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张章 技惊四座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竹酒香 书名:剑归行
    石磊这一刀不止惊到了季江南,也惊到了廊亭下诸位少年,一时间看的有些呆了。

    什么时候丹心境变的这么不值钱了,单这一会儿功夫就出来两个,若说方才的沈云川丹心六劫的确惊为妖孽,但眼下石磊突然之间从化海爆涨至丹心,而且年纪还与他们相差不大,这已经不是天才或者是妖孽,这是怪物!

    少年们都觉得不真实得很,高处的几名前辈却都摇头不已。

    昙花一现而已,自毁前程。

    季江南捂着胸口缓了急促的喘了几口,大惑不解,石磊这诡异的涨幅从何而来?而且,季江南明显感觉到石磊还是化海境地内力修为,可却能施展丹心境的战力,这不符合常理,若无内力加持,他挥刀如何挥动?

    此时的石磊双目赤红,已经神志不清,大吼一声提刀斩来,季江南仓皇后撤,化海境他可以搏一搏,但跨了一个大境界的丹心境,他根本没有半点把握!

    石磊挥刀直斩,速度极快,封住季江南周身退路,季江南退无可退咬牙迎上,剑光骤急,“星罗密布”呈剑网绞杀过去,可以往作为杀招的“星罗密布”在石磊一刀之下尽碎。

    雁翎刀重重的砍在季江南长剑之上,长剑发出一声哀鸣,剑身颤动不已,往下弯曲出一个极大的弧度,季江南强力撑住剑身,剑身弯曲之下割进他的手掌,鲜血淋漓。

    剑身越来越向下,季江南狠力往上一推,刀身上移,季江南顺数在地上翻滚一圈,退出石磊的封锁,还没等他站稳,石磊又一次挥刀斩来,季江南抵御不及一刀中肩,被推着一路往擂台边缘退去。

    季江南被推到擂台边缘,右腿一撤,强行撑住,却导致肩上的雁翎刀扎入更深,剧痛使季江南长大嘴巴急促喘息,汗水自发间淌了一脸。

    身后是温泉水缭绕的水汽,前面是持刀无神志的石磊,季江南艰难的将长剑杵地,抬脚全力一踹,直中石磊腰腹,石磊握着刀后退几步,季江南肩上长刀拔出,又是一阵鲜血狂涌。

    季江南此时一身血迹,半片衣襟残破,狼狈不堪。

    “大师兄!你快让季师兄认输下来!再打下去他会死!”安瑶大急,抓着木华生的衣袖叫道。

    “来不及了,”木华生神色凝重,“若是方才那少年刚爆发之际,季师弟对招不过可能会自己下台,他虽然骄傲,但也不是傻子,但现在交手几招被对方一路重创,现在要他下来,怕是不可能了。”

    “季师弟向来性格如此,平日里看着不爱说话,但骨子里隐着一股如狼的狠劲,现在对方把他这股狠劲给逼出来了。”

    “那会怎样?”安瑶忙问。

    “要么鱼死网破,要么逃出生天。”木华生叹道,目光紧盯擂台。

    安瑶慌乱不安,焦灼的看着擂台。

    自石磊爆发开始,季江南就一直被压着打,随着流血越来越多,心底那股极端的杀意再次涌上心头,杵剑的手往下一压,主动超石磊冲过去,长剑舞动,再施“星罗密布”,石磊扬刀以对,“星罗密布”剑式刚出,季江南又连续再斩“七星望月”,剑剑凌厉,一时间倒像是季江南再压着石磊打。

    众人惊呼,丹心化海之间有如天堑之隔,而季江南却硬生生的打了回去,虽受伤不轻,但面对丹心境武者还能有反击之力,也足以自傲了。

    “七星望月”斩过,季江南马上后退,石磊一双肿胀的手臂上尽是剑伤,没伤到要害,却也密密麻麻的覆了一层,鲜血顺着手臂滴滴答答的落在擂台上。

    这两招剑式连斩,石磊只受了皮外轻伤,而季江南却几乎掏空了体内所有的内力,脚下发虚,眼前开始反复的模糊。

    石磊放下滴血的双手,赤红着眼睛看过来。

    季江南已经被激起了杀意,破军主杀,一往无前,为天下杀星之首,高傲自负。此时就算面对的石磊为丹心境,反而越发激起季江南的战意。

    季江南竭力运转丹田处那少得可怜的内力,一招,只能再出一招,一招过后,他就会力竭,况且,身上的伤口一直流血,若在不处理,必有性命之虞。

    电石火花之间,季江南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觉得可以一试。

    对面的石磊缓缓提刀,足尖点地直跃而起,以劈山之势向季江南劈来。

    众人皆将心提到嗓子眼,木华生也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季江南不认输,那就算对方杀了他也是可以的。

    面对着这一刀,季江南没动,像是傻了一样。

    云道舒也皱起了眉头,这少年是准备放弃抵抗吗?四方会开擂多年,死在擂上的不是没有,但这少年是七剑门人,若真命丧落梅山庄,江乘月不会说什么,但七阁剑主必定会上来找麻烦,尤其这少年的师父还是最难缠的曲难行。

    就在云道舒考虑要不要插手中止擂比时,季江南动了,他缓缓的平抬起右手,长剑绷直,左手持剑鞘,身形一动,双手其落,纵横交错之间拉出一道道剑光,这时石磊杀至,季江南挥剑一斩,剑光亮如满月,一斩挡住雁翎刀,左手剑鞘往上一削,剑鞘在手中转如陀螺,倒击得那雁翎刀往后收了一截,这时季江南往地上一垛,强行跃起,长剑往上一挑,七剑连斩再度袭来,连斩同时,剑鞘旋转之间直戳石磊面目,石磊往后一仰,季江南长剑一滑一剑中石磊胸口,同时石磊手中雁翎刀失去阻力一刀砍向季江南的肩膀。

    季江南侧身一避,避过骨头,雁翎刀削下季江南一片皮肉。

    石磊被一剑穿胸,当即往后一撤,扬刀再砍季江南,季江南举剑一挡,精钢剑身被多次劈砍,不堪重负,一声脆响,折断当场。

    季江南自入武道第一把配剑,今日折断在石磊手里。

    长剑折断,雁翎刀顺势劈下,季江南往旁边翻滚,躲过一刀,躲过后立马站起,握着半截断剑,狠力一刺,石磊双手握刀,肋下中空,这一剑,就从侧肋一插而入。

    一击得手季江南马上放开剑柄往后撤退,他现在已经一丝内力都没有了,再来他真的会死。

    石磊半趴在地上,一把拔出肋下断剑,一时鲜血狂涌,石磊浑身一阵剧烈颤抖,那股暴乱的气息慢慢收回体内,石磊双目中的赤红褪下,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灰败,张口哇的一身吐出一大口鲜血,倒地人事不知。

    季江南脚步一顿,转过头来,看着突然到底抽搐的石磊,若有所思。

    石磊应该是练了某种速成的功法或者吃了什么药,短时间内可以达到丹心境水平,但副作用极大,那股若有似无的死气已经开始变的浓郁,石磊命不久矣。

    云道舒命弟子将昏迷的石磊抬下去,而季江南也终于支撑不住一头栽进温泉池子里,溅起大片水花。

    落梅山庄弟子又连忙下去把季江南捞了上来,一路抬往医堂,有药王谷“医仙子”裴榛与其师妹姜浔坐镇医堂为之治伤。

    安瑶焦急,一路飞奔下来,木华生也带着众人匆匆跟上,廊亭下空出一片位置。

    众人面面相觑,不过比个输赢而已,这一场打下来半个擂台都是血迹,还有一大片血迹汪在温泉池子里,这两人都下台了,还能感觉到那股浓郁的杀气。

    在场少年颇受打击,先前的沈云川不算,那要大出他们好几岁,可刚才台上两人,一人突然之间有了丹心境战力,另一个更生猛,凭着化海初期的内力修为硬生生的打赢了,虽然也有对手突然泄气的缘故,但也实属惊艳了。“

    “这都是些什么怪物?他们当真是来参加四方会的么?”有少年喃喃自语,觉得自信心遭受了重创,莫非自己真的是个废物?

    在场众人情绪低落,弥漫着一股消极气息。

    廊亭二层,余杭抿唇,竭力克制内心的不敢置信,手中的茶杯“啪”的一声碎了一地。

    云道舒看了看周围消极的少年们,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招来弟子。

    “四方会暂停,明日继续,另外,把擂台和水池清理干净,明白吗?”

    “暂停?”弟子错愕,自四方会开擂以来,还从未有过暂停这种事情。

    “没错,快去吧。”云道舒揉了揉眉心,做此决定乃是无奈之举,经过这两场,基本已经把众人对自信给击垮,若继续开擂,怕也无人想上台一试了,四方会少年们本就是冲着扬名而来,现在名都让那三人扬了,他们也没能耐超越,那么还上台干什么?还不如回去洗洗睡了。

    先暂停擂比,这个冲击有点大,明天缓缓可能会好一些。

    弟子领命而去,当即宣布四方会暂停,众人也无人抱怨,各自三三两两的散了,而这其中一部分人,已经打消了继续上擂的打算,当天就有半数人收拾东西各自回家,剩下半数人还在观望,这二人已经重伤,势必不能再上,那是不是,自己也还是有机会呢?

    众人心思各异。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剑归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剑归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