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结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卒没过河 书名:浸血之冠
    维罗妮卡和爱蜜莉雅是怎么结识的呢?

    维罗妮卡“您是蒂尔斯夫人,爱蜜莉雅女士吧?上次我曾经去您的苍翠花园做客,您还记得我吗?”

    爱蜜莉雅(警觉的看着维罗妮卡)“您有什么事?”

    维罗妮卡“安德蒂尔斯爵士纵横沙场、挥动长戟的姿态真是太帅了,您能帮我引见一下吗?上次人太多,我没有时间和安德爵士仔细交谈,这次,我想请求安德爵士为我做一次个人辅导——价钱好说。”

    爱蜜莉雅“你先等等,我去拿件东西。”

    然后,爱蜜莉雅拎着一柄双手大剑回来了。

    原本维萝妮卡是准备买通爱蜜莉雅,走夫人路线,通过爱蜜莉雅劝说安德来担任冰龙骑士团的教官,就算不成,至少也得请安德讲解一下长戟战法的关键要点。

    “想打我丈夫的主意,要先问过我的剑。”暴躁的爱蜜莉雅直接提出决斗。

    ————————————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句话倒过来说也成立。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夫妻长时间相处、磨合,互相交流,两人对世界的认知和处世方法会渐渐趋于一致——如果不能互相认同,那就会出现同床异梦和婚姻危机。

    安德奉行的处世方式是在弱小的时候尽量苟住、不要引起别人注意;等发达了以后,有仇报仇有恩报恩,至于解决问题的思路更是简单粗暴——我解决不了问题,难道还解决不了人吗?

    爱蜜莉雅作为传承狂战士职业的洛科威家族一员,又是本身又是初阶狂战士,暴力因子流转在她血脉深处,别看爱蜜莉雅在安德面前老是一副可爱小猫的样子,那是她乐意、是夫妻情趣。

    在安德视线以外,爱蜜莉雅根本就是一个暴躁老姐。

    这婊子竟敢窥视她最最珍视的丈夫,爱蜜莉雅第一个念头,就是直接剁了她。

    不过,爱蜜莉雅虽然心情激愤,倒也没有直接在女子学院大打出手。

    贵族之间的决斗是有规矩的,不能像野生冒险者一样,一怒之下血溅五步、直接干就完了,总得有个见证人什么的。

    ————————————

    安德蒂尔斯纵横竞技场,以一人之力,击败整个包括冰龙骑士团、宫廷法师、王国禁卫在内的豪华百人军阵,在卡兰砣轰动一时。

    但是在王立学院里,除了少数来镀金的贵族子弟和骑士学院的准骑士们,大多数求学者也不过是将之作为茶余饭后的闲谈资料。

    别说只是一场竞技比赛的胜利,就算是花旗的911事件,端着茶杯看戏的吃瓜群众也满大街都是——有谁记得那几个恐怖分子长啥样?

    不过,在女子学院发生的这起决斗事件,却让坐在房间里苦读历史书籍的安德,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又出了名。

    在王立学院里,为了女子学院的某位女性进行决斗不算稀奇,每年总有那么五六次;但是女子为男子决斗,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盛事。

    几乎半个王立学院都知道的事情,只有在宿舍里读书的安德还蒙在鼓里。

    爱蜜莉雅“我出去一下,下午就回来。”

    “嗯,顺便帮我把这本书还了,再借两本书来。”安德头也不回的说。

    王立学院几乎是卡兰砣最安的地方,他没啥好担心的。

    双方决斗过程不值得专门描述,如果按照纸面战斗力来看,通过王室秘传仪式晋升的十级冰龙骑士,当然胜过晋升靠安德辅助、连秘药也来没有服用的六级变异狂战士。

    但是在决斗中,经过安德改良、连正宗狂战士都不认识的双手剑技,在爱蜜莉雅手中爆发如雷霆!

    先是冲击剑开路,几乎一击就把身穿重铠的维罗妮卡打得双脚离地;然后,胧月斩光影难辨,要不是维罗妮卡盾牌遮挡的严实,这一剑就能决定胜负,至于后面紧跟着的连招雷蛇连斩、回风三剑和瞬击刺,更是犹如狂风暴雨,把维罗妮卡打成了缩头乌龟,躲在盾牌后面根本不敢露头。

    “停停停停——爱蜜莉雅夫人,您赢了。”作为裁判的尼尔森连忙喊停。

    维罗妮卡一路被压着打,几次想要反击都差点被直接带走,到现在骑士剑都被打飞了,只靠着一面盾牌苟着,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得出来她绝无胜利希望。

    要不是这场决斗并非生死决斗,只是赌注决斗,维罗妮卡这次多半要一命呜呼。

    (所谓赌注决斗,就是双方对某一目标争执不休,最后决定用决斗来判定胜负。比如说两位男子追求同一位女性,双方决定通过决斗来判定胜负,决斗失败者必须自行退出追求者行列——在吉尔特,这是合法排除竞争者的手段。

    当然,决斗胜利不代表你能抱得美人归,也许人家看上了第三个追求者。)

    经过一场酣畅淋漓的发泄,爱蜜莉雅觉得自己感觉好多了,也听得进人话了——尤其是维罗妮卡表示可以为自己的铠甲支付一大笔赎金之后。

    而且维罗妮卡表示,自己真的就是单纯为了学习方天画戟战技而来,她可以支付大笔费用,请安德爵士去冰龙骑士团担任教官。

    如果实在不行,还可以请爱蜜莉雅花费时间,从丈夫那里学会方天画戟骑士战法,然后转授给她也行——如果能加上刚才爱蜜莉雅施展的双手剑法,那就更好了。

    钱的方面好说,别说二王子那里破船还有三斤钉,就算是冰龙骑士团,在这方面也舍得大笔花钱。

    随着维罗妮卡详细解释自己的打算,赎回铠甲的九百枚金币现场到账,两位女士之间关系迅速结束了冰河时代,眼看朝着赤道几内亚前进。

    ——————————————

    莫特和修普顿和安德的五名弟子一路狂奔,甩掉了跟着后面的几个小混混,迅速逃出这个街区,奔进繁华的商业区。

    到了这里,基本上就安了。这段时间他们虽然没能出来玩,但是卡兰砣的一些基本常识,还是向苍翠花园里的仆人们打听过。

    卡兰砣很大,大到必须划分区域管理。

    贫民区有南北两个大区。

    平民区则分为十个区,不是平民区比贫民区大,而是这里划分的更细致一些,从西一区到西十区,房价依次下落,过了西十区就是贫民区了。

    商业区也不小,共有四个,三个分散在平民区里,一个在贵族区和西一区的交界处。

    只要逃出刚才那个平民区,基本就算安了——就连巡警都不能随便跨区域抓人。

    “都甩掉了吗?莫特,你确定他真的死了?”菲拉顾不得气喘,看看身后没人追来,连忙问道。

    跑这点路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但是杀人她还是第一次,不免有些紧张。

    “呼呼呼——肯定死了,胸骨塌下去,胸口都陷下去了。”

    莫特喘的比她还厉害,毕竟菲拉每天要跑十几公里,又有潮汐波动滋润身,体质已经超过常人。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凯莉有些发慌。

    “我们赶紧回去。”修普顿说道“只有回去才安,在这里我们对付不了那些地头蛇。”

    强龙不压地头蛇,而他们这七个人,最大的修普顿也不过十七岁,还远远称不上强龙。

    “可是,他们如果追查过去怎么办?”阿诺德担心的说。

    “我们先回去再说,以安德大人的身份,这件事没那么严重。”修普顿解释道“如果我们在这里被抓住,才会给安德大人带来真正的麻烦。”

    论起见识来说,安德这五名弟子还真不如修普顿。

    修普顿和莫特跟着车队护卫们学习的时间更长,听到的东西也多,再加上他本来就住在莱斯特镇上,又是出身乡绅家庭,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种种仗势欺人,转变黑白的传闻听的多了。

    仗势欺人固然可恼,但是如果轮到自己这边能仗势欺人的话,那就很爽了。尤其这件事的起因并不能完怪他们。

    几个人把从混混身上找回来的钱包拼凑一下,急吼吼的包了一辆公共马车,回到了苍翠花园。

    回到苍翠花园,几个人依然有些惊魂未定,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修普顿,你说,我们要去和老师说这件事吗?”

    “要说,这种事情不可瞒着安德大人,不然等同背叛。”修普顿也有些麻爪,这可是在卡兰砣里杀人,不过他脑子还是很清醒。

    “老师人在王立学院,我们进不去,怎么通知呢?”哈里挠了挠头。

    逃回来以后,他有些担心,但是并不像修普顿和莫特那么坐立不安。

    安德老师杀人如麻,他们只不过杀个几个小混混,比起安德老师过去的战绩简直不值一提,而且这件事的起因也是对方偷了他们的钱包,安德老师会庇护他们——吧?

    “那我们报告给洛瑞尔女士吧,她应该有联系安德大人的方法。”

    “嗯。”

    “洛瑞尔女士好说话些。”菲拉表示赞同。

    “对,洛瑞尔女士人很好的。”凯莉也同意。

    作为安德的弟子,又是女孩子,她们两个受到的照顾更多,对洛瑞尔的印象更好。

    ——————————————

    监国王子殿下格雷格坐在主位上,环视一圈。坐在这里的人,都是他的心腹和幕僚。

    “现在还有多少人明确支持我。”

    “情况比前天更加恶化,现在只有十九席表示支持,其他人不是态度暧昧,就是明确表示反对。”

    他们说的是长老院里的席位。

    整个吉尔特王国长老院,如果不计国王的话,共有九十四个席位,其中王族有关的贵族占据二十个席位、两个侯爵家族中克拉伦斯家族占据十八个席位,奥托尔家族占据十五个席位。

    至于国王,他单独拥有五个席位的表决权,不计入王族席位,更有一年可以动用一次的否决权。

    这三大家族就已经占据了五十三个席位。

    实地子爵可以占据一个席位,整个吉尔特王国的实地贵族只有王族、侯爵和子爵,没有公爵也没有伯爵。

    三十四名子爵占据三十四个席位,如果莱斯特家族晋升成功,也会在这里有一席之地。

    每个有神的教派,都会在这里占据一个席位,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保持中立,投弃权票的时候比表态的时候多。

    这里一共有七个教派席位。

    至于商人和各大行会,他们顶多算是王国的中层,还不配在这里拥有席位。

    冰龙骑士团在王族席位中占据三席(冰龙骑士团的正式成员是王族或者王族旁支,扈从不是王族成员),宫廷法师团更是占据了五席。

    “维罗妮卡那边有消息吗?”格雷格王子问道

    “她刚和安德爵士的妻子爱蜜莉雅进行了一场决斗,虽然失败,但已经和爱蜜莉雅拉近了关系。”

    一位负责汇总情报的幕僚推了推眼镜,翻阅着手头的资料回答道。

    “爱蜜莉雅多少岁?居然能击败维罗妮卡?”

    “十八岁,安德爵士十六岁。资料上说,爱蜜莉雅是初阶狂战士职业者。”

    “女性贵族的狂战士职业者?她出身什么家族?”有人问道。

    “洛科威家族,在领地战争中被莱斯特家族吞并。”

    “我记得安德爵士是为莱斯特家族出战,这是怎么回事?”另一位幕僚问道。

    姻亲是贵族之间非常重要的结盟方式,那位安德爵士就算没有为洛科威家族而战,也不应该为莱斯特家族出征。

    “情报上并未说明原因。”汇总情报的幕僚摇摇头,他是情报梳理者,又不是预言法师,怎么知道情报上没有记载的事情。

    “派人探究一下原因。”格雷格王子发出命令。

    幕僚用笔记下这道命令。

    然后格雷格王子转身对鲁滨逊骑士问道“有办法催一下维罗妮卡吗?”

    鲁滨逊骑士受伤并不重,他只是被安德打晕过去,当天就恢复过来。

    鲁滨逊骑士摇了摇头。

    维罗妮卡是冰龙骑士团的宝贝,追求者众多,让维罗妮卡去接近安德,已经在冰龙骑士团中引起许多人的不满,哪怕鲁滨逊是冰龙骑士团的统领之一,也不敢逼迫过甚。

    说句实话,爱蜜莉雅在决斗中击败维罗妮卡,固然让许多冰龙骑士觉得不爽,但是也有许多人很高兴——至少可以不让维罗妮卡直接接触安德爵士了。

    “安托万,你去替我约一下安斯艾尔先生,明天我想和他进行一次单独面谈。至于克拉伦斯家族——先想办法稳住他们。”

    。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浸血之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浸血之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