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觉察

    被察觉到了!

    张齐不动声色的端了两杯咖啡过来,就在他进厨房的一瞬间,那个女警在沙发角落、茶几底部装了些东西。

    若不是爬在屋顶的沙罗曼蛇监视,他恐怕会翻船。

    “小姐,需要加些牛奶吗?”

    劳拉很想拒绝眼前的黑暗料理,用满是华国元素的瓷碗盛咖啡?白色的瓷边微微泛黄,也不知多久没使用了。

    女人天生具备演技,她将眼中的犹豫之意很好的掩盖下去。

    “谢谢,下面开始问话吧,不介意我开录音笔吧?”

    虽然是商量,但干练的行动中透着不容拒绝的意味,至于那杯咖啡,还是见鬼去吧。

    事实上,劳拉并不想接管这次行动,得罪一个有钱人显然是不明智的,闯红灯而已,这不是二代们的日常生活吗?什么时候联邦警察闲到管交通警察的事情了?

    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少年,到底有什么特殊,主管先生搞错了吧。

    两人走了一遍流程,张齐一口咬定自己不是故意闯红灯的,而劳拉则想赶紧收工回去。

    “不再喝点吗?劳拉小姐。”

    在他的再三邀请下,劳拉勉强抿了一口。

    “不了,一会儿还要开车回洛城。”

    ……

    望着远去的警车,张齐拍了拍额头,窃听器似乎是特工的标配,自己到底哪里露馅了?他坐在沙发上开始反思,客人留下的那些小物件,张齐没有销毁,而是将它们装在院子里的松树上。

    首先,身边的人并没有怀疑自己,他对外宣称想体验一下乡下生活,从手机留下的聊天记录来看,曾经的杨帆是有这个想法的。

    短短两天时间,张齐只接触到了自己的私人律师史密斯、几个酒店员工,甚至都没有狐朋狗友打电话给他。

    那就只能是闯红灯了,这点小事会招致特工的试探?他还是不能理解。

    “真是麻烦,不过目前看来应该是已经过关了。”

    张齐看着窗外平静的夜景,叹了口气。

    谁能想到这只是一次无心的试探,连王易都不对劳拉的行动抱有希望,他派人去调查,仅仅是为了能让自己睡得安心些。

    深夜的洛城,依旧灯红酒绿。

    各家报社正在连夜排版,原定的头条被主编下令撤除。

    “各位观众,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

    正在播报新闻的主持人明显愣了一下,从一旁接过刚写好的文案,一边扫视,一边播报着。

    “下午6点左右,洛城城郊一处半废弃的工厂,发生了大规模火并,浓烈的火光在一公里外都能看见。”

    一张张略显模糊的照片出现在电视机上,看来应该是路人拍摄的。

    果然,一段段经过特殊处理的录音被播放出来。

    “当时我正在遛狗,突然爆炸声响起,吓得我连狗链都松开了。”

    “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蘑菇云,那可不是电影经过处理里的水货,很酷!”

    ……

    “下面的视频来自事故发生地,让我们跟随本台记者……”

    瘫倒在沙发上的张齐直起了身子,正在给客人端披萨的服务员顿下了脚步,正在收看车载电视的富二代踩下了刹车……

    这一夜,考生们注定无眠。

    视频中,全副武装的特勤人员,拉开了一条望不到边际的警戒线。

    黑烟越来越浓,空气也在扭曲,武装直升飞机在上空盘旋,黑黝黝的火神炮宣泄着火光。

    看不清他们的敌人,但可以推测那个家伙就在那条街上,穿着SWAT战术背心的人在周围来回跑动。

    镜头给了远处一个特写,一群满身血渍的人被抬了出来,背景是满地废墟。

    不是警匪枪战,是科技与魔法的对决,胜负未知。

    画面被切出,西装革履的主持人头头是道的分析着局势,值得注意的是警方的态度至今未知,没有任何人发言,或是接受采访。

    谁暴露了?会不会是佐亚?

    张齐越想越觉得可能,她从未接触过现代社会,比自己去文艺复兴时期参加考核还要迷糊。

    将藏在卧室床下的短刀塞进手提箱里,张齐发动了那辆停在院子里的悍马,车轮带起沙土。

    埃里克·皮诺,他对昨夜的洛城风波毫不知情。

    清晨的阳光有些暖,却又不刺人。他穿着沙滩裤,趴在充水垫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我失手了,昨夜遇到一个极品,可惜最后我被人灌醉了。”

    说到这里,皮诺从冰桶取出一瓶冰酒,玻璃杯上凝结着一层雾霜,希望这瓶酒能给他带来清醒。

    “杨,你不是去乡下养羊了吗?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晃了晃脚下的人字拖,他起身给张齐也倒了一杯。

    “昨夜的事情听说了吗?那些暴徒是什么人?”张齐斟酌着用词,表现出一个好奇心十足的青年该有的样子。

    “昨夜?我在酒吧玩了一整夜,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吗?”

    他的表情不似作伪,在听完张齐的话后,立刻打了个电话。

    “喂,亚伦,我是皮诺。”

    “伙计,有什么事需要帮助吗?”

    电话的另一头是个高壮的黑人,满身的刺青,连两颊都纹着青色的纹饰。

    “的确有事,昨夜城郊的事情是你们做的吗?”

    在洛城,除了这家伙能有这样的势力跟警局闹成那样,其他的不过是些小角色。

    “嘿,兄弟,我可没疯,谁敢做这种事?”

    听着对面传来的话语,张齐暗自点头,本土势力在怎样厉害,也不敢公然挑衅警察,除非老大疯了,底下的小弟们跟着一起疯。

    不过,这并不是此行的目的,有时候来自黑暗面的消息更加灵通、准确。

    在张齐的示意下,皮诺再次问道:“伙计,能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对面突然变得沉默,仿佛正在组织语言。

    “我听一个参与执勤的警长说,他们遇到了一个人形怪物,跟木乃伊差不多。”

    “具体怎样他也没说,只知道整整三组SWAT小队不是报销了,就是重伤,连武装直升机都不能干掉那怪物。”

    “怪物?”

    ……

    挂断电话后,皮诺爱莫能助的耸了耸肩,他不知该说什么好。

    怪物?一个表里如一的“黑”人竟然说出这么幼稚的话。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蒸汽时代的术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蒸汽时代的术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