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二章 你看我这个真理怎么样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海皮刀 书名:我真不是剑仙
    一开始,付云通还闭着眼。

    这一刻钟里,他的脑海可谓是翻天覆地,精彩纷呈。

    哪怕花独秀并没有使出他最强最拿手的套路,单单漠北几十家名门大派精妙剑招的剑意,已经让付云通如坠云雾里。

    但这一瞬,情况变了。

    他感觉面前不到一尺深,只有两丈多款的溪水变成了汪洋大海,深不见底又辽阔没有尽头的汪洋大海,而花独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白色的光柱刺破海面,迎面而来。

    花独秀每一脚踏出,溪水里的清水迸溅到几尺高,付云通虽然看不见,但那股猛烈的感觉却更加强悍,就像是光柱变成实质化一样,一个直径十几丈的巨大光柱自深海而来,迎面砸向自己。

    快到了极限。

    这种感觉太强烈了。

    三丈多远的距离几乎是一息而至,花独秀一剑刺出,付云通立刻身凝出护体气膜,猛的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了花独秀。

    花独秀,已经到了三尺之外。

    光柱消失不见,花独秀不再是光柱,而是变成一支穿透力强到令人心颤的利箭,直冲心窝而来。

    正常来说,白虹剑法这招使出来,应该是“一剑万里,万里一剑”的剑意,目标会有一种被神箭手狙击的惊悚感,甚至浑身都会有强烈的战栗出现。

    花独秀现在使招,已经完不看招式精不精准,只看如何顺手,如何自然而然,如何与他快如闪电的身法更好结合。

    所以他模拟出的剑意微微会有些变形。

    付云通忍不住睁眼的一瞬间,他看到花独秀飞来的身姿,那股滔天巨浪,白芒化为一箭刺破万里瞬息而至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这是高宗剑法!

    花独秀竟能把高宗剑法使出这般程度?

    是我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闻名天下的高宗白虹剑法,竟然被一个纪宗子弟花独秀学到如此深度?

    付云通顾不得多想,此时想躲也晚了,这招来的太快,好在他提前凝出护体气膜,立刻双臂交叉,以强悍掌气硬震花独秀这一剑。

    拼着伤掉一只手掌,他也要把花独秀的剑废掉!

    废了花独秀的剑,顺手就是一掌,立刻就能反守为攻,把这个上蹦下跳的臭小子拿下。

    三尺的距离,太近了。

    花独秀太快。

    付云通的念头刚起来,花独秀眼神立刻看透了他的打算。

    他是既打着花独秀不敢冒险拿小红剑硬碰的算盘,又做着真硬碰我就顺势毁剑伤人的主意,想要吃定花独秀。

    而花独秀呢?

    他既一剑刺了出去,又不给付云通毁剑伤人的机会。

    因为在掌剑相交的一瞬间,花独秀手中雅卓忽然绽放出一股紫色气芒!

    在一瞬间,花独秀强行突破“剑气外放”境界,用他尚显微弱的剑气刺穿了付云通的肉掌。

    若问,付云通的护体气膜呢?他的强悍掌力呢?

    被“天越白虹”的超强剑意破防破掉了。

    别说是付云通,哪怕是北郭铁男面对花独秀,依旧会被破防。

    剑意这个东西,看似虚无缥缈,只是影响人的判断和神识,让人产生幻觉,但它确确实实有很强的破防能力。

    具体为什么,花独秀还没勘透。

    但没勘透没关系,能用就行了。

    花独秀一剑刺穿付云通的铁掌,剑锋猛的捅进付云通的左肩窝。

    直到这时,付云通还没反应过来,脑袋里设想的还是拼着伤着一手毁去花独秀的小红剑,然后右掌跟上拍废花独秀。

    雅卓刺入付云通的左肩窝时,付云通的右掌仍旧拍了过来,对准花独秀胸口拍了下来。

    他完可以拍花独秀的脑袋,但花独秀掌握了一些讯息,留他一命还有用,所以付云通决定拍他胸口。

    只是可惜,设想的再好也是白费力气,付云通这一掌到底是拍不下去了。

    因为花独秀剑锋一扭,左手手心和肩窝传来的剧痛唤醒了他。

    右掌猛的停在了半空。

    花独秀低喝一声:“败……!”

    他猛的抽剑,瞬间转身到付云通之后,剑锋贴在了付云通脖子上。

    付云通一脸不敢置信,但身上传来的剧痛让他不得不信,他的手掌,竟然被刺穿了?

    而花独秀的剑,却完好无损?

    不可能,这完不可能啊?

    他的境界明明比我差了那么多,怎么可能刺穿我的铁掌?

    不管他接不接受,事实已经发生。

    花独秀微微一震,小红剑上的血渍部震飞,暗红色的剑身依旧闪闪发亮,光洁如新。

    他在付云通身后说:“老兄,如果不想失血过多而死,我建议你赶紧止住伤口。”

    付云通羞愤难当,咬牙用右掌止住肩窝和手心伤势,然后站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

    花独秀依旧是站在付云通身后,笑道:“怎么着,很吃惊?很不敢置信?”

    付云通脸色阴沉的厉害,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

    花独秀摇头道:“不,你没有低估我,你是高估了你自己。”

    “这次你跟那位张老兄带了这么多人来,是铁了心想活捉我。你们计划的是挺好,可惜啊,当我把你单独引出来时,你却忘了你的计划,你高估了你自己。”

    付云通:“……”

    花独秀再次轻笑几声。

    他为何要躲在付云通身后?

    因为他强行冲破剑气外放境界,等于是瞬间把几乎部内力都从雅卓身上逼出,这会儿他脸色苍白,双腿隐隐都有些发抖。

    但拿着雅卓的右手却纹丝不动,稳得一批。

    花独秀一边故作镇定的跟付云通闲扯几句,一边“一气双化”功法运化,快速回复内力。

    几息之后,花独秀又恢复了。

    付云通在震惊之余,错失了挣开禁制的最好时机。

    花独秀缓缓走到付云通正面,一脸坏笑的问:

    “老哥,你之前说,真理就是手中锋利的刀,就是无敌铁拳,就是人多势众,就是实力,这句话我还是比较认同的。”

    “那么我问你,你看,现在我手里这把真理,她又细又长,还是木质的,你说这把真理说服力怎么样呀?”

    付云通脸色难看:“……”

    花独秀说:“你现在没话说了?不犟了?知道我这把真理的厉害了?那行,那咱们说正事。”

    “之前打的赌,还算数吗?”

    付云通沉着脸说:“打赌?打什么赌?”

    花独秀说:“你赢了,我交出两块地图残片,我本人任你发落。”

    付云通:“……”

    花独秀说:“我赢了,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告诉我。”

    付云通一声冷笑:“你这是白日做梦,我是粘杆司的指挥使,我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的。”

    花独秀说:“这样啊?付老哥,你活到这个年纪,身居如此高位也不容易,如果今天我废掉你的经脉,让你苦练得来的武艺尽数失掉,你猜会怎样?”

    付云通说:“你不用说这些吓唬我,没了武功,大不了我转文职,一样活得滋润潇洒。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想套我的话?不可能的。”

    花独秀看付云通已经止住身上伤势,赶忙封住他的要害穴道,让他无法运转内力。

    “付老哥,人生不易啊。有人说,能上能下方为好汉,可是很多人就是能上,一旦下来,那真是呼天抢地,饭都吃不下,恨不得几天就要郁郁而终。”

    “听说粘杆司不养废人,我若是把你武功废了,你去当什么文职?你以为是在枢密院啊,还文职,你知道这么多,若是武功废,单你的仇家就绕不过你。”

    付云通:“……”

    花独秀说:“当然,道理你比我懂的多,我不想在这上面多费口舌,商队那边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我只问三个问题,你回答我了,我就不废你武功,放你生路。话已至此,废话我不想多说了,现在我问第一个问题。”

    花独秀认真看着浮云通的眼睛,问:“帝国手中现在总共掌握几块地图残片?藏在什么地方?”

    付云通哈哈一笑:“你这是两个问题?”

    花独秀:“……”

    “那你先回答前面部分。”

    付云通想了又想,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回答花独秀。

    不回答,花独秀废掉他的经脉,如果短时间得不到救治,他的经脉日后就算接上,这一身本领也要丢掉一大半。

    作为一个久经沙场,江湖凶名赫赫的人物,没了武功,那真是生不如死。

    回答的话,他作为粘杆司副指挥使的荣耀就要瞬间跌落凡尘。

    花独秀也没催他,就是沉默的等。

    当然,不是简单的等,而是从后腰摸出一把小小匕首,在付云通手腕上来回寻找,似乎是想看看从哪里挑起能伤害减到最低,血流到最少,还真的一刀挑断他的经脉。

    后腰藏飞刀,这还是花独秀跟高王人学的。

    现在看来,随身带个小匕首还是挺有用的,比如剥个蛇,比如挑个经脉什么的。

    付云通看花独秀拿着小刀子在他手腕上比量,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好想一巴掌把他拍死啊。

    可惜他内力被封住,掌力完拍不出来。

    付云通想把手臂收回来,花独秀抓的挺紧,他使不上劲收不动。

    花独秀忽然一喜:“找到了!”

    话罢,花独秀匕首忽然一捅,刀锋贴着经脉滑进了付云通的小臂里,没进去一寸多深。

    只要花独秀手腕轻轻一抖,他这条手就废了。

    付云通脸色大变,赶紧喊道:“住手!你给我住手!”

    “我特么说!我告诉你……!”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真不是剑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