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死了就死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黄白 书名:这不是指环王
    “仁皇之子虽然斩断了索妮的金手指,带着部下打败了她的军队,但部队也损失惨重,无法继续收复魔都。

    无奈之下,只能迁都到了南楚。但没过多久,他由于捡了金手指,神志逐渐被侵蚀,最终死于非命。

    南楚是最忠诚的诸侯国,自从他死去之后,南楚王室便不再称王,统治者一直以摄政王自称。对外宣称他们要等大周王朝的正统血脉返回继承王位。”

    福乐多打了个哈欠,说,“那这么说来,你现在回去,岂不是可以立刻加冕为王?”

    阿拉刚摇头。

    “我对加冕为王没有一点兴趣。”

    “就怕到时候你会说出真香。”福乐多说,“不好意思,虽然我是蛮有兴趣听你继续说下去的,但我似乎高估了自己,听了这么久,我实在有些撑不住了,太困了!”

    他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向自己的房间:“我先去睡一觉,有事情叫我。”

    阿拉刚目送他离去。

    当福乐多回到自己房间,单木与皮蓬早已睡地像死猪一样。

    他三两下甩掉鞋子,连衣服都没脱,就整身歪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非常香甜。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外面的喧闹声惊醒。

    他猛地坐起身,侧耳倾听。

    外面人喊马嘶,似乎有一大群的骑兵。

    什么情况?

    他转头看了看单木和皮蓬,既不会魔法也不通武道的他们反应很迟钝,依旧睡得很死。

    福乐多本不想叫醒他们。

    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摇醒了两人。

    “怎么了,福乐多?”单木揉着眼睛问。

    “外面可能有情况,你们两个,先到般若蜜儿的房间外等着,我去外面看一下。如果情况不妙,我会来通知你们,然后把般若小姐叫起来一起跑。”福乐多说,“快点去!”

    说罢,他当先转身离开。

    走出店门,不出所料:外面果然堆着乌泱泱的骑兵。

    当先三骑,居中的是一个华服老者,左边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右边则是个身穿白色铠甲的将领。

    骑兵对面,是十来个不知所措的客人。

    阿拉刚站在最边缘,冷眼旁观。

    “里面的人听着:南楚骑兵寻人,所有人原地呆着,等待检查!如有擅自行动者,休怪刀剑无眼!”

    身穿白色铠甲的骑兵将领高声喊道。

    “喂,你们也太霸道了吧?这里又不是你们南楚的领地!”一个客人不满地说,“我们刚要离开,就被你们堵了回来,凭什么?”

    骑兵将领陡然拔出了腰间的刀:“就凭这个,你服不服?”

    客人顿时噤声。

    见众人都被恫吓住,骑兵将领很是满意。

    “我们来此,是为了找一个人,一个女孩。”他说,“一个挺漂亮的女孩,是个牧师,身穿白衣,年龄大概十岁,有谁见过?能够提供信息,我们重重有赏!”

    客人们面面相觑。

    “没见过。”

    “我们今天刚到,店里都是男人,连只母苍蝇都没看到!”

    福乐多这才注意到:天色已经快黑了。

    感情是上午见到般若蜜儿的那批客人已经离开,眼下的是新来的一批。

    难怪说没在这见到女人。

    他向前迈出一步,准备开口。

    很显然,这些南楚骑兵是来寻找般若蜜儿的。

    “我们没见过你说的女孩,现在着急赶路,能不能让我们先过去?”一个客人说。另外两个客人与他靠的很近,显然是一起的。

    骑兵将领转头看了看华服老者。

    华服老者点点头。

    “那你们三个先走吧!”骑兵将领说,随后示意部下让开道路。

    客人大喜过望:“多谢军爷!”

    三人一边千恩万谢,一边往骑兵们让开的道路走去。

    剩下的客人们也蠢蠢欲动。

    “那个,军爷,我们也有要事离开,可不可以……”

    “啊!”

    “救命!”

    “饶命!”

    一个客人也想开口请求过路,然而话音未落,他便听到了凄厉的惨叫声。

    那三个被允许通过的客人们刚刚进入骑兵队中,白甲将领眼神骤然变冷,挥了挥手!

    原本让开道路的骑兵瞬间出刀,将三个毫无防备的客人剁成了肉酱!

    “还有谁要离开?”

    白甲将领冷冷地道。

    一片死寂。

    客人们鸦雀无声。

    瑟瑟发抖!

    本来要开口告诉他们般若蜜儿消息的福乐多此时头脑一片空白。

    片刻后,一股怒火从心底窜出。

    这是草菅人命!

    系统适时地给出了任务。

    临时任务发布:消灭滥杀无辜的骑兵。

    备注:根据上一次任务无法完成的经验,此后所有任务不再提供基础经验,而是酌情提供个体经验。每击杀或教训一个目标,都可以实时领到奖励。

    他扭头看了一眼阿拉刚,阿拉刚也是眉头紧皱,面无表情。

    缓缓踱步到阿拉刚身边,福乐多低声问了一句:“阿拉刚,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

    “这些南楚骑兵草菅人命的行为!”福乐多道:“你身为王族后裔,他们理应向你效忠。对于这样的将士,你有什么想法?”

    阿拉刚避而不答:“我说过,我对继承王位并无兴趣。”

    “是不想承担起保护臣民们的职责吗?”福乐多冷笑了一声。

    阿拉刚沉默不语。

    “如果我深陷险境,你应该会保护我吧?”福乐多问,“毕竟这是甘豆腐的委托,对吗?”

    “那是自然。”

    对于这个问题,阿拉刚想也没想就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那非常好!”福乐多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随后他朝白衣将领走去。

    “我见过你们要找的女孩,她是不是叫般若蜜儿?”

    华服老者、年轻女孩与白衣将领面色同时一震。

    白衣将领下意识地策马前进了几步,走到他面前。

    “你见过她?告诉我:她在哪?”

    福乐多故意看了一下四周,低声说:“周围很可能有想要对她不利的人,我不能当众说出她的所在。你附耳过来。”

    白衣将领不疑有他,立刻跳下马,靠近了他。

    “她在什么地方?”

    福乐多并没有回答,而是靠近他的耳朵,反问了一个问题。

    “这位将军,您,为什么要杀那三个不知情的旅客呢?”

    白衣将领楞了一下,“我是为了震慑宵小。你问这个做什么?不过就是三个商人,死了就死了!”

    “说的不错。”福乐多点点头,悄无声息地凝结出冰枪,毫不留情地捅进了他的肚子。

    白衣将领的瞳孔陡然放大,死死地瞪着他,踉跄后退。

    “你……你为什么……杀我?”

    “你问这个做什么?”福乐多冷冷一笑:“不过就是个草菅人命的丘八而已,死了就死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这不是指环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这不是指环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