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博诺米庄园

    被多恩握着双手,爱德蒙感觉浑身有些不自在,自他成为恶魔之后,他就一直尽量避免与人类肢体接触,因为自己没有体温!

    一个偶然的巧合,爱德蒙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了体温,虽然生理机能一切正常,但是浑身上下却没有一丝体温,自己就像是一具死掉的尸体般冰冷!

    正因如此,爱德蒙竭力避免接触他人,以免被人发现其中的异常。

    而此时,多恩队长紧握着自己的双手,从他那粗壮浑实的双手中传来的感觉,是久违的温暖,但爱德蒙却感到非常的难受。

    “爱德蒙专员,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多恩队长也是大吃一惊,他望向爱德蒙,正好看到了爱德蒙痛苦的表情。

    “快!快叫医护员!爱德蒙专员受伤了!”多恩队长吓得大叫起来,匆忙向身后喊道。

    “我没事,队长!”爱德蒙摆了摆手,脸色平静的说道,“刚才在克林的基地里看到了很多尸体,难免有些不舒服,如果没其他任务的话,我就先回家了。”

    “啊!那专员你快回去休息吧,吉尔,快出去叫辆马车!”

    回到别墅,爱德蒙有些失态的跑进浴室,他急忙将双手浸泡在水缸中,伴随着冰凉的感觉传遍全身,他的呼吸才逐渐平复下来,额头上的汗珠也渐渐退去。

    想起刚才的不适感,爱德蒙仍难以忍受,这种感觉,就像人类碰到某些排泄物一般,恶心,从心底里感到厌恶。

    “我这副身体,到底有多讨厌人类啊?”

    他喃喃自语道,看到镜中脸色惨白的自己,不由得一阵心酸。

    第二天,一个崭新的爱德蒙出现在了世人眼前。

    他带着考究的丝质手套,戴着镶有金边的羊毛黑帽,简约的黑色外衣和天鹅绒制成的马甲彰显着他的贵族地位,而那件华丽而敞亮的大氅,更让他的风度上升了一个档次。

    现在的爱德蒙,脱下了系统赠送的那身蹩脚贵族装,换上了真正贵族服饰,既让他的身份更加合理,同时也减少了与人肌体接触的机会,这让他的心情也舒畅了许多。

    “这身行头花了我10点积分!虽然据系统那家伙所说,这身衣服至少价值两万镑,不过一身衣服真值这么多钱?”

    爱德蒙先是前往治安局报道,随后打了一辆马车匆忙离开,而多恩队长和两名治安官则神秘兮兮的从后门离开,双方不知道在密谋些什么。

    约十分钟后,爱德蒙下了马车,他拄着一根镀金拐杖,镇定的走到了位于瓦格兰街的一处府邸前。

    单是从外面观察这处府邸,就让人有赏心悦目的感觉,别致的庭院、独立的小楼还有最新粉刷的白色墙壁,无不彰显着其主人的身份与地位。

    爱德蒙敲了几下大门,很快就有一个头发光秃的老仆人探出头来。

    “我是王国治安局的行动专员,是来复查雷迪埃·博诺米先生失踪案的。”

    爱德蒙按照准备好的台词,镇定自若的复述道。

    “是治安官大人!请进。”一听到对方的身份,这位五十多岁的老仆人当即打开了大门。

    “治安官大人,主人就在客厅里,请容我先通报一声。”

    “去吧。”爱德蒙淡淡的说道,随即环顾四周,开始观察起眼前这栋装修精致的府邸。

    站在楼前的花园中,爱德蒙可以凭借恶魔的视力看清客厅内的布置,粗略来看,这里还称得上气派,庭院内的花草都在最近精修过,屋内的装饰也十分新潮,看得出这里的主人对于内置也是很在乎的。

    “这就有些奇怪了!按照我的推测雷迪埃·博诺米和丹尼斯夫人是情人关系,但是这样一位家境殷实的中年贵族,会为了一时私欲而做出这种有违伦理的事情吗?”

    看到这里的布置,爱德蒙一时间陷入了沉思,他曾翻阅过治安局的卷宗,找到了去年9月到12月之间的失踪人口。

    而丹尼斯夫人是在10月离奇死亡的,爱德蒙的调查范围,涵盖了前后四个月!

    根据爱德蒙的推测,丹尼斯夫人的情夫应该会被列为失踪人士,在那份为数仅为2的失踪名单中,爱德蒙选择了这里。

    因为另一个人是单身多年的老乞丐,如果真是那个老乞丐的话,那丹尼斯夫人的品味也真够独特的。

    不过现在,博诺米先生的身世地位让爱德蒙产生了怀疑,如果博诺米先生不是的话,自己就要重新调查了。

    正在爱德蒙沉思之时,刚才的老仆人笑盈盈的迎面走来。

    “专员先生,请进!主人就在客厅内等候。”老仆说完,顺手指向客厅的方向,示意爱德蒙跟他进去。

    房间内的装饰确实很不错,许多家具都是最新置办的,既新朝又不失大气。

    “治安官先生,我是这所庄园的主人艾里夫·博诺米。”

    一名年龄在二十岁上下的年轻男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的语气间颇有一些高傲。

    “我父亲的房间就在楼上,如果您需要调查的话,我会吩咐我的仆人协助您参与调查。”

    爱德蒙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对方长的很是英俊,再加上这栋庄园,称之为高富帅再合适不过了,不过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

    “艾里夫先生,我是王国治安局的专员爱德蒙·唐泰斯,也是一位新册封的男爵。”

    “啊,男爵大人!失敬失敬!”听到爱德蒙自报身份,艾里夫·博诺米的态度一转,“我的祖父是一名国王授勋的骑士,我也一直以未来骑士的身份标榜自己,让您见笑了!”

    爱德蒙不置可否,骑士一般是不能世袭的,不过看这名青年身上的贵族气,怕是不当上贵族不会罢休,他草草一笑,表示自己并未放在心上。

    “男爵大人,请!”艾里夫走到楼梯口,很体面的做出一个请的动作,面对一位真正的贵族,他没有了丝毫的傲气。

    跟随艾里夫走上二楼,爱德蒙看到了一位坐在躺椅上晒太阳的老人,老人须发花白,饱经沧桑的脸上刻着一道战斗过的伤痕。

    “这位便是在下的祖父,雷奥·博诺米骑士。”

    “骑士大人像是睡着了,我们就不必打扰他了。”爱德蒙低声说道,与艾里夫一道来到了雷迪埃·博诺米住过的房间。

    “母亲在我幼时就去世了,从小到大都是祖父在照顾我,说实话,我的父亲根本不像这个家的成员!”

    “此话怎讲?”

    “哼!”艾里夫的表情陡然愤怒起来,“他吃喝嫖赌,四处挥霍祖父的产业!直到一年前,祖父帮他还完一笔欠款后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每月只给他一百镑的生活费,自此他就不知道去哪鬼混,只在月末来索要生活费。

    然而一个月过去,他竟没有回过家,我们有些不安,便上报治安局查找他的下落。

    后来治安局查不到他的下落,便将他列为了失踪人士,不过依我看,他准是跟情妇私奔了!”

    嗯?你猜的还挺准!不过他俩是到地狱私奔了!

    爱德蒙在心里吐槽道。

    “博诺米先生,对于尊父雷迪埃·博诺米的案情,我们有了最新的进展,他很可能是被杀害了!”

    “什么!”一直镇定的艾里夫震惊的站了起来,“难道他在外面还有什么仇家?亦或是欠债不还,被人打死了?”

    看到艾里夫有些过激的反应,爱德蒙的脑海中有一个新的想法一闪而过:

    艾里夫借刀杀人,利用丹尼斯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这个想法一经出现,便迅速获得了爱德蒙的肯定。

    艾里夫对于贵族身份异常痴迷,父亲对他来说毫无价值,甚至影响了自己继承这间庄园的资格,遥想到艾里夫见到自己时自称主人的自豪,爱德蒙越发相信是艾里夫向丹尼斯告发,引得丹尼斯杀人灭口。

    想到这里,爱德蒙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冷笑,他的双眼如毒蛇一般盯着艾里夫,语气间充满了冰冷。

    “您为什么不说,他是因为和情妇偷情,而被情妇的丈夫一怒之下戕害了呢?”

    艾里夫如遭雷击,他那本就白净的脸庞变得煞白,双手也抑制不住的哆嗦起来。

    “您这个想法甚是有道理啊!”艾里夫强装镇定的说道,“呵呵,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看到艾里夫这幅反应,爱德蒙认为自己已经稳操胜券了,他站起身,非常平静的说道:

    “博诺米先生,请随我来,我有一些东西想交给你指证。”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重生成了恶魔》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重生成了恶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