生出如此肉身灵体的神树,怎会甘愿被一个强大的人物,锁灵奴役。

    他双目看向虚空之中熊熊燃烧的扶桑树体,在那树的本体之上一只三足金乌的实力不容小觑。

    这也许就是扶桑树的特殊功用之一,那伴随扶桑树生长的三足金乌,才是这棵树最大的变异,两者同体,却思维各异。

    如此一来简离明白了,扶桑树作为天地灵根,必然有奇异之物伴生。

    古典记载,扶桑树生长于大荒之中的汤谷,树上生有十只金乌,一只居上,九只居下。

    此树连天界通九幽,是太阳的栖息地,人类沟通天地的载体。

    可是如今这扶桑树显然和典籍记载完全不同,一无十只金乌同生,也无连通九幽天界之能。

    只是他系统奖励的一棵幼苗,机缘巧合下,才成长于此。

    这时,呱的一声,就见那扶桑树上,金乌之王化为一道太阳火精向着简离飞来。

    简离面色骤变,如临大敌,可是这只金乌并没有恶意,悬在他的头顶盖,却是口吐人言道。

    “吾乃三足金乌,扶桑树与我相伴相生,两命一体,他生我生,他亡我亡,他已认你为主,所以今日起吾也奉你为主。”

    简离意外,原来这扶桑树融合仙脉后诞生而出的金乌果真是单独的个体,从其散发气息波动来看,实力竟是天rn圆满。

    那种气势比之这些大战中的任何一个老怪都不弱。

    “紫云宗仙脉与扶桑树合一,乃是扶桑木生存的土壤,正因如此才有我和他的出生。”

    简离明白了,扶桑树得了仙脉这样莫大的机缘,迅速成长,一举将他和金乌n变化成如今的模样。

    简离心里如吃了仙丹一般开始偷着乐,虽然人魂合一了祁云山脉的仙脉,可是到头来,却是让他捡了便宜,自己的扶桑树幼苗不仅迅速成长,还将与之伴生的三足金乌,一出世就推到了天人圆满的实力。

    他看了看这只金乌之王,却是一只火红色的乌鸦一般的火鸟,看起来并不是多么神骏,但是那身上的一股毁天灭地的太阳真火,却是看的让人忌惮不已。

    金乌好似看出了简离内心所想。呱的一声尖鸣,一个穿着火红色战袍的青年战神就出现在了简离面前。

    这金乌所化的战神,双目金光炯炯,太阳真火之力四溢。他身披一件神铠,战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手中拖着一个钟形法宝,散发出无尽的真火之力,那睥睨天下的气势,宛如太阳神。

    简离心中欢喜,旦夕之间就得如此高手,再看那金乌所托法宝,莫非是那东皇钟,他心中顿时多了几分笃定,如此人物,实力定是惊天动地。

    此时简离的心中开始有了几分把握,今日一定要将紫云宗的威名传遍云洲。

    他盯着系统物品栏的一键搬离卡和英雄卡,暗暗下了决心,系统更新后的奖励到现在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他双目看向乱战的众人,心中一丝战意盎然。

    三足金乌,站立身后,一股股太阳火精之力蔓延在战场之上。

    众人目中露出一丝精茫。

    “这是那只三足金乌?竟然如此强大。”

    人魂目中露出贪婪,他心中没想到简离竟是如此神秘,让这等神物伴随。

    这时三足金乌化为本体,呱的一声飞回扶桑树,使得扶桑树上的太阳火精之力更加的炽烈起来。

    “吾乃金乌大帝,今日起为紫云宗左。诸位在我烟霞山觊觎我宗神物,就全部化为灰烬吧!”

    人魂看向金乌,眼红闪出几丝怪异。就连他都感到眼前这个自称金乌大帝的家伙,对他有着很大的威胁。

    金乌手中东皇钟,咚的一声轻鸣,那种清脆的声音响彻在虚空之中,大家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见到,万千火线犹如白昼流星,簌簌的掉落下来,那种太阳真火之力,烧的众人心神不稳,法力枯竭。

    “好厉害。”

    齐云尖叫一声,他的仙脏本身被人魂打出一个血洞,此时再被太阳真火一焚烧,仙脏之上的灵动之气都干枯了不少,那跳动的韵律都缓慢了一些。

    “简离,你小子真下的去手,老子是来帮你搅局的,你他妈要烧了我的仙脏,这个因果怎么了结。”

    简离内心传来一道神识传音,他冷笑一声,心中不免嗤笑。

    这个老家伙,此时看到金乌的威力,才这样想吧,若是我示弱,必会倒打一耙。

    当时知会此人来此也不过是驱虎吞狼,挑动姜北斗与司马南的关系。

    以目前的形式看来,他的胜算又大了几分。齐云倒戈,这次紫云宗名动云洲,十拿九稳了。

    他目前还不适合发动致命一击,他要等时机,暗算掉琅琊、青帝和姜北斗,镇压温老怪。

    最好是这四人和人魂打的两败俱伤才行。

    “圣主,你我有言在先,这扶桑树你肯定得不到,不过你出动你的雷鸣军团倒是可以灭了天青司马,到时候你得仙脉,灭圣地之威,在云洲必定会万宗来朝。”

    简离传音道。

    “简离,你我真有点相见恨晚了。我齐云自从破关而出,遇见你,感觉自己的野心,从来没有如以前那般炽烈,这都要感谢你给我点燃的那把火。”

    两人在这里暗中传音,但是战圈之内的众人,在金乌大帝的加入之后,明显更加的精彩了不少。

    金乌大帝的加入,可不是如司马南他们一般有所图,他一出手,便是大杀招。

    那种毁天灭地的太阳真火烧的众人束手束脚。

    人魂盯着金乌,双目里闪动着强烈的战意,此时的他,再也没有那种戏谑众人的神情了。

    他的身上一股股煞气弥漫,好似从九幽之地降临的杀神。

    众人看到人魂如此模样,此时已经明白了,看来金乌大帝的到来,引起了人魂的强烈杀意,此时要动真格了。

    简灏与简野鹤两人,互相对望一眼,齐云也慢慢靠近简野鹤两人。

    三人这样的举动换做是谁都能看出其中的猫腻。司马南冷笑一声,说道。

    “简野鹤,你,原来还有如此歹心。看来当日与我之约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琅琊老道意外,他立即扭头看向简灏,目中闪出几丝忌惮。

    那不温不火的温老怪手握金砖,向着退在他身边的隐世老怪一砖拍了下去。

    那老怪躲避不及,被其一砖打的口鼻溢血,倒飞出去,看样子依然受了重伤。

    “姜北斗,风尊,我们何不联手杀了琅琊、温老怪和司马南这三个老贼。”

    简野鹤目中战意盎然,对着姜北斗说道。

    而那嘴角溢血的隐世老怪,一粒丹药吞服下去,目中升腾起几丝怨毒。

    “温老怪,我丧昆今日必杀你。”

    众人回头,心中一愣,这个家伙原来是隐藏已久的佛门孽徒丧昆。

    大家也只是意外而已,丧昆不过是一无名小卒,虽然也是天rn圆满,不过在温老怪的一砖之威下,显然不敌。

    对于现在的这种局势,显然这个温老怪是一个灾星瘟神,竟然给自己主动找麻烦。

    姜北斗目中闪出一丝意动,随即念头一转,停下手中肆虐的七星棺,却是作壁上观起来。

    风尊也是笑了笑,看着简族二人与齐云,并没有说什么。

    那意思很明显,他们罢手,决心不参与。

    简野鹤和齐云对望一眼,并无多少言语,三人立即联手,向着琅琊和司马南疯狂的战斗起来。

    那先前参与进来的几个隐世老怪,看到目前的情景,已无心再继续争夺下去。

    各自化为一道流光,远远的注视着烟霞山的动向,他们倒要看看这次是谁能成为最大的赢家。21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玄幻之超级掌门系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玄幻之超级掌门系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