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大朝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伐天下 书名:北伐天下志
    周复生皱了皱眉头,慢性咽喉炎这种病,在后世也难完全根治。这事马虎不得,周复生不能砸了自己神医的招牌:

    “世间上有不少病,根本无法彻底治好,再高明的大夫也不行。余相得的咽喉炎,就属于无法彻底治好之病。当然,我们可以降低它发作的次数,和减轻余相的痛苦。按我刚才所说,在吃食要要忌好。没事最好在花园中逛逛,大自然是最好的天然药,闻闻花草香,比闻药香更好。要多运动,增强体质。持之以恒,也未尝不能使病痊愈。”

    余庭芝两弟兄有些失望,余端礼笑了笑:

    “我已六十多岁,就算治好又能活几年?就按周大人说的做,只要能减轻些痛苦,我就满足了。”

    难得余端礼想得开,周复生怕余庭芝两弟兄让他开药,先问出:

    “以前余相发此病,都用些什么用?效果如何?”

    “最后这些年都是太医开的药方,每次也都差不多。”余庭芝报了一串药名:

    “吃过药后,病情逐渐减轻,直到病愈,效果还是不错。”

    余庭芝报的那些药名,周复生几乎都没听过。旁边的赵佳有些紧张,知道自家老公的底细,见他双眼微闭,知道又在想如何忽悠人。怕他一时想不出来,插嘴进来:

    “我认为就这样也好,不需要用什么药。余相如此重的病都能转重为轻,照这样下去,就算不用药也能治好。”

    赵佳说完看向余端礼,对方居然很赞成她的话:

    “郡主说得不错,老实说,我吃药都吃烦了。周大人你看能不能取消用药,其它事照你的安排做?”

    这事周复生也没把握,他觉得余端礼一把年纪,凭这抵抗力,不用药恐怕不行。

    “药还是要用,现在这种状况,并没有多少讲究。以前余相所用那些药不错,除照我安排那些做,可减半用那些药。”

    终于忽悠过关,见三父子点头认同,小两口松了口气。不好立即离开,坐了小会,余端礼说出一事:

    “今日我听到一些消息,程大人自告奋勇接下你谋划的彩票一事,此事怕是要被他办砸。”

    周复生惊了一跳,这事关系到他伟大理想的第一步。此事若成,起码京城周边的孤贫流浪人能有个家。前几天朝廷让百官捐银子,他咬咬牙捐了八千两。这事要是失败,他连捏死程松的心也有。

    “这些天我在忙于韩大人那件案子,没顾得上那边。为何会如此?麻烦余相说说。”

    余端礼点点头:“你们不是外人,我没什么忌讳的。程大人在文典、举考方面很不错,做那些事嘛?他还差了点。第一步他做得不错,将圣旨分发到全国,并号召大家捐助。各地也都张贴榜文,让捐助的百姓到衙门去登记捐款,听说效果非常不佳。

    彩票销售商之事他抓得更急,每县定下四户、府十二,州二十,京城四十户。每户彩票销售商,他定的价是每年二千五百两,一次卖两年,对方要交五千两银子。按他的打算,如果搞定所有彩票商,可得一两千万的银子。”

    周复生张大嘴巴,久久未能落下。彩票之事赵佳早就知道,怒声说:

    “程松到底要干嘛?他莫非想趁搞彩票大肆捞银子?”

    “捞银子也是为朝廷,”余端礼将赵佳的话纠正过来:

    “他的初心是好的,此事若是办成,皇上也乐意看到。唉!就是有些好高骛远。此事在已下发到的地方引起很大反应,不少人说朝廷想银子想疯了,他们的意见非常统一,就连京城,也没一户愿意交这五千两银子。

    目前他筹集到的银子大概有二三十万两,这其中大半是官员捐助的。可能因此事的影响,一些准备捐助的百姓也改变主意。明日的朝会你最好去参加,省得人不在,将此事之责全推到你身上。”

    ……

    除每日上朝外,赵扩还规定,每两月搞一次大朝会。以前只是一些重要节日才搞,赵扩励精图治,自己改成的两个月。

    在朝会上,所有人都可以发表意见。当然要是发表的意见没什么营养,会被赵扩打住。毕竟大家的时间有限,就这样通常也要搞到下午,所有参加之人,都可以在宫中免费享受一两餐。

    大朝会仍是在勤政殿,所有在京七品及以上官员都要参加,除守值、大病之人、或在负责重要事情的人外,一些有爵位的人也要参加。查金国奸细肯定属于重要事情,原本周复生可以不参加。余端礼已经将他当成自己人,与他说了不少事,今日他必须参加。

    第二天一早,周复生遇到一个小插曲。韩侂胄派一个护卫来,让他暂时去军营审案,自己跑去参加朝会。他将这些话当成空气,早早来到宫里。被更早来的韩侂胄看见,对方只是皱了皱眉头。

    今日来的人非常多,宽敞的勤政殿,摆了几百张凳子。前排的人待遇更好,各自还有张小桌。见周复生到来,周必大将他招到一角:

    “今日可能要提彩票的事,程大人办得不顺,你想想如何去弥补。金国奸细已抓住,那件案子既然有韩相插手,你若是有把握,可以将彩票之事接过来。”

    这些大臣都不是吃干饭的,个个都有些独特的心思。余端礼的意思是彩票已被程松搞烂,让周复生不要沾。周必大比余端礼更了解周复生,想让他将这个烂摊子接过来。周复生和周必大商量一会,赵扩到来,同行的还有赵询。

    这种事不多见,不少人猜测都一样。大朝会赵询从未参加过,说明在赵扩心里,已将赵询当成太子人选。只有周复生的想法很特别,心想赵扩的年纪也不算太大,又有那么多漂亮老婆,为何要如此做?难道赵扩在那方面有什么难言之隐?

    “今日的朝会仍和以前一样,先由大臣提出问题,再按等级逐一提出。大家已有这方面的经验,朕就不多说了。有些问题要争论很长时间,所以不重要之事,无论是大臣还是其他官员,可平时上朝时提出来,不要耽搁今日的时间。”

    余端礼不在,韩侂胄首先站起来,向赵扩呈上一物:

    “皇上,金国奸细一案已经大有进展。此事已查明,是京城玉清观众道士所为。抓获玉清观道士五十四人,已有两人招供。这是金国与玉清观奸细用来联系之物,在玉清观清虚弟子孙同房里收出。”

    一个字都没提到最大功臣周复生,这些事身为主办官的周复生也不知道。昨天他们在主营中审案,下面还设了几个刑堂。孙同是在另外几个刑堂上招供的,韩侂胄没有知会周复生。

    赵扩手中的是一把小金刀,两面皆刻着金字。赵扩只知道奸细在玉清观,抓捕玉清观道士。其它的不知情,盯着金刀大怒:

    “好好、金国如此卑鄙,在我大宋安排奸细。严刑拷问,一定要将他们派在我大宋的奸细一网打尽。无论涉及到谁,一律严查。”

    “臣领旨,”韩侂胄刚领完旨,一些人不买账了。杨长孺也是保守派,又是昨天的见证人,他第一个起来:

    “皇上,此事好像是桐乡子周大人主办。韩相所奏,一字未提周大人也就算了。要领旨也是周大人领旨,韩相不是说过,临近年关有许多事要做。要是兼任金国奸细一案,能忙得过来吗?”

    赵扩一怔,这才想起此案是周复生的主办。韩侂胄手下干将沈继祖反驳:

    “今日是大朝会,重要之事还有很多,岂能一一向皇上奏办案之人?周大人负责的是韩大人遇刺一案,现在这件案子牵涉到金国奸细,已非普通案子可比。臣觉得交由韩大人负责最为合适,至于周大人?虽有能力,现在还不太适合办如此重要之案。”

    “臣附议,”很快不少官员开口支援。余端礼二子都在为官,余庭芝现在是正四品高官,今日也来上朝会。他起身站起来:

    “沈大人此言差矣,有志不在年高。臣虽在外地为官,也知道此案正是因为难办,才让周大人接手。现在周大人办此案有了起色,将他踢出?怕是说不过去吧?”

    余庭芝的话让不少有很惊讶,他是余端礼的大子,足以代表对方,也代表中立派。连赵扩也很惊讶,很快明白过来。一点没避嫌,好奇问:

    “余爱卿,余相的病好了?”

    一些后觉之人恍然大悟,周复生兼职大夫之事,有些人一时没能想起。余庭芝脸色稍有些红,挺了挺说:

    “启禀皇上,周大人真乃当世神医,家父之病在他的治疗下,已大有起色。想来要不了多久,就能上朝为皇上分忧。”

    余庭芝这番话虽出自好心,为周复生带来不少麻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北伐天下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北伐天下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